推不动的大象:印度的高校改革与党派政治

穆冬/印度特约撰稿人

2014-09-02 06: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3年6月,印度新德里,当地师生举行示威集会,抗议德里大学新设四年制本科课程。 CFP 资料

       高等教育机构是现代国家高级人力资源的主要来源,因此在各国备受政治力量的关注和影响,印度也不例外。
       德里大学是印度最好的大学之一,拥有180多个院系级教学与科研机构,13万多全日制学生,26万多非正规教育项目学生,1万多教职员工,校区遍布德里各地。该校在印度享有极高地位。总统巡视员(Visitor)、刚从中国访问归来的副总统安萨里是校长。“德大”人可以说是天之骄子。尤其是能在德大北校区最早三个学院读书的学生,甚至是在过海关时都经常能得到优待。印度前总统卡拉姆、刚刚卸任的前总理辛格,都是该校校友。辛格总理还曾在该校任教。我们国内老说大学要去行政化,但没有哪所中国大学的政治地位能与德大相比。
       印度政府在供养德大等国立大学方面不余其力。德大本部教师待遇优厚,直追西方发达国家,约为中国高校的3-4倍,还享有免费住房。并且德大教授们的住房不是中国式的公寓楼,往往是有独立花园的别墅。德大学生的待遇也很好。低种姓学生每月可获得相当于人民币1500-2500元的补贴,经常远远高于他们家庭的收入。可以说,只要进了德大,不管是当老师还是做学生,那端的绝对是金饭碗了。但就是这样一个大学,6月底入学注册时间来临以后,却陷入矛盾与冲突之中,成为印社会舆论和党派政治的一个热点。
       起因是从2013-2014学年开始,德大开始教学体制改革,把以前的三年制本科,改为四年制本科,发荣誉学士学位。此举旨在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的科研能力,应对德大排名下滑的趋势,但引起很多方面的反感。负责监督、指导大学发展的印度拨款委员会对此强烈不满,更不愿意为此增加拨款,强烈要求德大恢复三年制。最终,德大负责日常管理工作的副校长被迫让步,宣布接受拨款委员会的命令,取消四年制改革计划。在延迟一周以后,德大也于7月1日开始学生注册工作。
       这一事件体现了印度校园政治和党派政治的很多特征,也从一个侧面表明,在印度要进行一项改革有多么难。
       印度高等教育体系采用“政校分开、管办分离”的运行机制,高校有很高自治权力。但政府对高校仍然有很多管理和指导权,高校事务也在一定程度上受政府更迭的影响。
       与国大党相比,印人党以印度教民族主义起家,思想偏重保守。十多年前印人党瓦杰帕伊总理执政期间,曾试图关闭左派学术大本营尼赫鲁大学。德里印人党在4月份发表的德里纲领中,就宣布要取消四年制计划,称这浪费了一年宝贵时间。印人党在莫迪带领下今年5月上台以后,把德大教改问题视为重要政治事件,动员德大亲印人党学生组织和教师组织,向校方施加压力。德大校方被迫取消改革计划以后,印人党德里分部称,这是印人党的伟大胜利,将成为印人党在德里邦二次选举中的一张牌。平民党虽称赞取消教改计划的决定,但称印人党和国大党的斗争,搞乱了印度的大学校园,应对此负责。
       这一事件也体现了印校园政治的一些特征。德大使用校院分治、学院自治,校园政治包括校方、教师和学生三大行为体,相互牵制,互相约束。
       校方考虑的是如何提高整个学校的教学与科研质量,如何遏止德大日益下滑的学术地位,挽救百年名校的声誉。德大三年制本科制度是从英国学来的,但英国自己现在都改了,世界各国也大都实行四年制。校方进行改革,应该说是顺应国际潮流,本不应引起如此大的反应与冲击。但考虑到另外两个行为体的利益,问题就不简单了。
       德大拥有优秀的教师群体,但优秀的教师并非一定是严格要求自己的教师。教改意味着教师的平均工作量会增加,当然会有教师不满意。德大教师旷课、迟到与早退问题一直非常严重,有人称迟到率达90%以上。德大校方只好允许学生成立“狗仔队”来监督教师。很多教师更生气的是,校方在决定教改的时候,没有充分听取教师的意见,是独裁政治。因此,虽然有很多教师理解教改的意义和重要性,但多数不发声,其他人则出于被校方轻视的原因而反对教改计划。
       学生在这一次德大教改事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学生的利益是如何尽快毕业、找到好工作。多上一年学,就意味着迟一年找工作,家庭要多承担一年的教学开支。更重要的是,教师上课很轻松,但学生学习并不轻松,因为考试标准一直很高。在教师迟到、早退、有些院系一半的课没人的情况下,再加上复杂的语言环境,很多学生在课堂上学不到多少东西。为应付考试,德大学生纷纷去上各种补习班,就像中国高中生拼高考一样,在世界范围内也是独特一景。在此情况下,德大学生当然不想再受一年的罪。事实上,德大在过去几年中已进行几次教改,已把三年“学年制”改为三年“学期制”,把一年上5门课,改为每学年两学期各上5门课。学生们已经是叫苦连天了。德大学生势力很大。学生会选举时,德里警察局往往重兵云集,安保层级相当于国家领导人出行。一些学生组织亲印人党,可以得到强大外部支持。在这些情况下,德大校方只好妥协,取消了已实施一年的教改计划。
       德大教改计划的失败,其实是整个印度社会、经济与政治改革进程缓慢的一个缩影。印度选举政治造成政府不稳定,长周期计划难以维系,传统保守势力和思想又非常强大,任何领域的改革都面临强大阻力。与经常发生自下而上革命的中国历史不同,印度历史上几乎从来没有发生过自下而上的农民革命。不管如何改朝换代,不管是蒙古人、英国人还是本国人统治,变的都只是上层建筑,底层社会和乡村政治的很多传统,几乎是千年不变,延续性很强。至今还有印度家庭保留着延续一千多年的房产证明,上面盖满了不同朝代的印章。印度社会古今搭配、土洋结合的特征,使其不太能接受推倒重来、拆掉重建式的大计划。德大教改计划就违背了常规,最终只好偃旗息鼓,也成为我们观察印度各种改革计划的一扇窗口。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印度,高校改革,党派政治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