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解读官员题字官僚心理:借此将自身的官权官威广而告之

光明日报

2014-09-02 10: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周永康落马之后,中国石油大学用火箭模型遮住这位“著名校友”题字的落款,将该校卷入舆论漩涡。图片来自网络

       近日,中国石油大学陷入了舆论漩涡:在周永康落马之后,该校先是用火箭模型遮住这位“著名校友”题字的落款,紧接着又将墙壁上的题字和落款悉数删除并重新粉刷。重庆市原副市长王立军、福建省广播影视集团原董事长舒展等官员落马后,他们的题字也被铲去、磨掉或撤销更换。官员任上题字受热捧,落马后题字也被换下,官场之冷暖,名利之尴尬,令人唏嘘不已。
       官员题字,古已有之。中国古代“学而优则仕”,尤其是科举制实行以来,一般官员在文化、书法方面都具有相当的根基。即便如此,也不是每一位官员都敢给人题字。古人题字,不仅要求书法过硬,更要求题字者道德文章,俱为士林所重。而当下许多机构和单位,常常置题字者的艺术造诣于不顾,甚至与题字者一无所知、一面未见,以为只要官位高就行,百般奉承,以求墨宝。而偏偏有些不自持又不自知的官员,真飘飘然以为题词如签字,非我莫属。殊不知,字若因爵而贵,势必也因爵而废。
       说起来,这也是一种官僚主义,一种希冀将自身的官权官威通过题字广而告之的官僚心理。当然,也不排除有一些官员,确实有些文化修养和艺术造诣,自我定位为“雅官”“儒官”,常常通过写文章、题字来展现才华。殊不知,就在和各级部门或者店铺、公司的一酬一酢中,伴随各种高额“润笔费”“雅贿”,利益输送不知不觉就大开了方便之门。
       字如其人,古人把书法练字当成一种修身的重要手段。而现在的某些官员,看到自己的字稍稍有些样子,便以为到了境界,到处兜售炫耀,殊不知常常贻笑大方。更可惜的是,这种官僚主义的不良作风已经影响了社风民风,那些真正德高望重的艺术家们,反而常常是门庭冷落无人问津。
       扬名之心,人皆有之。而作为党的领导干部,到底该依靠什么出名,值得我们细细反思。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同志,生前从未公开题写过一句一字,但是他带领人民治理灾害的身影,就是兰考人民心中不朽的丰碑。杨善洲在任期间勤政廉政,丹心为民,退休后婉拒省城安居厚遇回乡种树,最后把自己用20年时间辛苦创办的大亮山林场无偿献给国家。这样的功绩美名,又岂是些题词题字可以换来?
       有鉴于此,2008年的《国务院工作规则》规定,“国务院领导不为部门和地方的会议活动等发贺信、贺电,不题词”;2012年12月,中央出台的八项规定第七条又加以强调:“除中央统一安排外,个人不公开出版著作、讲话单行本,不发贺信、贺电,不题词、题字。”
       当前,以贯彻落实“八项规定”为切入点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正在进行之中。将题字留给专业的书法家艺术家,让党的领导干部全心全意投入到为人民服务的实干中来,狠刹领导干部题字之风,是树立为民务实清廉的党风政风,避免题字、撤字尴尬的唯一途径。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官员题字,官僚主义,八项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