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富商举报县政府后被拘续:所在公司声明否认其侵占财物

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2014-09-02 20: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龙光秀在声明中说,凯里香料公司是一家私营企业,股东只有她和丈夫廖德万。经调查核定公司账务,公司还欠廖德万个人584万余元。 澎湃新闻 程艺辉 图
9月1日上午,龙光秀收到了台江县公安局邮寄来的廖德万被刑事拘留的通知书。
凯里香料公司股东龙光秀出示公司声明,否认公司资产遭廖德万侵占。

       从没参与公司管理的贵州凯里香料公司股东龙光秀,虽占股1%,但她不得不独自撑起公司。因为公司持股99%的股东——她的丈夫廖德万,在举报台江县政府后,遭台江警方以涉嫌职务侵占刑事拘留。
       刑法规定,职务侵占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行为。
       但9月2日上午,凯里香料公司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来一份公司声明称,公司资产非但没被法定代表人廖德万侵占,如果严格从财务来说,公司还欠廖德万个人584万余元。
       澎湃新闻了解到,廖德万的妻子龙光秀9月2日下午,已将公司声明材料递交台江县政府和台江县公安局。对方称将情况汇报给领导研究决定。
       9月1日是廖德万51岁的生日。
       这天上午,龙光秀收到了台江县公安局邮寄来的廖德万被刑事拘留的通知书。
       看完刑拘通知书,龙光秀觉得自己被包括县委书记在内的台江官员骗了。
       廖德万是8月28日下午6点遭台江警方带走的。8月29日上午龙光秀等人到贵州省信访局上访时,台江县县委书记戚永梅等县领导前去接访时,声称廖德万是被带往台江对账,暂未刑拘,并保证家属能见到人。
       8月29日晚,台江县的确也让龙光秀见到了廖德万,但夫妻见面时,整个酒店布置有几十个警察,双方会见时间不到十分钟。
       但警方寄来的刑拘通知书却显示,廖德万遭刑拘的时间是8月28日晚上11点,目前羁押在台江县看守所。龙光秀气愤地说:“这摆明就是演戏哄上级,稳住家属情绪。”
       经会同案件代理律师查证公司账务后,龙光秀代表公司和股东,向澎湃新闻发来一份公司声明。
       龙光秀在声明中说,凯里香料公司是一家私营企业,股东只有她和丈夫廖德万。经调查核定公司账务,发现公司法定代表人廖德万不仅不存在侵占公司资金的情况,相反,公司还欠廖德万个人584万余元。所以侵占一说,实属荒诞。
       龙光秀还表示,凯里香料公司从没向台江县公安局报案,公司也不知道台江县公安局为何关注凯里香料公司内部事务。同时,凯里香料公司的注册地是在黔东南州凯里市,退一万步说,廖德万即使具有侵占公司资产的嫌疑,凯里香料公司也只能向凯里市公安机关报案。
       龙光秀在声明材料中还表示,台江警方对廖德万及香料公司的调查,起初并不是职务侵占,而是涉嫌挪用特定款物。
       龙光秀说,公司在台江县的万亩山苍籽基地,在台江县建设工业园区过程中遭侵占,但台江县政府拒绝赔偿。廖德万迫于偿还银行贷款压力,于2014年5月向贵州省林业厅林政资源处、贵州省“省委书记—省长群众”直通交流台反映。
       而后5月23日,台江县公安局,就以“涉嫌挪用特定款物”对凯里香料公司立案调查,将凯里香料公司所有的账目全部拿走,并开始抓捕廖德万。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智勇对台江县公安局此举提出了质疑,他说,现行刑法对挪用特定款物罪的主体没有作出详细规定,由于单位犯罪必须有刑法规定才能被确认,在刑法没有确认一项罪名可以由单位构成之前,不可以将该罪名认作单位犯罪。
       澎湃新闻从警方内部人士处了解到,被刑事拘留的廖德万,其关联案件仍是凯里香料公司涉嫌挪用特定款物。
       对于台江警方的做法,龙光秀认为是台江县滥用职权对丈夫进行打击报复,也是为了逃避赔偿事宜。
       声明的最后,龙光秀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