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祖孙3人被野蜂蛰,12小时辗转5医院“没药”不治身亡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赵孟

2014-09-03 06: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家属称在送院过程中,多次遇到医院称因为“没有药物”要求转院,但多家医院表示,建议转院是因为缺少抗毒血清。

       12小时内,辗转两地5家医院,也没能挽救被野蜂蛰伤的祖孙三人。
       8月26日,家住贵州安顺龙宫镇六合村的赵和秀,带着1岁的孙女陈欣慧和3岁的孙女陈欣雨去放牛,不幸被一种名叫胡蜂的野蜂蛰伤,此后辗转该省5家医院救治,祖孙3人先后不治身亡。
       死者赵和秀的儿子陈小兵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夺走亲人生命的不止是野蜂,整个救治环节也让他难以理解。
       事后,家属称在送院过程中,多次遇到医院称因为“没有药物”要求转院,并指责医院延误救治。但多家医院表示,建议转院是因为缺少抗毒血清。
五次转院救命
       8月26日上午10时许,赵和秀祖孙3人遭野蜂蛰伤后,被村民发现抬到公路上,村主任齐维权拨通了该镇利民医院的电话。
       利民医院参与救治的一位王姓医生告诉澎湃新闻,到达现场时,赵和秀头朝下躺在地上,头发里还有胡蜂残留的尸体,据此判断她被蛰的都是要害部位,两个孩子看起来也都萎靡不振。她说,重度蛰伤患者需要抗毒血清进行透析治疗,但镇医院既无设备也无血清,因此只能送到安顺去。
       此后3名伤者先后辗转了安顺、贵阳两地的4家医院。
       赵和秀的侄媳陈素云称,伤者随后被送至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安顺医院、安顺人民医院、贵航三O二医院、贵州医学院附属医院,但多次遇到医院称 “没有药物”等理由,不得不一再转院。
       期间,8月26日16时左右,赵和秀在贵阳医学院附属安顺医院不治身亡。
       直到26日21时左右,2个孩子才进入贵阳妇幼保健院重症监护室救治。8月27日凌晨0:50分左右,1岁的陈欣慧不治身亡;27日16时许,3岁的陈欣雨也停止了呼吸。
       该院宣教科科长王彦德向澎湃新闻称,孩子送到医院已经很晚,医院采取了血液透析等紧急救助措施,最后还是未能挽救。
抗毒血清成难题
       9月2日,安顺市人民医院输血科一位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该院并未储存抗毒血清,如果紧急情况下需要,只能到外地调取,程序较为繁琐。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一位血库的工作人员也表示,该院同样没有抗毒血清提供。
       东莞一位不愿具名的外科医生告诉澎湃新闻,被蜂蛰伤一般只需要做简单的清洁处理即可,严重者可能需要抗毒血清,进行血浆置换、透析之类的治疗。“太严重我们也不敢接,只能送到大医院去。”他说,血清种类很多,并非每家医院都准备齐全,一般要大医院才有。
       抗毒血清是利用蛇毒、病原菌等产的毒素小量多次地注射到兔子、马血管内,一定时间后该动物体内产生抗体,在对其进行抽血,从中分离血清后再经提纯,就成了抗毒血清。常见的抗毒血清为抗蛇毒血清,但因生产和储存成本极高,往往也出现供应不足的情况。
       新京报2010年10月曾报道,全国抗蛇毒血清告急,北京仅一所医院存抗毒血清。目前中国唯一生产抗蛇毒血清的上海赛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告诉澎湃新闻,该公司未生产抗蜂毒血清,目前正在研发阶段,投入市场的时间无法确定。这位负责人还称,据其了解,国内还没有药企生产抗蜂毒血清。
       “仅仅被野蜂蛰了,三个人的命都没有了。”赵和秀的儿子、2个孩子的父亲陈小兵称自己难以理解。
       9月1日下午,陈家人找到龙宫镇党委书记,目前相关事宜仍在协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