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不再东张西望:“向东看是战略而非策略”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王心馨 杨漾

2014-09-03 14: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9月1日,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雅库茨克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并与普京共同出席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俄境内段“西伯利亚力量”管道开工仪式。新华社 图

       西方不亮东方亮。乌克兰危机面前,俄罗斯开始加速“向东望”的战略大转移。中国因此被外媒称为这场冲突下的最大赢家(详见澎湃新闻9月2日《俄罗斯频频示好,中国成乌克兰危机最大赢家》)。
       中国是否是此次危机的最大赢家?向东看只是俄国暂时性的策略,还是长期的战略?就此,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
       陈凤英表示,欧美无权干预中国战略合作伙伴的选择。中国成为乌克兰危机的最大赢家,只是从结果看问题。刚好在危机面前俄罗斯选择的是,下定决心,加速向东。中俄合作这是既定的战略,而不是一时的策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是综合性国际问题研究机构,其前身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根据中央关于建立一批国际问题研究机构的指示,于1980年正式成立,2003年更名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澎湃新闻:俄罗斯在这个时候向中国示好,主要是什么原因?
       陈凤英:俄罗斯和中国签4000亿天然气大单的时候,就已经有意联合成立合资公司。这是本来就有意要成立,这是一个前提条件。
       再一个最大的可能性,我认为是地缘政治发生了变化,俄罗斯加快和东部或者和中国的合作。因为俄罗斯是能源生产国,需要市场。外部环境紧张,让它看到了“向东”看的希望。俄罗斯现在和西方合作面临制裁问题,而发展又面临资金问题。因为只有出口上涨,能源价格增长,它收入才会增加。俄罗斯是严重依赖能源的出口和价格的国家。
       目前,能源全球价格虽然不是很低,但也不是很高。再加上地缘政治的紧张、制裁与反制裁,俄罗斯经济面临着从较高增长到较低增长的过程。今年俄罗斯上半年经济不好,去年它的经济增长也不好。可以预计今年俄罗斯经济不好,如果出口再不好,资金就会有问题。因为在这次的制裁中,第一步就是金融制裁。
       引进中国的资金,对俄罗斯经济、东部能源开发有利。
       以前俄罗斯能源上游是禁区,现在环境、情况变化,俄罗斯需要上游加快开发,因为管道在开发的过程中,需要能源供应的保证,也就是上游的生产。所以我想,这是一个现实问题和地缘政治促使它加快了这个步伐,应该说俄罗斯还是为自己在考虑一个能源发展和能源出口的多元。

        俄罗斯原来向东看,是“东张西望”的,现在向东看是下了更大的决心。因为它认为西方不可靠,就必须要有个东方市场。而东方市场只有选择中国,因为日本已经加入制裁俄罗斯的行列,跟着西方一起制裁。俄罗斯本来把日本、韩国都作为市场,但日本自己选择加入制裁的队伍。
       澎湃新闻:现在是因为欧盟的制裁,促使他“向东看”,你觉得这种俄罗斯“向东看”的趋势会继续保持下去吗?
       陈凤英:我认为这是俄罗斯的战略。世界经济在向东转是一个事实,国际能源消费的重心也在向东转,这是一个趋势。包括美国以后也要修改能源出口的法律,放开对外出口,美国也会往东。国际能源大趋势是消费在东方,重心在转移的时候,我认为只要是有生产能力的国家就会往东移。
       但是俄罗斯原来向东看,是“东张西望”的,现在向东看是下了更大的决心。因为它认为西方不可靠,就必须要有个东方市场。所以我认为俄罗斯向东走可能是一个战略,而不是策略。
       策略是制裁结束了,就不做了。现在我估计它不会了,也就是说俄罗斯加快了向东走的步伐。
       而东方市场只有选择中国,因为日本已经加入制裁俄罗斯的行列,跟着西方一起制裁。俄罗斯本来把日本、韩国都作为市场,但日本自己选择加入制裁的队伍。
       所以这是俄罗斯战略调整的一步棋,促使他加快的是地缘政治。我认为即使没有制裁,俄罗斯也会做,只是会晚一点做而已。战略和策略是两回事,战略是长期的,策略是一时的。
       有些战略是已经定的,比如俄罗斯出口市场多元,中国能源进口多元;比方说,我们和北方、中亚的合作是战略合作,不是因为某个问题就加快合作。因为这几条线,进入俄罗斯,是我们早就在谋划了。这次事件只是个突破口,我们的多元战略一直在进行中。
       战略是阶段性的,这个时间点刚好俄罗斯就重点推进了。所以,我还是认为,不是因为欧美制裁而实施这个合作,而是因为制裁加快了双方的合作。

       我不认为我们要有任何示软的地方,这是中国的战略,是中国的能源多元战略。就跟美国修改能源政策一样的。美国不也是在修改原油出口策略吗,也是在以它的市场考虑,以它的利益发展考虑。
        
澎湃新闻:欧美对俄罗斯制裁,中国和俄罗斯合作,欧美对中国会有什么样的看法?
       陈凤英:欧美没有理由对中国采取措施。
       首先,我认为,乌克兰事件,西方是急于让乌克兰加入欧盟。但乌克兰进不进入欧盟,它都是独立的,是一个国家。西方第一步是进入了乌克兰,我不研究政治,但我认为西方第一步太急。而俄罗斯在乌克兰有侨民,有它的势力,乌克兰毕竟是从苏联出去的,独联体的国家。最后是乌克兰的前线在一直往前推。所以我在想,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影响到中国呢。
       跟俄罗斯能源合作,不是乌克兰事件后才开始的,中俄早就开始合作了。西方和美国没有理由让中国跟着他们制裁。外交是独立的,欧美为什么要来对中国指手画脚。我们和俄罗斯合作是战略,已经20几年了,之前是俄罗斯一直在东张西望,这不是中国的问题,这是俄罗斯的问题。之前是俄罗斯有资本上和技术上的问题,现在他们需要中国。
       日本就是需要美国支持它的亚洲政策,所以跟着美国一起制裁俄罗斯,那是日本出于自身的考虑。中国没有和西方的结盟,没有理由跟着。如果西方强行指责中国,那就是干预中国内政了。
       所以,我不认为我们要有任何示软的地方,这是中国的战略,是中国的能源多元战略。就跟美国修改能源政策一样的。美国不也是在修改原油出口策略吗,也是在以它的市场考虑,以它的利益发展考虑。再加上,在现在的世界中,我们都需要合作伙伴,你把你的合作伙伴放在美洲、欧洲,我把我的合作伙伴放在亚洲、金砖国家,这是我的战略选择。我们在WTO(世界贸易组织),G20(二十国集团)都是合作伙伴,战略经济合作都在开展。
       所以说,每个国家在经济发展中都只是想把经济利益最大化。

       这个世界是变化莫测的,很多事情就突然出现逆转了。我总感觉西方世界有的时候太想入非非了,他们以意识形态为界,用他们的价值观念评价我们的观念。世界已经多元,一个国家里面都很难形成统一,你怎么能让世界都用你的价值观。我们不能说哪个模式就好。中国一直在寻找包容性发展,怎么包容现在大家都说不好,但要谋求一个有多元化的发展,这是关键。
       澎湃新闻:那么在这场危机中,在你看来中国是不是最大的赢家?
       陈凤英:首先世界经济是一盘棋,国际关系是一盘棋,首先想的不是棋下了怎么收,首先是要想到棋是你下的,中国只是在被动的走棋。面对乌克兰的这个危机,全球都在采取措施,各个国家,有直接的间接的,中国是间接的,所以我认为赢家不赢家是你在外交政策上选择对与错的问题。
       面对这场危机,中国只是选择了自己认为最有利的,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因为危机已经爆发了,我不可能去左右危机,我又不是当事国,那我当然采取对我最有利的政策。我认为,这就是中国在当前经济发展、国际关系中应该采取的态度。
       说中国是赢家,可能是从结果来看,因为我们有油气的合作,俄罗斯的东部开发。但是我们并不是为了危机,才去合作的。西方国家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它在想为什么他们要做的事情,被中国抢先了。世界关系、国际关系在走的时候,每一个选择都要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所以没有赢家不赢家,只是我们对这个事件进行了调整而已。
       再一个,西方要求乌克兰加入欧盟,当时的乌克兰政府是亲俄的,所以西方就出来帮乌克兰革命,占领乌克兰议会,总统外逃。我觉得这个场危机也有点像“颜色革命”。我认为这还是之前苏联解体,西方想要,用我们原来的话说是“渗透”,但俄罗斯不是一般的国家,尤其是普京,他很强硬,他突然就采取行动了。克里米亚独立,默认了反政府的武装。
       如果乌克兰跟着西方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俄罗斯的势力该怎么办?乌克兰原来的民族根基就在俄罗斯。所以在地缘政治发生变化的时候,俄罗斯突然明确提出克里米亚独立。伊拉克、叙利亚的问题等等都类似,这就是欧美在烧火的时候,烧到了自己的屁股。
       这个世界是变化莫测的,很多事情就突然出现逆转了。我总感觉西方世界有的时候太想入非非了,他们以意识形态为界,用他们的价值观念评价我们的观念。世界已经多元,一个国家里面都很难形成统一,你怎么能让世界都用你的价值观。我们不能说哪个模式就好。中国一直在寻找包容性发展,怎么包容现在大家都说不好,但要谋求一个有多元化的发展,这是关键。 

       炼油厂不是马上能换的,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是要2-3年时间把管道和气换过来。但欧洲现在的现实是9、10月就到了,所以美欧之间在制裁力度方面也是有分歧。
       澎湃新闻:西方对俄罗斯采取新一轮制裁,还会持续多久,西方有多强硬?
       陈凤英:你要知道,制裁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手段。特别是在西方对制裁还不一致的情况下。比方说美国在遥控欧洲,欧洲是一个现实受到威胁的地区,德国能硬起来,不代表欧洲其他国家能硬起来采取措施。但德国经济自己也在负增长了。现在冬天马上来临,能源供应不是说斩就能斩的,比方你用气、LNG,用重油、轻油。炼油厂不是马上能换的,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是要2-3年时间把管道和气换过来。但欧洲现在的现实是9、10月就到了,所以美欧之间也是有分歧。
       美国在遥控欧洲,因为美国能源不需要俄罗斯,欧洲是要的,德国经济相对较好,但欧洲很多国家还是需要俄罗斯的天然气支持。所以我认为,制裁不是铁板一块。某个国家可能还有某个地区需要依附俄罗斯。比方说波兰的某个地方,它的苹果就是依赖出口俄罗斯,现在俄罗斯对水果采取反制裁了,你就面临一个现实问题。
       现在的情况,尤其是在经济脆弱、缓慢复苏的情况下采取措施,和正常经济发展情况下采取措施是不同的,那时候人均GDP(国内生产总值)影响也就零点几个百分点,但是现在这零点几个百分点对发达国家很重要,所以我认为制裁能不用就不用。
       而制裁结果呢,从世界经济看,也没有好结果。现在乌克兰、欧洲、俄罗斯他们就是看谁能坚持到最后,大家现在是互相盯眼盯着,看谁先眨眼,这是现实问题。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俄罗斯,中国,乌克兰,美国,欧盟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