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川平山西密友圈:与令政策、柳遂记两位平陆老乡私交甚好

澎湃新闻记者 李闻莺 发自山西太原

2014-09-03 17: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8月23日,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接受纪委调查,这位给太钢带来“大发展”的人物,也给太钢带来“大震惊”。 CFP 资料图

       每个人的发展都会基于一片土壤,比如太钢之于陈川平。
       1982年至2008年,他在这个具有代表性意义的大型国企深耕26年,从一个年轻技术员成长为万众瞩目的企业掌舵手。
       2014年8月23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5天后,他的领导职务被免去。
       此时,距离太钢建厂80周年刚刚过去半个月。8月8日,我国钢铁领域泰斗级的人物黄墨滨还在《太钢日报》撰文,“太钢真正的大发展,还是在陈川平和李晓波担任领导时期。”
       谁能想到,52岁的陈川平,这位给太钢带来“大发展”的人物,也给太钢带来“大震惊”。
       他的家族生意和朋友圈,也在其被查后逐渐浮出水面。
曾分管太钢的“进”和“出”
       太原城一路向北,经过狭窄拥堵的解放北路到达尖草坪立交桥,便能看到西侧的太钢总厂。
       这是一个与外面混乱破旧景象截然不同的地方。厂区的道路平坦宽阔、花团锦簇、绿树成荫。穿着蓝色工作服的职工进进出出,说起公园式的工作环境,会低声提一句,“这都是人家陈川平搞的。”
       如果不是被调查,陈川平会是太钢人津津乐道的对象。
       1982年夏天,20岁的他从沈阳冶金机械专科学校机械系铸造专业毕业,成为太钢机械厂铸铜工段的一名技术员。
       两年后,陈川平开始担任机械厂铸铜工段副工段长,之后又从铸铜转到铸钢,成为机械厂第二铸钢车间副主任。
       “这个人工作很上进,踏踏实实,而且有能力。”太钢退休干部张伟(化名)回忆,当年铸铜工段就几十个人,铸钢是大车间,管着上百号人。陈川平来了后,工作得到很多人认可。1991年,机械厂恰好需要一个懂铸钢的副厂长,年仅29岁的陈川平获得提拔。
       此时的陈川平,是大家眼里“年轻有为”的代表。他志向远大,凡事要强,给人一种不会满足于现状的印象。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1992年,他调任太钢第一炼钢厂副厂长,之后又以每一两年一个台阶的速度上升,历任公司生产处处长、副总以及常务副总。
       “他当副总时,分管原料采购和销售,这就是太钢的‘进’和‘出’。”太钢退休干部赵海(化名)坦言,在太钢,采购和销售是“肥差”,很多人都抢着干,面临的诱惑也比较多。
       陈川平能够分管这两个关键领域,很大程度也是因为领导认为他还年轻,不会自毁前程。举个简单的例子,曾经有客户把一万块钱悄悄夹在书里送到陈川平家。这件事被发现后,陈川平向上级汇报此事,并把钱退还了,这给大家留下了他为人正派的印象。
       2000年3月,刚刚被任命为太钢总经理的陈川平却被查出身患胃癌。手术是从北京请来专家在太钢医院做的。之后,他还多次去北京化疗,一直到2000年底,工作才得以正常开展。
       一年后,大病初愈的他出任太钢董事长,也真正着手为这家具有悠久历史的大型国企刻上自己的烙印。
       有太钢职工记得,陈川平上任后,开展的第一项大动作就是解决人员过多、人浮于事的状况,实行内退减员政策。调整主要针对40岁以上女性和50岁以上男性,总人数达到18000名。
       这项工作在当时也遭遇了不小阻力。为此,陈川平提出“减人不减资”等多项措施,确保内退人员收入。他同在太钢工作的爱人也在政策公布后不久办理了内退,职工的抵触情绪得到缓解。
       新建150万吨不锈钢工程让众人见证了陈川平的魄力。太钢人有“不锈钢情结”—— 1952年9月,新中国的第一炉不锈钢就是太钢生产的。
       2003年3月,太钢向国家发改委提报《太钢新建150万吨不锈钢项目建议书》,该建议在2004年9月得到批复,也由此掀开太钢发展中的新一页。随着新项目建成,太钢形成了年产300万吨不锈钢、总量1000万吨钢的能力,成为全球规模最大、工艺技术水平最高、品种规格最全的不锈钢企业。
       “陈川平也赶上好时候了,他在太钢的命很好。”太钢退休干部张强(化名)感慨,陈川平大力发展不锈钢那几年,也是全球市场形势良好,不锈钢紧俏之际,企业的良好发展,也为他之后的仕途铺平道路。而在他刚刚离开太钢之后,全球就爆发次贷危机,经济形势急转直下,太钢也陷入了产能过剩的尴尬局面。
       也是在这时,太钢人才开始反思太钢的步子是不是迈的太大?比如张强就认为,太钢的不锈钢产能200万吨就差不多了,现在产能虽然是300万吨,实际生产量根本达不到这个数量。
       也有太钢人对陈川平的用人有所质疑。一位太钢内部人士称,陈川平在出任董事长时不满40岁,因为年轻、没资历,只能用听他话的人。
       “这也导致太钢一些重要的管理岗位,一度不少出自机械厂的人。”这位内部人士说。
陈家人的生意与朋友圈
       即使已身陷囹圄,陈川平在太钢还是有着一个好“口碑”。
       特别是一线职工,常常会念着他在任时的好,比如工资上涨、厂区和小区的环境大有改善、孩子上大学有数千元奖励、中午在食堂用餐还有补贴等。
       陈川平与太钢联系似乎也难以切断。即使离开太钢后出任山西省副省长和太原市委书记,他还是和家人一起住在原来的太钢宿舍里。
       该宿舍位于在太原旱西关路。小区面积不大,是普通的6层建筑,房龄在10年以上。知情人士透露,这里住的都是太钢现任和前任高管,陈川平家就在其中一幢的三层。以往每天晚上六七点钟,就会有司机把他送回来,住在这里的小区居民也会偶尔和他打个照面。
       这一规律在8月23日被打破。
       这天中午11点58分,中央纪委宣布陈川平被查。大约12点多,几个陌生面孔来到陈川平家。
       一位住在小区的知情人士透露,陈川平的爱人一开始并不在,是后来回去的。当天下午大约四、五点,这批人带着陈川平的爱人离开。一天后,陈家大门和地下室都被贴上了封条。
       陈川平的落马让很多太钢人感到震惊和突然。也是在这时,一些隐藏深处的传闻开始发酵。
       多位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陈川平的哥哥陈胜平和太钢有生意往来。陈胜平原为部队干部,2000年陈川平住院时,他还穿着军装来探望。
       “他哥刚开始是太钢的协议户,就是钢材紧俏的时候,他能拿到货,据说赚了点钱。”一位从事钢贸生意的业内人士表示。
       而据一位太钢内部管理人员透露,和太钢做生意,最主要的方式是给太钢供货,中间通过加价赚钱。
       “没有点关系,一般人是不太敢跟和太钢做生意。”这位内部人士解释,作为买方,如果太钢押着不付款,小企业根本拖不起。但如果有这层关系,付款就能及时拿到。据他掌握的情况,陈胜平与太钢的生意往来是供货。
       另据《中国经营报》报道,陈胜平为太原秋冶贸易有限公司股东之一。
       工商登记注册资料显示,秋冶公司2005年5月成立,法定代表人为付庆林。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上海新华丰金属有限公司、陈胜平、荆玲娜三个股东分别出资1200万、400万、400万。
       该公司经营范围为钢铁、生铁、铁矿粉、化工产品、普通机械设备、五金交电、日用杂品的销售以及进出口贸易。
       值得注意的是,澎湃新闻搜索发现一个主页名为“太原秋冶贸易有限公司”的网站。
       该网站公司简介显示,河山集团太原秋冶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已逐步形成了集钢铁贸易、加工配送、冷弯型钢制造、冶金原料供应等为一体的集团化企业。公司与国内大型钢铁企业建立了稳固的战略合作关系,是太钢、河北钢铁、天铁集团的战略合作企业,年销售钢材65万吨,其中品种钢25万吨。
       《中国经营报》还查证,秋冶公司在河北设立了邯郸公司。陈胜平、荆玲娜的身份证件信息显示,两人住址均在石家庄桥东区长征街。
       一位熟悉陈川平家族的人士向澎湃新闻证实,荆玲娜为陈胜平的妻子。
       8月29日,澎湃新闻记者曾前往秋冶贸易在太原的公司核实情况。该公司位于太原旱西关附近某高档楼盘一层,紧邻太原龙潭公园,距离陈川平的住处不足千米。
       奇怪的是,公司门前并未挂牌。多位小区人士确认,此处为秋冶贸易办公所在地。对于澎湃新闻记者到访,公司工作人员以领导不在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此后澎湃新闻记者多次致电联系,工作人员予以回避。
       就在陈胜平的生意破朔迷离之际,令政策、陈川平、柳遂记三位平陆老乡私交甚好的说法也在山西当地广为流传。
       公开资料显示,令政策2000年至2007年担任山西省计委副主任和发改委主任期间,陈川平是太钢“一把手”。2008年,陈川平升任主管经济的副省长,令政策同期升至山西省政协副主席。
       另据太原市委内部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连续两任公安局长被免后,柳遂记是在陈川平的力推下才得以出任太原市公安局长。
       财新网也曾援引山西省政府知情者的说法称,陈川平在太钢浸润近30年后能一跃而成中央候补委员和副省长,与太钢资源的大力支持有关。
       6月19日,令政策落马。
       两个月后,也就是在陈川平被查第二天,柳遂记被免职。
       多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审计部门已在今年7月进驻太钢。随着调查深入,真相或将在不久后浮出水面。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川平,太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