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抗埃博拉药物ZMapp救得了猴子,救得了人吗?

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2014-09-03 18: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德国一家公司从本氏烟的叶子上提取蛋白和酶,用于生产ZMapp药物的抗体。 CFP 图

       总部位于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9月2日发表声明确认,刚果(金)日前暴发的埃博拉疫情与该国1995年时暴发的疫情紧密相关。实验室证据证明,绝对不是西非地区的疫情蔓延至此,疫情已造成刚果民主共和国31人丧生。
       埃博拉是世界上最恐怖的病毒之一。它致人死地,造成瘟疫,又神秘地消失。
       但它是怎么杀人的?
       上皮细胞、单核巨噬细胞和肝脏细胞是埃博拉病毒在人体内的主要感染目标。它像飞机一样在这些细胞表面着陆,彼此通过蛋白分子锚定,并以挤进的方式侵入这些细胞,然后大规模合成自己所需的成分,复制自己,消耗细胞的能量和储存的物质,实现“劫持”。它像是坐在警车里,伪装成警察,在血管里穿梭,周游全身,感染淋巴结、脾脏、肝脏和肺部,击垮这些重要器官的细胞,击垮这些重要器官,完成“杀戮”。
       “杀戮”过程中的炎症反应让人发烧,而埃博拉病毒对血管内上皮细胞的侵染与破坏,令血管失去完整性,因此,你明白为什么医生称埃博拉为“出血热”!
       那么感染埃博拉后,怎么治疗呢?
       目前没有经过验证的、被批准的上市药物。
       但日前美国圣迭戈Mapp生物医药公司的科学家混合三种抗体制成一味药——ZMapp,他们给感染埃博拉病毒的18只猴子(恒河猴)使用后,实现了100%治愈率。
       猴子一般在感染埃博拉后的8天内死亡,但ZMapp实验中,感染埃博拉5天后、奄奄一息的6只猴子在用药后,全部被救活,而另一组同样状况、只是没用ZMapp的猴子全部殒身。
       德州大学病毒学家、埃博拉的研究者托马斯•吉斯伯特惊呼,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的实验结果。他说自己见过整架整架的药品在培养的细胞中起作用但在豚鼠或小鼠身上没有效果,和整架整架的药品在豚鼠、小鼠身上有作用但在猴子身上没效果,但ZMapp比它们都更厉害,它在猴子身上都效果惊人。
       8月29日,ZMapp的实验数据被发表在世界顶级学术期刊《自然》上。
       在次日(8月30日)召开的相关学术会议上,一个记者问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凯文•惠利, ZMapp对人会有治疗效果吗?
       惠利回答说,“我不愿在这件事上做推测。”
       惠利回答这一问题的背景是,7位埃博拉病毒感染者服用过ZMapp后,5位活了下来。
       但他真的非常谨慎。5位幸存者中有两位美国的医务人员,他们在利比亚时不幸感染埃博拉,随后被专机接回美国,在接受ZMapp治疗后活了下来。对此,惠利说,“这一结果让人欣慰,希望ZMapp在治愈过程中发挥了作用,但事实如何,有待观察。”
       为了给这两位美国医务人员使用ZMapp,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找到Mapp公司要求提供药物,但没有透露患者是谁。
       也许惠利真的为ZMapp的药效担心。在别的研究者看来,ZMapp的确缺乏临床实验数据,7位服药者,2位去世,5位幸存,这根本不能作为参考。“更何况没有任何对照组!”在这里,对照组是指仅仅缺少ZMapp药物,但其他境况都相同的患者。
       一味药在动物实验中表现良好,在人类疾病治疗中却没有作用,这样的事在制药界司空见惯。有更多的药物在上市后,人群大规模使用后才发现之前未知的副作用,并因此而下架。
       还记得《猩球崛起》吗?同样一种病毒在进化关系如此相近的两种生物身上,效果迥异:猩猩智力进阶,人类丧命。
       8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通过官网发布声明称,媒体近期对埃博拉实验性药物和疫苗的大量报道正在引起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需要告知公众的是:这些医疗产品(疫苗/药品)尚处于研究阶段,还没有进行人体试验,只是用作“同情治疗”。有证据提示这些药品可能是有效的,但这并非基于可靠的临床试验科研数据,安全性也不清楚。
       有科学家表示,ZMapp虽然在猴子身上的治疗效果很好,但需要尽快弄清其最低有效剂量以及人类临床实验数据。
       所以,再等等吧。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抗埃博拉药物,刚果,瘟疫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