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第9集播出:中国还不是网络强国

澎湃新闻记者 张婧艳

2014-09-03 22: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2日晚,央视财经频道制作的纪录片《互联网时代》播放第9集《世界》。
       互联网进入不同发展阶段、不同文化和社会特性的国家,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和影响,也影响着各国的现在和未来。
       《世界》选择了法国、日本、韩国、埃塞俄比亚、伊朗、印度、中国,7个具有代表性的国家,描绘互联网如何受到不同本土文化的影响以及每个民族国家、文化传统与互联网之间的融合与冲突。
       法国人拥抱互联网的最初激情结局是悲壮的。
       1982年,法国人建成了名为Minitel的国家网络,在Minitel上使用者可以获得股票行情、查询天气、订票、申请大学等服务。
       法国政府赠送给每个家庭的终端是免费的,但穿越世界的光缆却让拴在电话线上的Mintel交流费用日显昂贵。法国网试图在确定的边界内守护传统,构建独立的技术基础。法国政府用900万台家庭视频终端铸造了一道封闭的“马奇诺防线”。
       《世界》评论称,封闭的圈子无论多么庞大,它实质上都是渺小的。
       “Mintel是电信部及当年的邮政和电报部制造的产品,它由欧洲国家,尤其是动用法国国家之力研发的。而互联网Internet是在一个没有垄断的环境里,由各国的团队合作的成果。”时任法国Minitel项目设计师让·路易·格朗日介绍。
       在政府资金的支持下,Minitel存在了30年,于2012年6月30日,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在亚洲,互联网新时代的节奏颠覆了日本经济曾经的频率。
       在日本东京大学经济学研究院教授新宅纯二郎看来,日本的传统组织模式中,机械学领域作为主要动力,是最发达的部分。其后是电子领域,最后才是软件开发领域。现如今软件开发者变得日益重要。
       “日本失败了,他们认为只要不断生产高品质、高价产品就能获胜,这完全是个错误。”日本互联网协会顾问高桥徹表示,日本没有抓住互联网的启蒙时代。曾经的索尼、松下都逐渐式微,只有东芝跻身于IT行业的竞争潮头。
       如今,日本政府出台了《IT基本法》,设立了首相领导全体阁员参加的IT推进本部。日本宣称,要创造出让任何在日本的人都能以低廉的价格使用网络的环境。
       与日本一水之隔的韩国,在互联网时代 总是处于领跑者的地位。
       拥有5000万人口的韩国,率先将普及宽带提升为国家战略,人均无限宽带普及率和网速全球排名第一,电子政务位居世界首位。
       2013年,国际电信联盟发布了,各国信息与电信技术指数,韩国连续4年位居世界第一。
       东非大裂谷将埃塞俄比亚与富足的世界割裂开。
       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依然没有邮递员。大多数乡村还是没有电,由此,为人们设立充电所,成为市场上一项特别的业务。居民每隔两三天去充电所给手机充电。
       2006年,埃塞俄比亚启动了国家互联网建设,政府通过财政和国家贷款,投入了21亿美元。当年,它的财政总收入还不到30亿美元。目前,在埃塞俄比亚最低的网络包月费相当于普通公民一个月的收入,2012年,埃塞俄比亚的互联网用户普及率仅为1.5%。
       伊朗是中东拥抱互联网的领导者,它是中东第一互联网大国,网络普及率超过50% ,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也是4200万网民中的一员。
       弥漫于大街小巷的祷告,一天五次的吟诵,是伊朗世界精神情感的律动,也是伊朗社会运动节奏的尺度。7500万总人口中,超过7000万的穆斯林就跟随者这个与神交流的节律作息。
       互联网的到来,使国家强盛的理想,与守护传统的信念,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冲突。
       公开的社会生活依然延续着传统,被网络连接的一些年轻人,却创造出花样翻新的地下生活,他们看美剧、听欧美流行音乐,在网上晒违背习俗的照片。
       爆炸性的事件发生在网络开通后的第五年。2006年11月13日,一位伊朗女星与男友的性爱视频意外上网等一系列事件,将整个伊朗卷入互联网的善恶存废之争。
       一时间,伊朗是否要建一个独立于世界的清洁国家网络成为国际新闻。5万多家网站登上伊朗政府控制网络的黑名单。
       印度紧跟着美国的步伐迈入了互联网世界,但它仍然是互联网普及程度最低的国家之一。
       印度的IT服务外包总收入在2012年已达约1000亿美元,与此同时,印度有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国际公认的极端贫困线以下,每天生活费不足1.25美元。
       《世界》用了近一半的篇幅讲述中国与互联网的相遇。
       1993年3月2日,因为需要与国际研究机构分享高能物理的数据和研究成果,在全球十几名顶尖科学家联合签名推动下,中美之间,一条从中科院高能所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国家实验中心的专线嫁接成功,开启了中国互联网元年。
       但仅仅一天,这条线路就被美国政府下令关闭,因为美国担心中国会通过互联网获取美国科技情报,一周后专线恢复,但仅允许中科院高能所访问美国的一个科学网站。通过长时间的交涉,1994年4月20日,中国终于实现了与国际化联网的全功能连接。
       工业化时代是蔑视人口数字的,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因为人口数量获得过尊重,进入互联网时代,13亿人口升值了。互联网天然集腋成裘的市场效应,使来到互联网上的每一个人都是有效数据的构成部分。
       截至2013年12月底,中国互联网网民规模6.18亿,超过全球网民总数的五分之一,移动互联网用户总数超过8亿,造就了互联网生活景观。5亿人前来淘宝,就淘出了10万亿计的电子商务消费市场。
       “足够的人口,统一的文字,繁荣的市场,一定的教育水平,这个是互联网企业成功的所需要的因素,中国恰好具备这个条件。”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表示。
       目前,中国是网络大国,但还不是网络强国。
       中国拥有全球第一的网民数量,但宽带网速排名第42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013年,中国农村宽带人口普及率仅7.5%,这成为社会提速和均衡发展的瓶颈。
       “再往深层走,可能就需要考验我们的创新环境,竞争的环境,公平竞争的政策和人对法制的理解,我们和世界的差距,实际上是在扩大。国际上的许多的创新,我们基本上都是跟着走。”中国科学院原副院长胡启恒表示。
       2014年2月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任组长。习近平强调,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事关广大人民群众工作生活的重大战略问题,要从国际国内大势出发,总体布局,统筹各方,创新发展,努力把中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德怀特·帕金斯表示,对中国真正的挑战不是对互联网具体的使用,而是中国能否成为信息技术的真正创造者。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互联网时代,中国

继续阅读

评论(5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