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库区首个被冲毁水电站负责人:水电站赚钱,危险也要再建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周琦

2014-09-09 08: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挖掘机正在对损毁的348国道进行抢修。 澎湃新闻 周琦 图

       9月2日13时19分,湖北省秭归县沙镇溪镇三星店村杉树槽发生重大岩体滑坡。初步估算,滑坡体总面积3万平方米,估计总方量约80万方。
       在这次滑坡中,装机容量1000千瓦的利丰源水电站被完全损毁,这也是三峡库区首次有水电站被滑坡冲毁。
       利丰源水电站损毁的那一刻还映在利丰源水电站职工肖英的脑海中:“巨大的推力将水电站整个冲到空中,然后摔成了碎片,那一刻肖总(肖前军)眼里眼泪直打转。”
       8日,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利丰源水电站负责人,48岁的肖前军说:“那一刻脑中一片空白。”
       澎湃新闻:亲眼目睹水电站被滑坡冲毁,最担心什么?
       肖前军:水电站被冲毁的那一刻,我还在想会不会有人被埋。看到最后一个人冲出来后,感到万幸,人没事。这时才想起来,苦心经营了多年的水电站就这么没了,脑中一片空白,这几天都不敢过去看。
       澎湃新闻:这座水电站是什么时候建的?
       肖前军:这个水电站是三峡库区准备冲击蓄水175米时建的,当时叫大岭山水电站,水电站还没有完全修好,几个股东就发生了矛盾。我和其他4个股东就把这个水电站盘下来了,当时买下来是600多万,改造节能滑梯又花了300多万。盘下这个水电站是个机会,这里除了山就是水,水资源非常丰富。
       澎湃新闻:买水电站的时候,想到过会发生滑坡么?
       肖前军:当时水电站选址的时候,就是选在镇外浅滩低坡边,这个山头也不高,还隔着电厂几百米。你看看这里的厂,哪个不是修在坡边上。这里就没有什么平地,企业发展生产太难了。能在缓坡建个厂房就不容易了,还经常有小型滑坡,大家都提心吊胆。
       我们水电站并不在滑坡监测点上,镇里也严禁在监测点修房子。那一天滑坡监测员首先是在监测点发现裂缝的,监测点在水电站两边。结果谁料到整个山倒了一半,把水电站直接冲没了。
       澎湃新闻:事发之前有什么征兆么?
       肖前军:我们这里叫锣鼓洞河,水是通过水渠从上游的两河口河引过来的。因为地质条件恶劣,水渠平时总有修修补补。今年上半年,我们2米宽的引水渠垮塌了一段,花了80多万耗时7个月才刚整好发电。事发那天,有村民反映水渠到发电机的一个水管破了,水淹到田里了。一开始还没觉得是件大事,后来水管直接爆裂了,我才发现事态严重,连忙给村领导、镇领导打电话,当时有些职工准备吃完中饭再撤离。直到专家赶来,才确定必须马上撤离,人刚撤完山就垮了。
       澎湃新闻:想过给水电站买保险没有?
       肖前军:怎么没想过,当时还咨询过保险公司,但保险公司说这样的天灾不能赔,如果买专项的保险,费用又很高,主要还是认为不会滑坡。以前我们这里也有工厂被滑坡冲毁了的,听说政府部门有补偿过,但目前还在救灾阶段,我还没提这个事。
       澎湃新闻:接下来还会在三峡库区投资水电站吗?
       肖前军:还想再干!不然我这十几个职工怎么办?这个水电站以前的装机容量是800千瓦,一年发电600多万度,每度电卖给国家电网3毛多,一年的利润在100万左右。觉得形势不错,我们又增容200千瓦。干水电站收益是细水长流,我们这里水量大,不愁赚不到钱。
       澎湃新闻:会在原址重建么?不怕再滑坡么?
       肖前军:当然怕,我不会再在原址重建了。但是怕有什么用,这里到处都是滑坡,再建就去上游稍微安全一点的地方去,这一次一定要请专家对地质进行勘察,不然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但是现在征地太难了,主要不是贵,是基本没地可征,更别提好地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水电站,三峡

相关推荐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