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恩培治滇逻辑:只要对他有利益输送的人,他都可以重用

澎湃新闻记者 潘则福 发自 昆明、成都

2014-09-12 06: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只要对他有利益输送的人,他都可以重用。”云南官员这样评价白恩培。

       不到40岁即位列中央候补委员的白恩培,在2014年8月迎来仕途终点。
       2014年8月2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1946年,白恩培出生于陕西清涧袁家沟村。包括白恩培在内,这个小山村曾经走出过4位省委书记。
       自明朝以来,袁家沟白氏家族已历经宦海浮沉,白恩培的倒下给这个家族乃至这座山村带来了“震撼”:建国以来,袁家沟走出的百位县团级以上官员无一落马的“传奇”被打破。
       24岁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航海设备与自动控制系之后,白恩培长期在陕西工作,步履稳健。
       白恩培1983年出任陕西省延安地委副书记,此后仕途一路高走,先后出任内蒙古党委副书记、青海和云南两省省委书记。
       2011年8月履新全国人大前,白恩培已主政云南整整10年。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知,落马前白恩培至少历经三轮举报,举报他的人均来自云南官场。这其中,知名度最高的举报者是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
       主政云南期间,白恩培通过大规模的宣传,把自己包装成“政治明星”。但在云南政、商界,此间10年,却被普遍认为是云南“失去的10年”——在中央利好政策下,云南作为西南开放的重要门户、沿边开放的试验区的地位却一直未能做大。
       一名从云南省政府副省级职位退休的官员称,外界关注比较多的是白恩培贪官的一面,但是其作为庸官的一面,同样需要检讨。
第3个被查正省级官员
       白恩培是自2000年以来,云南省被查的第3名正省级官员。
       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9月24日至26日,中共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决定:撤销云南原省长李嘉廷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职务,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
       2003年5月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李嘉廷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经审理查明,1994年至2000年7月,李嘉廷在担任云南省委常委、云南省副省长,云南省委副书记、云南省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单独或伙同其子李勃收受他人贿赂共计折合人民币1810万余元。
       2002年,高严在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任上因为贪污和滥用职权被查处。此后高严潜逃境外,至今未归。1995年6月至1997年8月,高严曾任云南省委书记。
       2001年10月,白恩培出任云南省委书记。
       “那时我们对他是抱有希望的。”一名2000年左右从云南省级机关退休的官员说。这名官员曾在云南省经济部门工作过。
       他回忆,1998年烤烟“双控”后,云南经济曾大受影响。资料显示,2000年前后,云南省在全国GDP排名中,已经持续靠后。
       白恩培临危受命从青海省“空降”云南后,有云南省老干部希望他在李嘉廷的基础上,带领云南走出困境。
       “李嘉廷有过、也干过一些实事。他担任省长期间,云南的基础设施得到了改善,修建了高等级公路、民用机场,这为后来者发展经济提供了平台。白恩培开始时还不错,春节团拜会、老干部座谈会上,他会向老干部征求对省委以及云南发展的意见和建议。但没多久,他的作为就让人感到担忧。”上述云南退休副省级官员说。
       白恩培引发云南政界哗然的第一件事,是关于其妻的任命。白恩培的妻子张慧清在跟随白来到云南后,进入云南电网公司。
       云南政界较为一致的说法是,张慧清此前仅是一名服务员。
       在云南电力系统浸淫数年后,2007年6月18日,云南电网公司召开干部大会,时任云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罗正富,省长助理米东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杨榆坚,省政府副秘书长黄立新等参加会议。会上张慧清被任命为云南电网公司党组书记。
       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告诉澎湃新闻,据其掌握的情况,张慧清在云南电网公司任职期间,年收入有几十万元。
       和云南的同僚度过短暂的磨合期后,白恩培的生活作风也开始让云南官员诟病。
       白恩培落马前,杨维骏曾在受访时称,白恩培喜打高尔夫球,一些利益输送也通过这项运动完成。
       2014年9月初,上述云南退休副省级官员对澎湃新闻回忆,除了高尔夫运动,白恩培还喜欢泡温泉。
       昆明阳宗海一家高档SPA温泉项目兴起后,白恩培成为这里的常客。每逢周末,此地便成当地政商两界流连忘返之地。
       时过境迁。一名云南省国资系统高管称,白恩培落马后,这家温泉已门庭冷清。
       “白恩培喜酒,我听说发生过因为他饮酒过量,省委常委会推迟召开的情况。”上述云南副省级退休官员说。
       一名曾经在云南省委部门任职的官员称,2002年开始,也就是白恩培入主云南的第二年,省委的很多处长私下对白开始有不同看法。他的说法得到了一名云南省退休厅官的认可,“主要就是说他只享乐,不干事。”
       彼时,有谨慎的省委办公厅官员提醒同僚,要注意场合。谈论者回复称:“我又不想升官,不怕。”
       这名不想升官的处级官员的结局是,因为得罪了白恩培的贴身幕僚,提早办理了退休手续回家养老。
大云南,小云南
       2003年,白恩培开始为云南的发展打上白氏烙印。“大”在那一年兴起,成为云南发展的战略。
       在白恩培热衷“大云南”战略的同时,批评者批评他:除了“大”,就提不出其他的战略了。
       杨维骏对澎湃新闻回忆,彼时云南省政府一名官员提出了“大昆明”的发展思路。最初这一思路未受重视,被白恩培所赏识后,迅速在省委形成共识,并在昆明推开。
       公开报道显示,这一思路在昆明铺开后,云南陆续出现了“大大理”、“大曲靖”、“大红河”等造城运动。
       伴随这一运动的是非法侵占农田、非法拆迁事件密集出现。
       杨维骏告诉澎湃新闻,“大昆明”发展思路就是要建成“一湖四片”、“一主四辅”的城市格局。按照这个思路,昆明市委市政府等四套班子办公楼和大中专院校全部要集中搬迁到新建的呈贡新区。
       “白恩培当时提出快速发展是第一要务,要先于一切,高于一切,重于一切的方针,我认为这与科学发展观唱反调,属于盲目开发建设。于是多次表示不同意见,但他一直未予理睬。”杨维骏对澎湃新闻说。
       在白恩培力主下,大云南战略“势如破竹”。
       接近云南地产开发的消息源告诉澎湃新闻,一些地产商在短暂的试探后,也择机成为白恩培的金主。与四川籍商人刘汉一样,这些商人也通过牌桌给白恩培送钱。
       在获得白恩培的信任后,这些商人与白恩培的亲属一起,在云南的房地产开发热潮中斩获颇丰。
       目前,官方尚未通报白恩培与有关房地产投资商有利益输送关系。
       一名云南省厅级官员认为,目前这些商人前景尚不明朗。澎湃新闻未能从权威渠道求证到这些商人是否已经接受过有关部门调查。
       “大云南”战略主导之下,白恩培的一系列出售国有资产的行为,却被认为是人为做小了云南的利益。
       争议最大的是兰坪铅锌矿的交易。
       公开资料显示,兰坪铅锌矿是中国已知的最大铅锌矿。位于云南怒江州兰坪县城西北18千米处。矿床规模为特大型,已探明铅、锌金属储量1547.61万吨。
       杨维骏举报认为白恩培曾参与贱卖兰坪县铅锌矿案。
       公开资料显示,刘汉控制的宏达集团最终以1.53亿元收购了兰坪铅锌矿60%的股权。
       杨维骏称矿产值5000亿元人民币。云南媒体公开报道则称,该矿开发之初经有关部门测评,价值也在1000亿元人民币左右。
       不过,一名供职云南国资系统超过20年的人士认为, “这些交易都有时代背景,你不能以现在的价格来评估当时企业的市值。”
       《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称,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曾致电白恩培,希望照顾刘汉等人购买行为。
       刘汉等人在收购该项目之初,不明真相的时任云南冶金集团原董事长陈智还曾给白恩培写信,反对这一收购行为。
       2014年7月和9月,澎湃新闻曾两次联系陈智,陈智均婉拒采访。
       彼时,不明真相的还有云南省一个由退休厅、处级官员组成的协会。该协会会长告诉澎湃新闻,协会的一项重要工作是通过调研向省委、省政府反映老区情况,提出有关意见和建议。
       2008年10月,该协会曾给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递送了一份名为《兰坪矿产资源开发存在深层次矛盾》的调查报告。
       这份报告对刘汉收购兰坪铅锌矿的行为提出质疑,也对收购行为中决策不透明提出批评。
       澎湃新闻发现,白恩培在这份报告自己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圈,上方注明“11.25”。
       上述云南退休副省级官员称,白恩培对老干部们的调研未予重视,“有人告诉我,他对这份报告的评价是,老干部思想太保守。”
白氏官场谱系
       云南政界消息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白恩培落马后,已有云南省高级别官员接受了有关部门的谈话。
       主政云南十余年,白恩培作为“一把手”,在缺乏有效监督下,不仅自己异化为吸金者,更在当地形成共罪结构,带来集体性的腐败。
       澎湃新闻注意到,白恩培落马早有征兆。
       在白恩培之前,云南省已经有两名副部级官员被查,他们是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和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
       此外,值得一提的还有在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任上试图多次自杀的孔垂柱。2014年7月12日,云南官方证实孔垂柱在当日死亡。
       资料显示,沈培平、张田欣、孔垂柱3人均在白恩培主政期间获得其赏识。沈培平是十八大以后,云南省第一个被查处的省部级官员。
       云南省委办公厅的消息人士对澎湃新闻证实,沈培平的仕途上的“伯乐”是孔垂柱;孔垂柱的“贵人”,则是白恩培。
       白恩培主政云南前,孔垂柱在正厅级职位上已待了8年。白恩培主政后第二年,2003年孔垂柱即出任云南省副省长。
       孔垂柱与沈培平的交集,长达十数年。官方简历显示,1995年至2000年期间,孔垂柱任保山地委书记。沈培平1995年任保山地区施甸县委办公室主任,次年即被提拔为地委副秘书长,是孔的直接下属。
       2003年1月,孔垂柱升任云南省副省长后,同月沈培平被提拔成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
       张田欣从文山州委书记的岗位上,被提拔为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也被认为是白恩培的功劳。
       此外,在白恩培落马前,被查的云南省德宏州政协原主席杨跃国、云南锡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雷毅等人均被认为与白恩培关系紧密。
       云南官场人士指称,上述人士均在个人提拔过程中涉嫌向白恩培利益输送,但这一说法尚未有官方消息佐证。
       “他的用人很有意思,只要对他有利益输送的人,他都可以重用。不像有些官员比较讲究要有自己的圈子、亲信。这其实对地方官场的冲击是很大的。原来各个地方相对固定的圈子被他打破了。”一名云南厅级官员对澎湃新闻说。
       除了打破官场生态,白恩培还搅动了云南的经济生态。一个例证是,两名云南省建筑行业资深人士先后向澎湃新闻证实,白恩培主政云南后,一批从青海远道而来的建筑商人开始大规模介入云南的建筑行业。
       主政云南前,白恩培曾在青海主政超过4年。
       除了利益输送,白恩培也喜欢重用效忠自己的人。上述云南退休副省级官员举了一个典型例子。
       白恩培在某次调研中,看中了滇东北一名市委书记。这名书记因为善饮与白恩培有了共同话语。
       回到昆明后,白恩培将就这名官员调入云南省委。2004年,这名官员开始在云南省委出任要职。
       云南省委办公厅一名处级官员称,自己多次看到这名官员在电梯口躬下身去,做出虔诚的姿势,请白恩培先走。
       这样的“气候”,在白恩培主政期间蔚然成风。
       2010年,云南师范大学附属小学举行70周年校庆期间,一本宣传册的封面,“非常巧合地”以白恩培的女儿照片作为封面。
云南“倒白委员会”疑云
       2003年,对权柄日重的白恩培而言,是个关键的节点。
       这一年云南省“两会”上一封公开信的流传,让白恩培认为自己遭遇地方政治势力的挑战。
       此事在后来十来年间影响到一些官员的命运。
       据多名官员对澎湃新闻回忆,一封署名“云南省倒白委员会”的举报信被装进了发给参会人员的文件袋。这份举报信列举了白恩培的政治、经济、作风问题。
       会务组及时发现后,白恩培指示省纪委和公安厅合力侦破。
       上述云南省政府副省级官员对澎湃新闻称,白恩培当时认为,这是一起地方势力针对中央下派干部的有组织、有计划、有领导的政治事件。
       最终,白恩培把目标锁定在一名时任云南省委领导身上。多位接近这名官员的人士评价,其从基层干起,对云南充满感情且正直,是当时云南省长的热门人选之一。
       锁定目标后,一些被认为和这名官员关系密切的官员受到审查。
       杨维骏以及上述云南省副省级官员均认为,云南是拥护中央的,不存在“倒白委员会”。一名厅级官员认为,这封举报信仅是个人行为。类似“倒白委员会”这样高风险的组织,不会有存在的土壤。
       因为举报信是用省委办公厅的信笺写的,省委办公厅的多个处长们成为重要的怀疑对象。
       一名曾在省委办公厅工作过的处长向澎湃新闻透露,他们付出的代价是,省委办公厅的处长们电脑都被查了一次。
       这场耗时一年多的调查以云南省委办公厅原工会主席杨宁昆的入狱基本宣告终结。
       2005年11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杨宁昆受贿案。一同受审的还有他的妻子。
       最终,因为受贿罪,杨宁昆和妻子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11年。值得注意的是,庭审中,杨宁昆推翻了自己的口供,否认自己有受贿行为。
       2012年开始,他处于假释期。白恩培落马后,认为遭受迫害的他准备申述。对于杨宁昆的遭遇,多位云南官员表示同情。
       杨宁昆入狱前后,不少云南官员被调离了原岗位。他们均被认为参与了“倒白委员会”。
       2014年9月7日,杨宁昆在成都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自己没有参加举报白恩培,也不了解举报信来龙去脉,仅仅因为与时任省委领导相熟,就被打成“倒白委员会”成员。白恩培以查经济的手段,对自己进行迫害。
       2014年9月8日,杨宁昆案的一审律师告诉澎湃新闻,如果没有新的证据出现,杨宁昆很难为自己翻案。他的理由是,法院的判决,事实清楚,证据虽然存在瑕疵,但不影响本案的判决。
       对于杨宁昆“自己遭受了迫害”的说法,该律师称,根据他的从业经验和卷宗判断,这个案子确实不排除有其他因素干扰,但自己无法推断是迫害。
       如今,回归家庭生活的杨宁昆对自己的遭遇仍心有余悸。“最可怕的是,白恩培动用专案组来办案。”杨宁昆说。
       上行下效随之而来。
       公开报道称,因质疑时任普洱市委书记沈培平在思茅市交通运输集团公司改制中保护既得利益者,张正华等交通运输集团职工从2008年开始陆续带着材料上京举报,后被公安带回。
       沈培平曾在思茅市委常委会上指示公检法办案时说:“举报人抓了,给他们判刑,抓错的也要抓,判错的也要判。”2010年1月,张正华因果然因非法拘禁罪、非法游行罪入狱两年。
       较之沈培平,张田欣的在动用警力上毫不逊色。
       昆明“古滇王国项目”违规征用基本农田项目引发晋宁县广济村村民抗议后,张田欣动用了逾千名警察维稳。
       张田欣和白恩培被查后,广济村村民均进行了庆祝活动,但他们的问题,仍然待解。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白恩培,反腐
热追问

相关推荐

评论(41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