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大家谈 | 香港反腐专家曹景钧:未来反腐重点在三类官员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张昕然

2014-09-14 16: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曹景钧从事大中华地区反腐研究多年。

       十八大闭幕以来的22个月,已有近50名省部级高官落马。
       中央反腐力度之大、范围之广属建国以来首次。
       反腐是否已经到达了一个阶段性节点?下一阶段的反腐主要在哪些方面展开?中国反腐有无可参考的海外样本?
       带着这些问题,9月13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就中国反腐的阶段性成效、反腐对中国改革的助推作用等问题专访了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副教授曹景钧。
       曹景钧本科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及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政治系,硕士、博士毕业于在政治学研究领域颇有声望的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系。毕业后,他在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任教。
       曹景钧从事大中华区反腐研究多年,目前正在台湾政治大学交流任教。
       在采访中,曹景钧表示,未来的反腐对象重点在三类官员。一类官员是十八大以后还不收手,继续贪的。第二类官员是老百姓对其意见比较大的,民愤很高的,比如老百姓通过微博、论坛这些手段来表达对某些人的不满的。第三类就是一些重要岗位上,带“病”提拔的官员。
       这三类官员也正是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多次强调的反腐败要严查的“三种人”。

       曹景钧在研究中发现,每一届中央领导层上任后,都会出现一个落马官员人数的高峰期,但是十八大以后的高峰期跟之前的不同,这一次高峰的时间比以往长得多。并且在形式上也有所创新,力度跟范围都较以往有很大的变化。
       
       澎湃新闻: 你觉得反腐到目前为止已经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节点了吗?
       曹景钧:对。随着近期许多高官的落马,很多人认为现在已经是反腐一个很重要的关节点。但是我觉得反腐还会持续一段比较长的时间。
       现在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阶段。8月25日,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参加全国政协常委会,有些委员问他有没有反腐的时间点。从他的回答来看,基本上是没有一个很具体的时间表。
       澎湃新闻:到目前为止,多数落马官员还是相对集中在部分省份,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接下去扩展到更多省份?
       曹景钧:我想最重要的还是看地方上老百姓的反应。中央巡视组去的省份,如果老百姓的民怨比较大,那么这些省份出现官员集中落马的可能性比较大。
       还有一种可能是,一些省份过去发展比较快,官员寻租的空间比较大,所以贪官的人数也会比较多。
       澎湃新闻:你认为接下去反腐的重点,会发生在哪些领域?
       曹景钧:未来的反腐重点发生在三种官员身上,一种官员是十八大以后还不收手,继续贪的。第二种关于是老百姓意见比较大的,民愤很高的,比如老百姓通过微博、论坛这些手段来表达对某些人的不满的。第三种就是一些重要岗位上,带“病”提拔的官员。
       澎湃新闻:你认为现在中国反腐主要的阻力在哪里?
       曹景钧:反腐当然会触及部分官员的利益。反腐力度大,可能他们就没有好处可拿,但这些也不可能有公开的阻力。
       像以前过节送礼,一盒月饼可以卖到几千块、几万块,现在可能只能卖几百。从这个角度看,反腐可能对某一些行业、某一些企业会有一些冲击,这些行业和企业一些人或许也不希望反腐力度很大。
       澎湃新闻:你觉得下一阶段中央的反腐力度会削弱么?
       曹景钧:我想不会。王岐山谈得很清楚,现在看来,中央八项规定是一定会坚持下去的,也肯定会向中共十九大交上一份好的答卷,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反腐工作一定还是一个重点。
       澎湃新闻:有人提出,反腐对中国经济增长有影响。你怎么看?
       曹景钧:总体来说,经济保持现有的水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李克强总理提出,经济增长保持在7到7.5%,我认为保持7%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
       有些人批评,反腐的力度过大,这样的话可能影响经济。目前,我看不出反腐影响经济,可能在一些特别的行业,比如礼品行业,在过年过节明显收敛了。但是,反腐对长期的经济发展不会有大的影响。
       澎湃新闻:反腐工作在现在的整个中国改革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曹景钧:老百姓对腐败的问题深恶痛绝,说得严重一点,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可能亡党亡国。反腐本身就是改革很重要的方向,反腐只是改革的一种手段。
       澎湃新闻:你之前在研究中提出,新一届领导层上任初期,都会成为反腐力度比较大的时期。这一次的反腐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曹景钧:从数据来说,以前的领导层上任后,反腐的力度也是比较大的。但是这一次跟以往有很多不同,这一次主要从中央巡视开始,从中央高层反腐开始。现在,中央巡视组已经完成对大部分省、市的巡视,这个策略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从十八大闭幕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有50个省部级干部已经落马了,力度之大也是之前没有的。
       澎湃新闻:除了中央巡视组的监察以外,以后会不会有一些制度上的创新以达到反腐的目的?
       曹景钧:我想会有的。现在中央纪委内部也创立了一些监察制度。这个跟香港的廉政公署很相似,香港廉政公署也有人专门监察内部贪腐。现在,香港反贪腐的一些成功经验,国内也慢慢会用到。
       澎湃新闻:海外有没有一些可参考的样本?
       曹景钧:新加坡是一个很好的样本。但是,每一个国家对反腐都有自己的目标和时间表,范围、力度,各个国家还是不一样。中国反腐目前就是要看民心,看老百姓对反腐的需求高不高,如果高的话力度就会加大。
       至于,反腐的节奏会快一点,还是慢一点,还是要看具体的民意。此外,还要看经济的发展、干部的反应、大环境的变化等,这些因素都会影响节奏。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反腐

继续阅读

评论(7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