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现象告诉我们,是时候思考中国式脱口秀该如何定义了

史学东 潘妤

2014-09-21 13: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现代舞、话剧、电视评委转战脱口秀,“毒舌”金星日前在上海人民大舞台完成了她的脱口秀《一笑值千金》首轮演出。8场演出不仅一票难求,最后的黄牛票还被炒作至上千元的高价,成为沪上又一瞩目的文化消费现象。
        
2014年9月4日,金星脱口秀《一笑值千金》在上海人民大舞台首演。  CFP 图

       化妆间里挂着15件旗袍,红色、黑色、花色,长短不一,金星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凝眸之间,仿佛已脱胎换骨——这一次,群舞散去,烘托出来的不是大剧院里傲娇的现代舞王,而是在上海人民大舞台上的脱口秀“新人”。9月上旬,“一笑值千金——金星脱口秀”八场演出的火爆,让她收获了相当于一年的现代舞观众的体量。对于一位舞者,这是一种尴尬;对于一位脱口秀演员,乃是一种幸福;而对于一位有心跨界的艺术家,则意味着试水的成功。
       从肢体语言到脱口秀的跨界,金星构成了两个突破。其一,是文艺属性与社会属性的统一。她作为舞蹈家的身份是公认的,但是,不是所有的艺术家具备公共话语的能力与爱好。艺术家通过才艺建立的光环,是一种能量;通过社会话题介入公共社交表达态度,是一种增量。剧场里,虚拟的“柏万青对话郭美美”等桥段获得了最热烈掌声;电视试片会里,观众抽样调查也反映出对于公共话题的饥渴。其二,性别属性与性格属性的统一。金星无疑是中国第一个成功的女性脱口秀艺术家。而有着60多年脱口秀历史的美国也只有两例:奥普拉和艾伦。金星在男女性别话题之间的游刃有余有着无可取代的优势,而直面人生、痛快淋漓的性格也赋予她表达的张力。这正是她通过舞蹈真人秀评委建立起来的标签和语场,在上海大学张祖健教授出具的一份调查报告中,对于金星的影响力认知,舞蹈电视真人秀位列第一。尽管金星本人认为,当真人秀评委的诱惑低于她签约灿星搞“脱口秀”。
       走进剧场之前,对于剧场版文案,我非常不同意金星过多消费个人经历,如果她准备长期吃这行饭的话。但是,当剧场里的观众被台上一个人的讲述吸引得前俯后仰之时,我不能否认,她的艺术经历是一种棱角,经过她的语言打磨,现场的魅力出现了,这就是“美国坐牢构思舞蹈得奖”这个桥段站得住的原因,她让盘桓在中国观众经年的“艺术人生”变得生动,于是,一场“公开售票骂人”达成自我解构与精英话语的突破。
       金星现象提醒着我们,是时候思考,中国式脱口秀该如何定义了。
       我们无法想象,在美国深夜电视出现的脱口秀里,主持人叙述自己的人生,他们可以自嘲,或开涮名人,拿奥运会、iPhone6吐槽,美式幽默更多强调语言的机锋与幽默从中可以看出三个规律:因与果逆反推理与逻辑;谐音与双关的文字游戏;文化冲突。《杰·雷诺秀》(The Jay Leno Show)里曾经有这样的桥段:“纽约书商说,克林顿出书挣钱要比希拉里出书挣钱多。废话!克林顿的书里至少有些黄段子啊。”而在中国式脱口秀里,带着个人鲜明烙印的“拖鞋印子”、“打桩模子”曾经走红,而金星的“韩国机场发飙过关”、“国航要橙汁”、“恋爱神器”,让观众享受愉悦的共鸣。比起美式脱口秀开放的话题性,中国式脱口秀个人的故事性也同样受到青睐。
       放眼全国,海派文化对于脱口秀这一艺术样式的争奇斗艳,释放着最大的包容。黄西小赢,北美老崔持平,舒悦不输,而扩大到喜剧市场需求,曾经的“刘老根大舞台”在金茂驻场、郭德纲、陈佩斯每年在沪演出的票房不俗;电视上,当央视推出的高博版、窦文涛版脱口秀无声离场之时,东方卫视的《80后脱口秀》、《笑林大会》依然维持着品牌的温度,揭示着上海这座城市文化生态所指向的受众,对东西方文化、南北文化的兼容并蓄与丰厚的消费潜力。
       金星脱口秀首场演出结束,记者的微信群里传出两种声音,一种认为是妥妥的享受,一种认为了无意趣。而我能衡量的标准是:座无虚席与无人离场。135分钟,相当于一部电影的长度,由一张嘴主导的脱口秀所遭遇的现场考问,是笑点的兑付,也是观点的互搏。也因此,在剧场里可以记录下数十次普通观众的笑声,而对于文艺评论家郦国义却“只有两次”;一部分观众为嬉笑怒骂的别样“艺术人生”喝彩,而对于导演胡雪桦来说,是“上海和这个时代给了金星可以脱颖而出的可能性”。日前,在上海市剧协、灿星传播和锦辉传播联合在和平饭店召开的研讨会上,聚集了上海戏剧、曲艺、影视、文学各领域业内人士,把脉“金星现象”,探讨中国式脱口秀的发展,对剧场版火爆之后的电视版推出,也抱着不同的期许。金牌编剧王丽萍建议“电视上的脱口秀一个月一次够了,让观众有个想头。因为金星只有一个,她是唯一的”。
       书人小宝则建议,电视有电视季,舞台有舞台季,两者互补。张祖健对金星的思辨是,从剧场到电视,“你的脱口秀的主体不仅仅是一个个性主体,而且是一个现代技术含义上面的智慧主体”。
       考量脱口秀在当下中国的环境,我想借用“这是个最好的时代”——话语权随网络经济的发达而被扩大了传播的效应;同样,“这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看不见门槛,人人可以划地为王,自得其乐。自媒体时代话语人格的打造,成功的大众娱乐必定是一场精英与草根的共谋。
       在这样的语境下,金星个人和团队的意识无疑是核心竞争力。如果把金星作为现象,是灿星创造性思维的体现。如果定义金星脱口秀形象,她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代言。如何表达高于微博、微信的公共智慧?如何建立持续的独立语态?有别于借鉴网络共识的吐槽,直接挑战着这一品牌的内容智慧以及文化品格。
       就像在舞台上那一袭袭活色生香的旗袍,时代性,典型性,即时性,生动性,永远不会是多余的曲线与指标。
        (本文作者史学东为电视策划人)
       
金星在舞台上穿着红色旗袍。

【观点】        
       9月19日,上海剧协联合金星脱口秀的出品制作方共同举行了一次研讨会——“从金星现象看中国脱口秀发展”。活动吸引了各路文化界人士参与,包括编剧王丽萍,导演胡雪桦、何念,演员顾永菲,专栏作家小宝以及文化评论家荣广润、郦国义等十几人。在肯定了金星脱口秀的市场价值的同时,专家们也对金星和中国脱口秀的发展,表达了各自的建议和看法。
        王丽萍(编剧):金星是国内少有老少通吃、男女通吃的艺术家,拥有很大的个人魅力和传奇色彩。而大家来看金星的脱口秀,也是希望从金星的嘴里听到一些骂声,坐在下面的观众很多可能过得都不尽如人意,但是他们从金星的骂声中感觉到一种解脱。
       小宝(专栏作家):金星的表演,开创了非曲艺演员做脱口秀的这样一条道路,她的模式,也为各行各业有这个潜能的表演者提供了可能性。
       李守成(资深文艺评论家):在讲这些戏剧的内容,或者说脱口秀的时候,是带有自己观点,带有自己见解的一种直率的表达,这是很大的特点,也有别人无法替代的东西:敏锐、犀利、幽默。一个社会能够容忍或者说出现脱口秀,是社会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才会有的,是这个社会容许大家用嬉笑怒骂的方式来议论这个社会上的现象。
       王汝刚(滑稽戏演员):嬉笑怒骂是金星的本色,它之所以是成功的,是因为金星把我们搞语言艺术的一大法宝拾起来了,就是把我们丢掉的讽刺给捡起来了。为什么现在戏剧、相声不好看,就是丢掉了讽刺。但是讽刺永远是我们的法宝,为什么不捡起来呢?束缚很多。所以我希望你走得稳一些,胆子大一些,喉咙响一些,表演更出色。
       郦国义(文化评论家):在演出现场观察到,30-50岁的妇女同志比较多,一对对的青年伴侣比较少。希望这个脱口秀不但吸引你原来的粉丝,还吸引一点其他对语言艺术有兴趣的人。我希望你这个脱口秀不但是要给30-50岁的妇女同志看,也给我们这样的人看,给二三十岁、三四十岁的白领看,金领看,知识分子看,让更多的小宝这样的文化人也能够内心感到真的好。
       何念(导演):脱口秀一定要有主题,一定要有观点。如果我们在剧场里听脱口秀没有观点的话,那它只是一些段子的积累,一些段子的梳理。这次看金星老师的脱口秀,直观的感受在现场是很high的。但按照我的思路来说,有些段子只是段子,但是我更看到这些段子背后在说什么,希望看到每个段子背后的观点。
       (澎湃新闻记者 潘妤 采访整理)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金星

继续阅读

评论(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