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地铁美女脱衣秀系恶炒,正义大妈是托

澎湃新闻记者 陆兵 陈伊萍 李继成

2014-09-29 06: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视频中一位市民上前对女子加以指责。 视频截图
视频中,一男子做出夸张表情并拿出手机拍摄,被称“抢镜哥”。 视频截图

       9月25日,一段“上海地铁2名美女当众脱衣”的视频在网上疯传。
       一天之后的9月26日,模特经纪人刘太保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证实,该视频系某洗涤公司宣传其品牌所拍,视频中出现的所有人都是群众演员,包括被网友称为“正义大妈”的中年女子和表情浮夸的“抢镜哥”。同日,澎湃新闻记者还走访了上述洗涤公司的总部。该公司总部工作人员称,领导不在,对于视频是否为该公司拍摄不便作答。
       另据上海市公安局城市轨道和公交总队官方微博称,轨交警方已对本事件开展调查,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予以处理。而上海地铁官方微博@上海地铁shmetro 也在9月26日晚11时30分发布信息,强烈谴责“脱衣”炒作事件,并否认地铁广告运营方与此事有关。
洗涤公司法人代表曾从事广告业      
       9月25日,一段视频在网上疯传:在上海地铁二号线,两名年轻女子当众脱衣,并穿上一名身着某洗涤公司广告衫男子送来的衣服,最后在娄山关路站下车。
       据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官网,该洗涤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姚宗场,成立时间为2013年8月19日,地址为上海市徐汇区虹桥路333号3幢583室。其营业范围为“电子商务(不得从事增值电信、金融业务),计算机网络信息专业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洗衣收送服务”。
       9月26日,澎湃新闻记者前往虹桥路333号,该处大楼并没有583室。其后,根据该洗涤公司官方微信发布的一则信息找到其现在的地址:长宁区仙霞路350号科创楼4楼。
       当澎湃新闻记者表明来意后,该洗涤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老板和公关部的负责人已经下班,只剩下技术人员和客服人员在加班。
       随后澎湃新闻记者询问地铁女子脱衣事件是否由该公司策划,上述工作人员仅表示目前暂时不方便透露任何细节,不会对此事进行表态。
       据大楼保安透露,该洗涤公司曾在对面大楼办公一年左右,大约两周前搬到该楼,其工作人员基本上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天前曾有上海工商局工作人员来到该公司。
       据“中国上海”网,该洗涤公司法人代表姚宗场还参加了2014年的第3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
       在参赛时,他表示其手下有30多人提供上门洗衣服务。其个人此前有过两次创业经历,分别从事广告和互联网金融。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姚宗场于2009年创办互联网金融公司,时年27岁,故其现年32岁。
模特经纪人:视频里全是群众演员        
       9月26日,澎湃新闻还联系到了模特经纪人刘太保。
       他向澎湃新闻记者证实,9月25日在地铁内当众脱衣的两名女子,确实为商业炒作行为,视频中出现的所有人都是群众演员,包括被网友称为“正义大妈”的中年女子和表情浮夸的“抢镜哥”。
       “所有没有台词的演员工资都是50元。”他还透露,该视频是早上趁着地铁内还没有乘客的时候偷偷拍摄的,现场有场务人员负责清场。从视频也可以看出,他们选择的车厢位于列车最尾部。
       刘太保称,9月25日晚,他便在自己名为“模特经纪人——刘太宝”的腾讯微博上发布手机截屏图,内容即为一则招聘模特脱衣的通告。
       该通告大致内容为,9月25日左右需要在地铁里拍摄手机视频,需要20个年轻女子作为模特,要求在地铁车厢里脱衣服,脱到只穿内衣或者比基尼,根据身材条件,酬劳是1500元-2500元不等,条件更佳者可加价。
       他表示,自己并非该事件的直接参与者,作为模特经纪人,他恰巧在微信群收到了这则通告。
       “我是在业内有一定知名度的模特经纪人,专门从事商业走秀、路演等的模特经纪。”刘太宝称,9月18日,他的五六个微信群内相继收到了招聘脱衣模特的通告,“我的模特经纪都是合法正规的行为,对于这种一看就是作秀的活动,我一般不予理睬。”
       经过向自己的同行核实,他表示这则招聘通告最后呈现的结果,便是9月25日发生在上海地铁女子当众脱衣事件。
       刘太保认为,视频中的两名女子算不上模特,也就是一般的兼职人员,“模特一般不会去拍这种不雅作秀视频,掉自己身价,在圈内的口碑会降低。同时,据我所知,这两个女生的价格在1500-2000元左右,模特这个费用是请不到的。”
       他还透露,视频中所出现的快递小哥、上前阻止的阿姨以及两名女子周边用手机拍照的围观人群等,都是策划方统一安排的群众演员。
       “我一个朋友就是这些群众演员的群头,他们也都由策划方花钱请来,配合两个模特一起演戏的,目的是使得整个事件看上去更加逼真。”他向澎湃新闻记者出示了自己的“群头”朋友在他手机内贴出的知情信息。不过,他以保护隐私为由,拒绝给出该“群头”联系方式。
       “群众演员的工资很低。一般来说,‘群头’接活动的价格在每位80-100元,而群众演员实际每个人拿到手只有50元。”他表示,很多群众演员都有固定工作,但也不排除有少数无业人员。
       他特别提到了视频中“戏份较足”的阿姨。“那个阿姨属于群演特邀,是提前有台词的。工资相比其他群演要高一些,估计300元左右。”
警方:此行为影响公共秩序和乘车环境将调查处理  
       上海一家公关公司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品牌方请模特来做事件传播,一直都存在,只是很多做得比较巧妙,不容易被外人发现,“比如每年的ChinaJoy、车展,无数品牌都在或多或少地利用模特来博出位。类似女白领地铁脱衣的事件,每天都在上演,只不过有些媒体报道了,有些没有。”
       她认为,这种商业炒作模式很简单,其实质为以街拍的形式做出看似真实的自然拍摄效果,运用媒体资源给予报道,“至于是品牌方自己策划炒作,还是请策划公司、广告公司运作,这些都有。”
       据她透露,模特的招聘,通过经纪公司的渠道居多,“一般几千元即可请到一个长相不错的模特做活动。但是费用标准因人而异,也根据需要模特配合的程度不一样。”
       和模特经纪人刘太保的表述类似,她也认为,类似的视频拍摄中所出现角色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演戏”的。
       她认为,互联网平台的发布门槛低,才造成了鱼龙混杂的传播公司存在,“大部分传播公司策划追求的是眼球,而缺乏整体的系统的品牌策划考虑。”
        不少网友对此类低俗广告表示反感。网友“薰小薰薰”表示:“这种炒作完全是起到反作用了。
        网友“法不外情__宋有国”发布微博称,“这种行为有违社会道德底线,法律是最低的道德应当究责,不能宽容。如此商家不择手段不惜声誉,相反败坏自己名声,谁敢与之做生意。”
       而就在9月25日晚,上海市公安局城市轨道和公交总队民警官方微博就称,“今有网友上传视频,地铁2号线两女子公然在车厢内更衣,引起乘客围观与指责,期间一身着某公司广告衫的男子进行协助,轨交警方已对此开展调查。无论是出于个人的‘行为艺术’还是企业的‘策划炒作’,上述行为已影响轨道交通的公共秩序和乘客的乘车环境,轨交警方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予以处理。”
       9月26日晚11时30分,上海地铁官方微博@上海地铁shmetro 发布信息,强烈谴责“脱衣”炒作事件,并否认地铁广告运营方与此事有关。
       该信息称,“脱衣”炒作事件挑衅道德底线,妨碍公共秩序,警方已就此展开调查。同时,作为地铁广告经营方,申通德高从未与当事公司或相关方就此签订过任何广告合约,上海地铁也从未有所谓的车厢出租广告拍摄业务。
       澄清信息最后对事件策划实施者突破底线的炒作行为再次表达了强烈谴责。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地铁,女子脱衣,洗涤公司,商业炒作

继续阅读

评论(1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