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韩寒重拍东极岛,只能拍片尾了:游客来了黄牛黑船主到了

澎湃新闻记者 储静伟 发自舟山

2014-10-01 18: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前往东极岛的游客在沈家门半升洞码头里等候客船。  澎湃新闻记者 雍凯 图

       澎湃新闻黄金周直播进行中。10月1日上午,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沈家门半升洞码头一片喧闹。
       码头前的滨港路早已淹没在汹涌的游客人潮中,东极岛、普陀山等各个方向的售票窗口全都有排队等购票的人们。
       滨海路上,出租车鸣着长笛,三轮车司机扯着嗓子吆喝,竞争着抢游客生意。不少“黄牛”在东极岛售票处附近四处活动,试图吸引游客。一些买不到前往东极岛船票的游客也成了“黑船主”们游说的对象。
       黄金周来了,舟山沈家门的酒店、海鲜排挡,各色生意人都在围着游客,希望能从他们身上大赚一笔。
东极岛方向航班增加3倍仍不够
        沈家门半升洞码头是游客前往东极岛、普陀山、嵊山、桃花岛、枸杞岛等景点的必经之地,在这里买好船票,然后乘船或快艇前往各个景区。最近的普陀山快艇要15分钟,较远的东极岛航程2个小时。
       半升洞码头客运中心站长章成忠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们已经为黄金周做了充足的准备,客船、快艇全部准备到位。针对普陀山、东极岛、嵊山-枸杞岛等三个方向不同的客流情况,客运站也采取了不一样的应对方案。
       普陀山是游客前往最多的景点,预计整个黄金周客流总量将达到6万人次,比平常增加2/3。从10月1日起,半升洞码头普陀山方向将采取滚动制发班,20多艘客船与快艇全部编到航线,每个编次能运送5500人左右。
       与普陀山、桃花岛等景点相比,东极岛是最近突然热起来的景点。当地居民告诉澎湃新闻,自从韩寒的《后会无期》暑期播放后,节假日前往这里的游客比以前增加了近10倍。
       相应的,半升洞码头也为东极岛方向增开了航班。平常只有每天早晨8:30一个航次,黄金周期间将增加到4个航次,上午3趟下午一趟,每个航班可运送近500名客人。
       即便如此,仍有不少游客赶到半升洞码头,买不到或无法及时买到船票,“黄牛”、“黑快艇”纷纷冒出来,一些游客病急乱投医,将目光转向了他们。 
 “黄牛”收排队费代买船票
       早在今年暑期前半段,从沈家门半升洞码头前往东极岛就出现了一票难求现象。
       一位当地居民告诉澎湃新闻,“7月份的时候,游客买张票排队三四个小时是常事,最长甚至要排6个小时。”
       “黄牛”也就应景而生,不少“黄牛”通过雇人排队的手段,买到票后,每张加收100元到500元,再转售游客。
       为刹住“黄牛”倒卖现象,舟山市普陀区决定,从7月底开始,沈家门码头以实名制的形式出售东极岛方向的船票,游客必须凭身份证才能购买船票。
       尽管如此,9月29日至10月1日上午,澎湃新闻仍然在半升洞码头东极岛售票处附近看到不少“黄牛”。
       9月29日下午3点左右,东极岛售票处排队区域四条蛇行通道里挤满了人,排在最前端的是十多名本地老年人,人人有一个小板凳,占据着通道的一侧。
       队伍中间也有不少这样的“占坑”者。他们有人从凌晨就开始在这里排队站位,一旦有焦急的客人需要,他们就接过客人的身份证,帮游客买好票,100多元的票价之外加收50元至100元的“排队费”。
       排队区域的外围,三三两两的中年男子或妇女在四处游荡“拉客”,只要有一波新的游客到来,他们就上去游说:“排队至少需要2个小时,你要来不及我们帮你买,我们有人在里面排队。”一些赶时间的游客只好把身份证交给他们,在票价之外多支付100元。
       由于不少占坑的“黄牛”始终在排队,售票窗口前排队的长长队伍总是难以减少。
在前往东极岛的正规客船上,还未上岛游玩,已有游客显露出疲态。  澎湃新闻记者 雍凯 图

“黑快艇”
包船4000元送客到东极岛
       除了占坑“黄牛”,还有不少“黑船主”也在拉客。
       澎湃新闻了解到,黄金周期间,尽管半升洞码头每天有4趟前往东极岛的航班,但仍然难以满足游客的要求。一些买不到票的游客就成了这些“黑船主”的对象。
       10月1日上午9时许,上海游客赵女士一家人开车赶到沈家门半升洞码头,此时当天所有航次的船票均已售罄。赵女士焦急异常,她已经预订好了东极岛当晚的住宿,一家4口人两个标间,每间500多元一晚。
       “我们不但要照付这1000多元房费,今晚如果住在舟山,还要再开两个房间。”赵女士让老公打听过,舟山住一晚最低也要花1000元。
       就在这一家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自称姓张的中年男子走过来,告诉赵女士他手里有快艇,可以包船,“六七个人的小快艇2500元,10到12个人的大快艇4000元。”
       一番讨价还价之下,张姓男子答应帮他们一家再找3名游客拼船,赵女士则按每个大人支付400元,4岁的小孩不付钱。一个小时后,张姓男子凑齐7个人,带着他们挤上一辆7人座商务车,然后拉到停船的地方。
       就在张姓男子与赵女士谈妥这笔“生意”的同时,附近四五个男子也以同样手段四处招揽游客。
       澎湃新闻记者此前也遇到到一位“黑船主”,对方开出的价格和张姓男子的开价相当,并承诺他们速度快,1个小时就可以到东极岛,这比客运中心的大船快了近1小时。
       有游客担心对方没有营业执照不安全。这位“黑船主”信誓旦旦地保证,“怕什么!船上有救生衣,淹不死的。”
酒店价格涨了两倍 海鲜价格也翻番
       “黄牛”、“黑船主”们在黄金周里频频“出击”,舟山市沈家门的酒店、海鲜排挡,也都欢欣鼓舞地等来了他们的生意旺季。
       舟山市沈家门码头所在的滨港路是当地著名的海鲜一条街,9月29日到30日,澎湃新闻记者在这里了解到,各家的价格还都是平常价:一斤濑尿虾48元,鲳鱼98元一斤,黑斑鱼158元一斤。
       转眼到10月1日,海鲜还是这些海鲜,价码却完全不同了。濑尿虾涨到78元,鲳鱼涨到178元,黑斑鱼220元,有的价格几乎翻了个番,连一盘普通的蔬菜价格都在25元以上。
       老板们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黄金周就这么几天,这时不赚还等到何时!”
       同样抱着要大赚一笔心态的还有沈家门及东极岛的酒店。
       沈家门附近的酒店大都是二星级酒店及商务酒店,平常的价格与黄金周期间的价格差距悬殊实在太大。
       滨港路的港城商务酒店,9月29日至30日,一件标准间价格为230元上下,10月1日涨到548元,2日至4日又涨到728元,较平常涨了2倍多。
       同在这条路上的凯萨大酒店,平常价400元不到,10月1日涨到703元,2日至4日到758元。
       二星级的华银宾馆标准间平常价格200多元,1日涨到580元,2日涨到680元。同为二星级的东宝宾馆,标准间平常价也在200多元,1日涨到588元,2日涨到688元;而其挂牌的明码标价也才388元、408元。
       东极岛的庙子湖、东福山等各岛屿上,上规模的酒店、民宿有上百家,可真正有营业执照、能开出发票的酒店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澎湃记者了解到,有一定规模的宾馆或民宿,价格都在500元以上,个别酒店标间竟到1000元以上。
       舟山市普陀区发改局物价检查局一位杨姓小姐对澎湃新闻称,包括东极岛、沈家门的该区所有酒店,都是自主定价,是市场行为,“他们想怎么定,就怎么定。”
       至于二星级或无星级的酒店凭什么能收取相当于三星、四星级酒店的费用?杨姓女士表示,评星是旅游部门主管的,价格与服务是否匹配,他们不管。
       舟山市旅游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同样推得干脆:“价格我们管不着!”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东极岛,游客,黄牛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