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伯母杀婴案”开庭,嫌犯称惊慌中失手捂死婴儿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李燕

2014-10-14 21: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公诉人向被告人雷某宣读起诉书。 陈永良 图

       2013年11月24日上午,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上海国际食品城”附近的一户外来人员家中,一名3个多月大的男婴“离奇失踪”,引发“全城寻人”。
       3天后的11月27日傍晚,婴儿的尸体被发现遗弃在家中洗衣机内。经警方讯问,雷某交代因家庭琐事,对婆家及被害婴儿母亲穆某(其弟媳)不满,趁家人在门外摆早点摊之机将弟媳3个月大的儿子杀害。雷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上海市松江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2014年10月14日,该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23岁的嫌疑人雷某站在被告席上,对于被指控故意杀人罪并无异议,称是在惊慌中失手捂死了婴儿。法院当庭没有做出一审判决。
案发:怕孩子哭闹捂住其口鼻致死
       开庭前,遇害男婴的母亲站在法庭门外痛哭,其他亲属神情凝重,被告席上的雷某也神情黯然。
       据公诉机关指控,雷某因记恨婆婆张某,而迁怒于婆婆的孙子即自己侄子被害人马某。2013年11月24日上午,雷某趁家人不备之际,将在家中客厅婴儿推车内的马某,抱至卫生间图谋加害,适逢马某的祖父来到客厅,因担心马某发出声响惊动他人,雷某即用手捂压婴儿的口鼻直至其窒息死亡,并将死婴藏匿于洗衣机内。
       雷某交代,案发当日上午9点左右,她在102室客厅给自己女儿喂早饭,看到小侄子马庆佑在婴儿手推车里睡觉。“我突然想到与婆婆不开心的事情,就想拿宝宝出气。”
       雷某把孩子抱到卫生间内,锁上门,准备“打他两下,揪他两下”。还没等她动手,公公买菜回来了。
       这时,雷某发现怀里的孩子发出“哼哼”声,生怕一门之隔的公公听到宝宝哭闹,她用手捂住了孩子的口鼻,持续了3至5分钟。
       “宝宝还小,打他两下他也不知道。看到宝宝睡着了,我又不忍心了。后来公公回来了,我当时很害怕,怕被发现,所以用手捂住了他(侄子)的嘴巴鼻子,光想着公公什么时候离开客厅。结果,宝宝不动了,才意识到可能被我捂死了。”
       雷某哭着说,自己一下子慌了,不敢把孩子抱出去,于是就把孩子藏在卫生间的废置洗衣机里。
       没过多久,弟媳穆某发现孩子不见了,遂报警。全家人于当日11点前往松江泗泾派出所接受讯问,雷某都谎称没有看到孩子。
        11月27日晚,婴儿的尸体被其母亲发现。经警方讯问,雷某交代犯罪经过。至被害时,被害人才出生3个月26天。
       公诉机关认为,雷某故意杀死婴儿,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庭审中,雷某低着头坐在被告人席。当被问及对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的意见时,雷某并未表示异议。
动机:因彩礼、琐事与婆婆不和
       从作案到案发,总共三天时间内,雷某都没敢再去作案的卫生间,也没有自首。她说,自己不敢想会不会被发现。“我要是自首了,肯定会被关起来,我女儿还那么小,不敢去自首。”
       作案时,雷某的女儿也只有11个月大。怎样的家庭矛盾让一个母亲能残忍地将年幼的侄子亲手杀害?
       庭审中,雷某自述了“积怨”产生的原因。雷某说,2012年5月,她嫁入马家,婆家给了彩礼4.6万元。然而,弟媳穆某嫁入马家时,婆家却给了彩礼10万元。这5.4万元的差距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雷某坦言,尽管公公曾经承诺过要补给5万多的彩礼钱,但她仍然对此耿耿于怀:“婆婆动不动就说我不是家里人,我觉得我嫁到他们家,孩子也生了,为什么还不是家里人?可能我生的是女儿,小媳妇(弟媳)生了儿子。”
       在雷某看来,婆婆和自己性格不合,除了彩礼的事外,很多家庭琐事方面,婆婆都明显偏袒小儿媳妇穆某。
       导致案发的导火索或许是案发前一周的一次争执。当天,婆婆穿着雷某买的鞋,雷某便随口问老公:“我买的鞋,好看吗?”婆婆抢着说,“小儿媳也给我买了,我给大儿媳钱了。”这让雷某很委屈,“婆婆说得好像如果不给我钱,我就不给她买东西似的”。于是,雷某赌气地再次提起了彩礼的事。之后,两人因为彩礼的事情再次发生争执。
辩护:被告的孩子年幼,需要母爱
       当庭,雷某的辩护人认为,雷某是由于各种偶发因素导致犯罪。“她当时的最初想法只是为了出口气发泄一下,只是没想到公公进到客厅,她慌了,这个偶发因素致使她捂住了被害人口鼻,这个行为直接导致被害人窒息死亡。”
       同时,辩护人还认为雷某作案时仍处于哺乳期,心理承受力较低,且其家庭素有矛盾,她一时惊慌才处理不当。另外,该辩护人表示,被害人父母尚年轻,还可再生育孩子,相比中年丧子的后果要轻一些。“被告雷某归案后认罪态度好,且其孩子年龄尚小,需要母亲关爱。”
       基于以上几点,辩护人请求合议庭对被告在量刑时予以客观公正的判决。
       雷某在庭上多次强调,自己当时并非想害死小侄子,是害怕孩子哭闹引起卫生间外的公公注意。“我特别抱歉,把他们的宝宝弄没了”雷某抽泣着说。
       在最后陈述中,雷某表达了悔意,“我不是故意要杀死宝宝,希望他们可以原谅我,真的很对不起,我也非常后悔,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国际食品城,松江泗泾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