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官女贼”实名举报湖南两厅官3月未果,现被移交安徽警方

新华社发布

2014-10-16 22: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唐水燕盗窃时拍摄的某领导办公室。       

       “新华社发布”客户端杭州10月16日消息,10月15日,根据上级公安部门的指令,被称为“偷官女贼”的河南籍女子唐水燕被浙江警方移交给安徽警方。此前,因在河南、贵州、湖南、江苏、浙江等地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办公楼内窃得大批财物,唐水燕已经被浙江丽水司法机关批准逮捕,因其正在哺乳期而被取保候审。据了解,安徽警方要求移交的理由为:唐水燕涉嫌一起盗窃团伙案件。
       “我实名举报这些厅级干部涉嫌腐败,有照片为证,为何到现在快3个多月了,还没有回音,反而要把我交给安徽警方?”在被安徽民警带离浙江前,唐水燕给记者打来电话说。此后她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官员办公室财物惊呆女贼,实名举报为求减刑
       2014年4月,30岁的唐水燕因涉嫌盗窃在江苏常州被警方抓获,一同落网的还有她的“同行密友”、20岁的陕西女子房云云(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由于曾被浙江丽水警方列为网上逃犯,唐水燕其后被移交给丽水市公安局处理, 7月底,取保候审的唐水燕主动向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分局交代了多起警方先前尚未掌握的外地盗窃案件线索。与此同时,唐水燕也向中纪委网站提交了相关材料,实名举报湖南两名厅级官员涉嫌受贿。
       “刚开始的时候,那些当官的办公室里的东西把我惊呆了。最近几年里,我在行窃作案时常常会带上照相机,在案发办公室对所获赃物及相关官员身份信息进行拍照留证。”唐水燕向记者表示,2012年初,她在网上看到一则“小偷反腐,高官落马”的新闻后,便由此决定也为自己留条“后路”——“作案时拍照留证,被捕后举报减刑”。
       唐水燕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再次确认了自己的举报内容:2012年10月31日,她利用技术性开锁方式进入湖南省建设厅四楼一房间,房内办公桌上职务牌标注的是该厅一副厅级干部。在这间办公室内,唐水燕找到大量礼品及财物,具体有:数目不等的海参、冬虫夏草、极草片、香烟、名酒等,以及2块欧米茄女式手表、3个大概30多克的金元宝、1个和田玉吊坠、1枚男式钻戒和价值大约3万元的购物卡等。
       2013年7月24日,她开锁进入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8楼,在一间厅领导办公室及其附带卧室内,唐水燕找到大量香烟、茅台酒、人参、茶叶等礼品以及一个尚未拆封的苹果笔记本电脑,并在房间衣柜里找到放置在该办公室内的一个保险柜的钥匙,拿走存放其中的1块欧米茄手表、1块梅花王男表、金手镯2个、戒指2枚。
       “两次盗窃我都把偷得的东西堆放在办公桌上,和办公室主人的名牌放在一起拍了照片。”唐水燕说。
       据了解,曾遭唐水燕偷窃过办公室的官员中,确实存有后来被纪检部门查获的贪官。在唐水燕向莲都分局所写的供述材料中,曾提到2012年7月和10月先后对贵州农村信用社原理事长王术君和贵州省原交通厅厅长程孟仁的办公室实施过盗窃,而此二人已分别于2013年和2014年被调查、处理。
       丽水市莲都区公安分局的相关办案人员表示,唐水燕最近向警方新供述的多起办公室盗窃案,目前还在调查取证阶段,尚无法提供其确切的作案次数和涉案金额。“针对她‘自首’的内容,我们已通过公安系统内部的协作平台,将相关情况发往‘涉案地’,请求当地警方协助调查。”
官员办公室为何遭窃贼“青睐”?
       “我只偷当官的办公室,从来不偷老百姓!”唐水燕告诉记者。
       在被问及为什么会瞄准官员办公室行窃时,唐水燕表示,首先是偷官员的收益高,几乎每次到官员的办公室行窃都能让她“收获颇丰”。“2008年5月,我在江苏南京国土资源厅一间办公室内偷了很多的购物卡和几盒冬虫夏草。我将这些东西打折卖了,一次就卖了18万元之多。”唐水燕说,“我的同伴房云云在合肥一下子偷了600多张购物卡,每张面值从1000元到5000不等。”
       唐水燕还告诉记者,进入2013年后,官员办公室里的“油水”比以前明显少了很多。“大概是中央加强反腐的原因,感觉办公室像被提前清理过的一样。”她说。
       其次是偷得“安全”。唐水燕向记者表示,被盗官员放在办公室内的财物大多是“灰色收入”,由于这些财物来路不正,官员们为了自身前途,往往甘愿承受损失而不敢报案。
       唐水燕认为的官员“致命弱点”一定程度上也得到了公安办案人员的印证。丽水市莲都公安分局办案民警表示,在唐水燕被铺后,警方曾带其到她供述的多个案发现场进行现场指证,但很多办公室的负责人都否认发生过盗窃,并阻止进入相关现场,弄得办案民警也很尴尬。
       更让人诧异的是,2014年5月底,唐水燕因牵涉房云云在安徽合肥的盗窃案,在合肥市被合肥警方抓获。房云云委托她保管的600多张购物卡也被当地警方收缴,而当房云云被法院判刑时,她们却惊奇地发现,导致她们被抓的两起案件竟然没有被列入犯罪事实中。记者了解到,目前这两名被盗官员身份已确定,分别为安徽银监局和安徽省食药监局副厅级官员,安徽省纪委已介入调查。
       此外,“偷官”可留“后路”也是重要原因。此前有不少网民将唐水燕等人称为“侠盗”, 对此丽水市莲都公安分局民警指出,唐水燕等人盗窃办公室的行为是为满足其私欲,而非劫富济贫,之所以被捕后“揭贪”,是因为其作案前已算计好以检举“将功折罪”。
 “偷官”女贼成“侠盗”折射民众反腐期待
       记者了解到,当唐水燕等人的案情经媒体报道后,所谓“偷官不偷民”这样小说演绎般的噱头,在网络上自然是博人眼球,引来不少网民“点赞”、“同情”之声。
       有网民评论称:“唐水燕、房云云这类女贼团伙,已成为继小三、情妇之后反腐战线上一支强有力的新生力量。”甚至有网友给予两人“当代梁山女好汉”、“业界良心”、“盗亦有道”等赞扬,认为“跟贪官比起来,这样的女贼一点都恨不起来。”
       杭州市纪委一名干部表示,入室行窃的女贼之所以会引起社会上不少人的同情,民众对贪腐行为强烈的仇视情绪是主因。“盗就是盗,不值得点赞,更称不上什么侠。只不过她盗的是那些人人痛恨、个个喊打的贪官。”
       也有网友认为,女贼一己之力的反腐力量远远不够,光凭办公室是否“干净”,很难确认官员是否清廉。“办公室里没有不代表家里没有,家里没有不代表金融机构里没有。
       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王全明律师则表示,“这两名女贼一个怀孕一个处于哺乳期,这足见她们对法律有专门研究,知道对怀孕和哺乳期的妇女可以有宽大处理的条例,这是在钻法律的空子。唐水燕们专偷贪官的动机,不是为了反腐,而是为了个人获利,举报贪官也是为了能减轻惩罚,不能因为结果‘正义’,就忽略了目的和手段。”
       “反腐斗争不能依靠情妇、小偷这些所谓的‘反腐奇兵’,而是要构建一套严密的反腐制度。”网民评论,“要解决好当前发现腐败滞后的现象,必须从反腐败的机构设置和权力配置上入手,加强对发现腐败的机制建设,否则,‘意外’反腐的尴尬现象恐难以消除。”
责任编辑:任凭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贼,小偷,反腐
热追问

相关推荐

评论(23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