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徐根宝15年“造星”之旅,告别一个时代的足球记忆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2014-10-28 09: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0月26日傍晚,上海东亚队赛季最后一个主场。赛后,70岁的徐根宝挥泪向看台上球迷鞠躬告别。此前一直闭口不谈“上港集团全资收购”传闻的徐根宝,通过这样一种方式默认了自己的即将离开。
        武磊、王燊超、颜骏凌……这批受徐根宝十多年培养的球员哭成了泪人,还有看台上以柏万青为首的数千名东亚球迷,或许眼泪是此刻所有人表达内心情感最直接的方式。
徐根宝在崇明足球基地与小球员一同训练。 CFP 图
 
       从2000年至2014年,整整15年光阴,徐根宝从致力青少年培养的“苦行僧”到中超青年军的缔造者,其中的甘苦太多人不明了。或许,你记得住他的“抢逼围”,也记得他那句“谢天谢地谢人”,但只有这15年里的徐根宝才是那个最真实的上海足球教父。
陪酒化缘、不摆寿宴只为筹经费
       从2000年贷款2200万元建造崇明足球基地开始,徐根宝已不单单是一个足球教练。他是整个足球基地的大管家,之后又成为东亚俱乐部的主席,不知不觉武磊、王燊超们对于徐根宝的称呼已经从“徐指导”慢慢变成了“老板”。
       老板这个词看上去令人羡慕,但个中艰辛只有根宝自己能够体会。
       “刚开始几年贷款压力大的时候,为了寻找一点赞助经常要在酒桌上喝酒。”最初因为巨额贷款每年徐根宝光利息就要偿还140万元,日子过得很紧巴,他曾经用一种自嘲的语气回忆过当时情形,“大家都说‘感情深,一口闷’,对我来说最实际的是‘感情深,钱拿来’。”
        就这样推杯换盏中,徐根宝几乎用陪酒化缘的方式维系着足球基地继续发展的资金。
       陪酒、卖签名足球、卖合影照片……徐根宝几乎将他个人品牌资源发挥到了极致。
       那几年除了开源很重要还有节流,徐根宝有时候不得不省钱。2004年他60岁大寿那次,原本大年三十都会去锦江小礼堂家庭聚会的他,只是和朋友在基地吃了蛋糕和长寿面。
       好不容易熬过了刚开始建基地、还贷款的苦日子,徐根宝又因为要让球员参加职业联赛再度陷入经济危机。事实上对于没有实业的徐根宝来说,很多时候这种困难是超出自己想象的。
        为此他不得不通过一些他并不愿意面对的方式来渡过难关,比方说甩卖球员。2010年年底,在连续两年和中超资格擦肩而过后,资金短缺的徐根宝卖出张琳芃、曹赟定、姜至鹏、王佳玉等主力球员,通过“卖血”的方式,徐根宝筹集到了球队后续运营资金。
15年来几乎没缺席过一堂训练课
       相比办公桌前,徐根宝还是更加习惯自己在球场和训练场上的角色——主教练。尽管从东亚俱乐部成立以来他从来没有主教练的头衔,但谁都知道这支球队在球场上的一切都由他掌控。
       在带队训练过程中,对于有些没有达到要求的球员,徐根宝也会“请”他吃一记“毛栗子”,这是他几十年带队的习惯。当然有时候这种严厉治军也会过界。前几年中甲联赛中有一个客场比赛赛后徐根宝复盘比赛过程中有些激动打了一位球员,此事经过媒体披露后引起风波,后来徐根宝自己也开始反思,改变了一些和时下足坛有些格格不入的“老习惯”。
       从最早的张琳芃、曹赟定到后来的武磊、蔡慧康,凡是在球队中越是重要的球员,受到的“敲打”就越重,“被徐指导批评、骂是好事情,那至少说明他还看重你。”久而久之在东亚队球员心中也有了一本“小九九”,那些有一段时间没有受到“敲打”的球员心里难免打鼓,“是不是觉得我没希望了?”
       令球员印象深刻的是这十多年来徐根宝几乎没有缺席任何一堂训练课,基地刚创办那会儿他是手把手教球员每个动作,等到球员逐渐长大开始参加比赛后,这支球队也有了名义上的带队教练,很多人都认为逐渐上了岁数的徐根宝会逐渐放手。
        实际情况是每一次训练课他都会搬把凳子坐在场边盯着,碰到有球员“偷懒”或者动作不到位,徐根宝会扯着自己大嗓门快步跑上前训斥一番,甚至他还会亲自示范动作。有球员说,“徐指导一把年纪还天天盯着,谁敢训练不认真?逃不过他的眼睛。”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2009年济南全运会,那是徐指导第一次坐在场边指挥比赛,其余比赛一般他都坐在主席台上,和广东决赛那天大暴雨,他和我们一样在雨里淋了90分钟。”
        很多球员都提到了2009年全运会冠军的那场比赛,事后所有球员都把金牌挂在了徐根宝的脖子上,他被球员们高高抛向空中。夺得那个冠军后,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徐根宝崇明磨剑的故事。

泰山脚下夺得全运会冠军,根宝“敲打”武磊。

“老头子”一直是“潮人”

       “在崇明基地真的需要耐得住寂寞,这里附近晚上机关枪扫一遍,估计打不到一个人。”很多在崇明基地工作过的年轻教练把这里的生活形容成“苦行僧”,但徐根宝一待就是15年。
        他说自己一年365天至少有300天住在崇明基地,和球员朝夕相处感情自然越来越贴近,也难怪后来球员私下有叫他“老头子”,在上海话中“老头子”有“父亲”的意思,这个称呼是球员对徐根宝最大的认可。
       球员、教练组成员和基地的工作人员都觉得生活中的徐根宝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晚上绝大多数时间照例是用来看球队比赛录像或者总结白天训练,但徐根宝也不会排斥偶尔进行一下调剂,比方说他也会组织大伙儿玩一会“斗地主”。
        这个扑克牌游戏风靡中国之际恰巧是基地成立那会儿,徐根宝自己很快就学会了,牌技也据说不错;同样,对于现在年轻人最喜欢的苹果系列产品,徐根宝也一直追逐,每次苹果推出新的产品,他都会马上跟进。
       “岁数大了,心要年轻,和年轻人打交道要知道他们喜欢什么。”徐根宝如是说。用身边人的话来说,从当初创办网站到建立基地,根宝一直有点“潮”,“潮”字可以解释为潮流,有弄潮儿的意思。前几年他还参加过舞林大会,给好男儿节目当过评委,这不像是60岁老人玩的游戏。
       当然,作为传统的足球教练,徐根宝也不乏一些“迷信”的习惯。足球场上赢球是三分,因此很多时候徐根宝都会刻意和“3”扯上关系:敬酒要三杯,敬烟要三根。有球员还说徐根宝专门上网研究过手机号码,他让一些号码不吉利的球员特地换了手机号。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徐根宝,东亚,上港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