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赵本山:不靠近政治、不相信党还搞什么艺术

澎湃新闻记者 苏展 权义 发自沈阳、铁岭、开原

2014-11-01 08: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0月28日,辽宁省铁岭。赵本山接受记者专访时,不时地陷入沉思。  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图

       “其实演员是观众的,是人民的,如果我身体允许,春晚需要我,我也推不起。如果,我这个老人别人不喜欢了,就(把舞台)让给别人,这是很正常的。我早晚都会被时代淘汰,我要做好这个充分的心理准备。”
       “这些年累就累在艺术就我一个人在承担。我希望我能回到艺术上去,现在再计算赚多少钱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希望多为老百姓留一些作品,老百姓不会记住我有多少钱,但会记住我有多少作品。”
       “穿一双鞋又不是贪污的,是我自己赚来的,不用大惊小怪,这是正常的。羡慕嫉妒恨是中国人的正常的发泄,没关系。”
       “艺术家跟每个政治家都是艺友和政友。艺术家应该要懂政治,这是首先。比如我们现在的省长说本山我们来聊聊艺术,那我能不去吗?你得听从上面的。”
       “你不靠近政治,不相信你的党,那还搞什么艺术?你不听党的话你还搞什么艺术?文艺座谈会的那个事儿也不是是个演员都去开了。”
       
       在距离沈阳市160多公里的开原县莲花乡莲花村,67岁的村民赵德发坐在炕上,点燃一支烟。深秋的日光泛着玉米秸秆的金黄斜斜地刺进窗户,照着烟圈的轮廓,一圈一圈,荡漾随即飘散。
       “小时候我们管他叫小山儿,他管我叫老叔。”赵德发眯一眯眼说。他口中的“小山儿”,正是今天娱乐圈顶级大腕儿赵本山。曾经,两家用砖石垒成的平房就隔着一堵墙;如今,赵本山的祖居已经给其他村民居住,门窗紧闭,门口有几只大白鹅在冻结的泥泞小道上昂首阔步。
       此时,58岁的赵本山正在距离开原100多公里外的铁岭市郊金峰小镇拍摄《乡村爱情故事》第8部(以下简称《乡8》)。
       在片场一栋别墅车库门前正中的位置,赵本山坐在椅子上,身披黑色的韩款大衣,穿灰色棉裤,着一双运动鞋,弯着腰低着头聚精会神地看剧本。他的身边簇拥着30余名片场工作人员,一名摄影举着长焦镜头不停地变换着角度跟随拍摄。
       正是傍晚时分,无遮无拦的山风裹着料峭的寒意。见到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er.cn)的时候,赵本山起身迎接,他的背微微有些伛偻,似乎还沉浸在剧本中,他的眼神没有焦点,神色严肃、夹杂着几分疲倦,眼袋十分明显。
       直到记者走近他身畔,唤一声“赵老师”,他脸上的线条顿时柔和起来,憨厚地笑着与记者握手。他的手有很多裂口,虎口处尤其严重。
       “你们去我老家了?怎么样?我经常回去的。”赵本山说。
       赵德发说,“小山儿”最近一次回去是今年清明祭祖的时候。“清明当天是他徒弟们来的,过了几日赵本山自己来了一趟。”
10月28日,辽宁省铁岭。赵本山在《乡村爱情故事》拍摄现场给演员讲述剧本。  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图

权威

        “卡,过了。”赵本山一挥手,站起身,揉一揉脸,顺手摸一下已经全白的头发。他身边的摄影指导随即跟着起身,这意味着进入下一场戏的拍摄。
       金峰小镇片场,拍摄监视设备就安置在场景别墅的车库里。片场里,赵本山的表情很多时候都是严肃的,但他的笑点很低。监听时,他会不时因为某句台词笑出声来,同时转过头看看周边人的反应。有几次,周边的人会跟着笑;大部分时候,就他一个人笑。
       不演戏的时候,赵本山目不转睛地盯着监视器屏幕,耳戴监听,身体微微前倾,两手交叉抱在胸前,俨然一个导演。
       “今天这两场戏有董事长的戏份,本来由他的两个徒弟导演,但既然董事长到了片场,威望和艺术水准摆在那里,谁还导?当然他说了算。”一位本山传媒集团的副总表示。
       当天片场中的演员,除了台湾演员李立群,《乡8》中的两位女主角杨小燕和李秋歌的扮演者都是本山传媒集团的职员。对词的时候,赵本山会很直接地说出他认为更适合的台词,有着不容置疑的权威性。
       这种权威地位的源头似乎有踪迹可循。
       56岁的余占中是赵本山在莲花村小学四年合并班时的同学,他说赵本山小时候就是一个“孩子王”。
       “我们都听他的,因为他聪明,即使干了什么淘气的事,也能想出办法解决问题。”余占中向澎湃新闻回忆,“小时候打扑克牌,赵本山摸三把后记个符号,就他一个人知道哪几张是大小王,别人都看不出来。”
       赵本山年长余占中两岁,时至今日,提起昔日调皮捣蛋的桥段,余占中还是一副视赵本山为大哥的语气和神色。而从“孩子王”成长为“董事长”和“师父”的赵本山,已然修炼到了不怒自威的境界。
       “董事长一般不会轻易苛责一个人,只要他看一个人的眼神有点不对劲,那个人就会下意识地寻找自己有什么问题;如果他出言责备,那个人一定是犯了非常严重的错误。”前述副总说。
       赵本山的徒弟王小利也对澎湃新闻表示:“他一般不会说什么,但如果发现徒弟私自走穴,他也不是责骂,就是出言损人,而且是当众损,不留情面。”
       当被问及是否喜欢当大哥的感觉,赵本山说:“那倒不是,我喜欢大气的感觉。”
       小伙伴中的“带头大哥”赵本山并不是一个让老师省心的对象,不过在文艺表演方面表现出来的聪明劲儿让他身边不少人侧目。赵德发说如果演二人转,莲花村的农民基本都会,“但赵本山的想象力非常丰富,模仿能力特别强。”
       “小山儿”在莲花村读了不到8年书,临近高中毕业时,由于当时“九年一贯制”的学制再加上他家庭困难,直接进入了乡里公社新成立的一个宣传队。
       赵本山说学生时代给他留下最深的烙印就是表演。“上小学的时候我就开始演节目,一直演到今天,我读书的时候(学校)不太重视教育。(当时)有文艺队和体育队,我就一直演。”他对澎湃新闻笑言,“别人以为我没念书,其实我念书挺多,相当于(念到)高中。”
       如今,老叔赵德发的家中几乎已经找不到属于赵本山的痕迹。
       他说自己接待很多前来采访的媒体,总会有人向他买有赵本山的照片。“他们说两百块钱一张,说不是白跟我要,就塞钱过来,结果照片都被拿走了。”
       赵德发告诉澎湃新闻,赵家在莲花村属于大家族,如今村里还留下20余口赵氏,但不知什么原因,赵本山不安排赵氏家族的人进入自己的公司。
       “如今就算我去见他也要通过助理。”赵德发说。
赵本山在《乡村爱情故事》的拍摄现场。除了演戏,赵本山的另一个角色是总导演,他看着拍摄现场的屏幕,笑口大开。    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图   

嗅觉

        不过,在沈阳,一切跟赵本山有关的地标辨识度都很高。
       其中位于中街的刘老根大舞台总店(以下简称大舞台)已然成为当地的一个文化地标。
       这个矗立于沈阳市黄金地段的楼盘完全属于本山传媒集团,坊间传闻赵本山曾以两千多万的价格公开摘牌买入,据负责大舞台运营的本山传媒集团副总唐铁军透露,近两年大舞台的收入每年达到1亿元。
       1亿收入的贡献者大半都是外地游客,连赵本山本人都承认这一点。在唐铁军看来,本地观众是指黑吉辽东三省的看客。
       让沈阳观众望而却步的原因是票价。一位经常在中街一带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向澎湃新闻抱怨,票价不低。二人转大同小异,除了赵本山个别特别有名的徒弟,沈阳的小剧场演得也不差,一般票价也就50左右。 “我很喜欢看二人转,但已经两年不去刘老根大舞台看了。”他说。
       大舞台售票处的窗口贴着票价明细:总共分9个档次,最贵的是楼下前排沙发:480元/位,最便宜的是楼上15排:180元/位,全场共有1000个座位。唐铁军称大舞台从来没有“赠票”一说,无论谁都要自掏腰包,“就算是我的亲戚朋友来,我也得买票,所以我都不愿让他们来大舞台。”
       在赵本山的文化产业链当中,大舞台的收入是最重要的一块。参演电视剧的赵家班徒弟们如果当天晚上没有戏,都会被安排到大舞台演出。
       售票处旁边的电子屏幕上滚动着当晚上台的演员名字,细细推敲便会发现其中的精妙:“程野”《老兵》饰“史大可”,“王小利”《乡村爱情》饰“刘能”……
       “赵本山把二人转演员推向春晚和电视剧,使观众熟悉了解这些演员;再利用这些演员的知名度,反过来拉动刘老根的票房。”同赵本山合作近30年的国家一级编剧,原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崔凯告诉澎湃新闻。如今,从体制内退休的崔凯担任本山艺术学院院长一职。
       2002年,赵本山通过租赁的方式租下了刘老根大舞台(原沈阳大舞台剧场)。一年后大舞台开业运营,然而不巧遇上非典,上座率不足50%。
       “起初他(赵本山)还跟我打电话说崔哥不行。我告诉他因为大舞台空置多年,老百姓不知道有这个剧场,要坚持下去。果不其然,三个月之后就全场爆满,一直到现在。”崔凯说。
       在崔凯看来,赵本山最敏感的商业嗅觉就是嗅准“二人转”在东北一定能火。
       “赵本山有什么资源?他有的就是大家最看不上或者不看好的二人转资源。他的产业链从起步发展到现在是逐渐完善的。起初他认准东北喜剧、二人转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是有市场的,他先看准了市场,才尝试着去做。于是成立了第一个刘老根大舞台。然后,他把二人转演员推向春晚和电视剧,使观众熟悉了这些演员;接着又搞了本山艺术学院和辽宁大学的合作,为本山传媒集团输送人才。”崔凯分析。
       在赵本山的文化产业链中,每一个环节的人在配置上十分灵活。
       大舞台演出之前的场外高跷表演者,开场舞的男孩儿来自于本山艺术学院民间艺术表演系。“我们的学生大二开始就到大舞台实习。从2004级到2010级,我们系目前毕业6届学生,每一届都会选优秀的学生输出到本山传媒工作,涉及行政、影视剧表演等。”该系副主任刘朋向澎湃新闻介绍。
       在本山传媒的总裁班子中,副总刘流在乡村爱情系列中担任过导演和主演。唐铁军说自己也有机会参演,只不过自觉缺乏演技,“还是喜欢做幕后。”他说。《乡8》杨小燕的扮演者关婷娜原来也在本山艺术学院读书。
规矩      
        不过,绿化“说口”的举措也为他招致诸多艺术界的质疑。
       清华大学教授、知名文化学者肖鹰认为,赵本山得益于二人转,也把二人转的关注度提高了,但他对二人转的副作用大于正作用。因为刘老根大舞台的二人转是变了味的二人转。“二人转的基本表演是唱、说、伴、舞,其中唱是最重要的,说口只是作为唱段间吸引观众之用,调节观众情绪,不属于唱腔。赵本山的绿色二人转将说口提到了唱腔之上,实际上是说口代替了唱腔。”肖鹰向澎湃新闻记者指出。
       他认为,赵本山的确通过他的声誉在全国范围推广了二人转,但这番推广却误导人们认为东北二人转就是刘老根大舞台上演的。
       “二人转被污名化了,大家一提起二人转觉得恶心、低俗,其实这是不符合二人转的发展史,二人转里面有许多极具艺术品位的保留曲目。”他说。
       赵本山在东北二人转领域的垄断地位,同时也体现在他对本山传媒以及整个“赵家班”的管理上,用什么?规矩。
       “我想让你感受到我们是一个有规矩的团队,上上下下讲规矩。”赵本山说。
       “任何一个关于我们集团的采访,都需要经过艺术总监刘双平的首肯才能进行。”采访之初,一名负责安排采访的副总如是告诉记者。即便是同辽宁大学合作的本山艺术学院的师生,在澎湃新闻记者提出采访请求时,亦是三缄其口,等上级同意其接受采访的通知。
       徒弟们对赵本山的服帖,似乎夹杂着“背靠大树”的因素。
       徒弟王小利向澎湃新闻坦言:“不隐瞒地说,我拜在师父门下,有希望出名,当名人的想法,也希望出名后收入能比以前高,这是最基本的想法。我想要得到这些,那师傅也能给予我这些。既然这样,我总得要努力工作,稳稳当当地做人。”
       从出演《乡村爱情》中的刘能,到2010、2011年连上两届春晚,王小利迅速地累积着名利。“当粉丝们喊着刘能刘能,我感受到一种尊重,一种从未有过的被尊重感。”
       的确,赵本山给徒弟们指点了很多捷径,极力提供包括春晚、影视剧在内诸多得以亮相的平台,不重蹈当年自己一天连演5场二人转时的艰辛。
       如今,赵家班的徒弟们没有一个主动离开,王小利说。
       也许王小利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赵本山对他的影响之深,提起师父的一些生活细节,他的嘴角总会微微上扬:“师父喜欢拉二胡,我也跟着练,师父家里有20多把二胡。他喜欢走路,我老跟在他后面,但追不上他……他做的菜可好吃了。”
       王小利是赵本山收的第一批弟子。从2001年拜师至今,赵本山对他来说亦师亦父,尽管两人年龄仅相差12岁。“师父管我们管得可细了,谁家里有什么事儿他都知道。”
       但凡跟赵本山周围的人交流,不难感受到他无时不刻的存在感。
       在唐铁军位于大舞台的办公室中挂着一幅赵本山拓的墨宝。“集团的总裁班子,他每人都送了一幅字,他的字现在在名人字画中很值钱,有一年在台湾做慈善活动拍了500万新台币。”
       唐铁军喜欢没事练练字,他说赵本山家最大的特点是有五、六十支毛笔。
       “我能够用我的真诚感化我的敌人。”言及自己的影响力,赵本山如是说。
       
对话赵本山:
 
       澎湃新闻:我们注意到,这次您缺席中央的文艺座谈会,又缺席辽宁省的文艺座谈会,马上就有舆论开始揣测和解读,你觉得自己为什么那么受关注?
       赵本山:中央文艺座谈会邀请的是各界的代表,有好多人没去。辽宁文艺座谈会召开时我在北京。
       澎湃新闻:这种缺席能说明什么问题吗?
       赵本山:我对这个事儿没有看法,我也学习了(指召开大会)。
       澎湃新闻:
除了你开会回应文艺座谈会,看到你的副总在修订演出管理条例,其中对节目的内容规定得更加细致,在这个点儿改规定跟文艺座谈会有没有关系?
       赵本山:我们一直在路上走,边走边修改。
       澎湃新闻:
本山传媒还有其他具体的动作来回应习总的讲话吗?
       赵本山:各个剧场每天都在开会,都在研究。不过我们一直在创作。
       澎湃新闻:你的意思是文艺座谈会对你的公司没什么影响?
       赵本山:没有影响,我们也在按照国家的要求。
       澎湃新闻:这次采访了你身边不少人,谈到你目前的状态,都会说一句“您最近压力很大,头发全白了”。当强人很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或者说是弱点,你当了几十年强人,有没有自己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地方?
       赵本山:一直感到很累。内心疲惫,因为队伍庞大。我们公司有接近1000人,要解决他们的就业。我为了带学生,为了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不过,我现在还不到60岁,我会坚持往前走。
       澎湃新闻:每年春晚,你去或不去都是新闻,今年马上又面临这个问题,我不想听“人民需要我这张老脸我就去”这类的话,请问你内心真实的想法是怎样的?
       赵本山:其实演员是观众的,是人民的,如果我身体允许,春晚需要我,我也推不起。如果,我这个老人别人不喜欢了,就(把舞台)让给别人,这是很正常的。我早晚都会被时代淘汰,我要做好这个充分的心理准备。时代一直在进步。
       澎湃新闻:赵本山的时代跟随春晚持续了几十年,你对自己的成功怎么看?
       赵本山:我没觉得我是成功或者失败,我只是一直在往前走。真正能走向一个完美的成功需要经受历史的考验。现在说我成功还为时过早。
       澎湃新闻:你的路子是否可以复制?
       赵本山:很难复制。我这里是一个复制人才的地方,其他地方很难复制,因为人才都是从泥土里长出来的。
       澎湃新闻:提到你的“赵家班”,不少人都会说,赵老师最厉害的一点就是把手下的一帮徒弟管得服服帖帖。到现在你的徒弟中不少也已经出了名,甚至单干也能赚,但没有人出去。你怎么镇住他们的?秘诀是什么?
       赵本山:对学生也好,同事也好,诚信是最重要的,我很少说一些不兑现的话。我跟他们当中好多人多年都在一起,他们身上有许多需要改的毛病,一点一滴,让他们能够听进去师父说的话,是一个很难沟通的过程。这个过程已经10来年了,我现在说一句话他们还是很听的。
       然后,善解人意也很重要。人首先要学会善良,学会尊重别人。就比如我今天接受你的采访,你是一个刚毕业的小记者,(对你的采访请求)理应说我有时间就接受,没时间就把你打发走了。但我特意让手下安排协助你的采访,这样你对我的公司会有一个印象,最起码对人很尊重。你作为一个陌生人,认识到我的团队是一个有规矩的团队,层层都有规矩。
       澎湃新闻:你对身边人的影响很大,你喜欢写字、拉二胡,你的徒弟王小利就跟着拉二胡,您的副总裁经常在练字。我们看到很多港台明星都会来你这儿拜码头,你算不算一个喜欢这种“大哥”感觉的人?
       赵本山:那倒不是,我喜欢大气的感觉。
       澎湃新闻:其实“大哥”是个褒义词,说明你很会照顾人。
       赵本山:是。(笑)
       澎湃新闻:几十年来,赵本山是东北,甚至是全国的一张文化品牌。但你毕竟年龄在一天天往上涨,总有一天会面临接班人的问题。你希望你这块品牌由一个人来全面接班,继续像你一样的强人形象,还是分开来,本山传媒商业这块有一个人接,艺术这块有一个人接?
       赵本山:这些年累就累在艺术就我一个人在承担。我希望我能回到艺术上去,现在再计算赚多少钱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希望多为老百姓留一些作品,老百姓不会记住我有多少钱,但会记住我有多少作品。赚钱不是我的直接目的,我要把我的作品留下来,把我的学生培养出来。
       澎湃新闻:有谁能够接替你的地位吗?
       赵本山:地位很难接,但是我会把传统培养下去——那种用心上台的感觉。我想我们演员上台的感觉在其他地方是看不到的,他们对观众的那种真诚这是我们长期要求的。
       今后我会着重为艺术这块去想,包括我们社会的变化,市场怎么开发,我在研究这些。好多东西都已经过时了,我们要跟着时代,所以我也在请教高人,为此作准备。
       澎湃新闻:
本山传媒属下的分工极其细致,属下各司其职。但你们好像没有一个人专门来维护你的品牌?比如你穿一双贵点的鞋也很容易招致非议。
       赵本山:下一步我们有打算。之前也想过,但我不上网,不看这些无中生有的评论。穿一双鞋又不是贪污的,是我自己赚来的,不用大惊小怪,这是正常的。羡慕嫉妒恨是中国人的正常的发泄,没关系。
       澎湃新闻:
你真不在乎?
       赵本山:你在乎也在乎不起,没有用。
       澎湃新闻:从很穷到富豪,对钱的认识发生哪些变化?
       赵本山:我觉得钱会给人带来很多麻烦,我对它没有认识。我不是天天记得数字,我注重我的事业,当然事业的发展也代表着收获,这是一个等值效应,但我不是把钱看得特别重。
       澎湃新闻:
美女环绕久了,怎么认识美?
       赵本山:我对美女演员一点兴趣没有。我觉得美是自然的。
       澎湃新闻:现在的本山传媒以刘老根大舞台和影视剧为主要收入来源,有学校后补人才,还有徒弟维系你在艺术方面的成就,你打造这么一个完整的文化产业链,感觉每一个点都需要很敏锐的嗅觉,你的嗅觉怎么来的?
       赵本山:我干的全是我的本行。有人说我是艺术商人,其实我只是把整个东北二人转品牌做大了。当时二人转没人瞧得起,只是一门半死不活的民间艺术,我也是这么一路过来的。为什么要贴近群众?其实艺术本身就是在群众当中,是为大众服务的,要深深地扎在泥土里,不要把自己看得过于高,或者不在地上了。艺术如果离地了,中间就空了,艺术要还原于真,还原于泥土,还原于大众,还原于中国的文化和传统。
       澎湃新闻: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的痕迹会影响你的表演,未来的表演者可能缺乏这些痕迹。
       赵本山:如果说要在大学里培养一个二人转演员是不现实的。
       澎湃新闻:所以你未来收徒弟的标准是?
       赵本山:首先看艺术有没有前途,如果艺术有前途,他为人上的毛病我可以帮他修正。
       澎湃新闻:
你觉得艺术的标准是?
       赵本山:有没有灵气,大艺术家都有些艺术天赋。
       澎湃新闻:
你认为艺术家跟政治家的关系是?
       赵本山:艺术家跟每个政治家都是艺友和政友。艺术家应该要懂政治,这是首先。比如我们现在的省长说本山我们来聊聊艺术,那我能不去吗?你得听从上面的。
       澎湃新闻:你说艺术家要懂政治,你会不会觉得你靠得太近了?
       赵本山:你不靠近政治,不相信你的党,那还搞什么艺术?你不听党的话你还搞什么艺术?文艺座谈会的那个事儿也不是是个演员都去开了。
10月28日,辽宁省铁岭。赵本山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称,文艺座谈会后压力比较大,但作为艺术家必定要听党的话,跟党走。    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图
       
       
责任编辑:苏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赵本山,文艺座谈会,政治

继续阅读

评论(6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