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根宝对话白岩松:青训差怪足协,搞不好应该罢他们的官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整理

2014-11-04 09: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卖掉苦心经营的东亚,一段15年的感情也将画上句号,徐根宝也再一次成为中国足坛的焦点。
        近日做客央视《新闻1+1》节目的徐根宝也第一次“开口”回应自己的离开。
        在回答主持人白岩松“对你来说足球是什么”的提问时,71岁的徐根宝说:“足球对我是扑不灭的火焰。“

告别自己一手创立的东亚,根宝内心肯定有很多不舍。 张新燕 澎湃资料

        从严格意义上说,11月2日客场和天津泰达的比赛,是徐根宝最后一次率领这支球队征战中超。借着这场比赛的机会,央视新闻频道《新闻1+1》节目来到天津,在徐根宝下榻的酒店中,这位老帅接受了主持人白岩松的采访。在这个高光时刻,他把自己第一次“说话”的机会留给了央视。
       以下是双方对话实录(有删节):
还能给我多少时间搞青训?
       白岩松:这场比赛(上港和泰达)应该是你自己带队的最后一场比赛吧?
       徐根宝:也许是这样,下次以这样的模式再带队打中超是不可能了,因为这种模式有15年了,从小培养然后带队从乙级联赛、中甲一直打到中超。我想再打中超除非是其他球队聘我了。
       白岩松:更重要的是现在这个结果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徐根宝:本来想完成“631”后交给人家的,但我知道“631”非常困难,按照我们现在这个投入能够取得目前名次不容易。年初新闻发布会有记者问我今年目标,我说去年说631,那今年肯定是争取第三,但我心里想,能够有前六就不错了。
       白岩松:很多人用退休来形容这次俱乐部转让对你的影响?
       徐根宝:这次在上海弄得像告别一样,好像我从此离开足球圈了,当时还掉眼泪流鼻涕了。我心里也非常难受,不是因为我要退了,而是这种相处多年的感情,现在我们要分开了。
       白岩松: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不在职业联赛打拼,回到自己的足球基地?
       徐根宝:我一直这么说,基地是“根”,当然青少年要发展需要“本”,“本”是舞台。现在我又重新回到根上去了。对我来说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时间过去了,我现在都71岁了,还能给我多少时间?

在东亚队最后一个主场,球员和根宝一起向球迷致意告别。

很多人都把足球当做生意做

       白岩松:接下来我有一种感觉,这几年球队成绩这么好,还出了武磊和张琳芃这样的球员,应该会有更多的家长愿意送孩子去你的基地吧?
       徐根宝:希望像你说的那样,有更多孩子送过来,应该说这批球员还是成功的,希望可以带来积极的一面。我这个模式关键的是我在这里亲自做。其实无论是个人还是一个机构,要搞一个基地很容易,难的是要找到一个亲力亲为的人,把这个当做自己的事业来做,我自己科班出身,先是优秀运动员又是教练,把心都用在足球上。
       白岩松:上一场上港和江苏比赛后,武磊说徐指导这么多年不但教我们踢球,还教我们做人,关于做人你强调什么?
       徐根宝:我之前一直提出要人品好球技好,才能有更好发展。人品好的最重要一条就是感恩,我一直教育他们就是这样。
       白岩松:现在中国足球面临很多问题,都说青少年培训没人做,为什么大家不做,难在哪里?
       徐根宝:难在你做它干嘛?青少年培训出人才不是三年五年的事情,你说哪个老板会想到十年十五年乃至更长的时间,或者从投资足球角度来说,也很难回报。
       白岩松: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难在需要时间,就算你把它当做生意做,也很难。
       徐根宝:很多人都把足球当做生意做的,中远老板徐泽宪跟我说,根宝你投资这个基地什么时候有回报,我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报,他当时不能理解。我完全考虑的是足球,当时就想中国足球一定要出球星,否则很难上去。
       白岩松:为什么职业联赛这些年看上去很火爆,但不出人才?
       徐根宝:还是青少年的问题,这个要怪足协,足协应该是指方向的,但现在我们都是一茬人换一茬人,都有各自的规划,上来的人把前面的都推翻,实际上我们需要有一个好的思路可以延续。
       白岩松:你看得很明白,你会怎么办,是直接说还是我就做好我自己?
       徐根宝:说也说的,他们也听,但说了没用,也不能怪他们,毕竟老百姓最关注的是国家队,你说让他们抓青少年,很难。
总局应该有一个副局长只抓足球
       白岩松:如果让你对蔡振华提一个建议,你会怎么说?
       徐根宝:应该将来体育总局一个副局长只抓足球,不抓其他的,或者三大球各一个局级干部,不要又抓乒乓球又抓足球,搞不好就是你的责任,要罢你的官,这样或许才会好。
       白岩松:要做好中国足球的思路是什么?
       徐根宝:一个是青少年踢球的人要多,第二个是青少年教练要多。
       白岩松:很难要求现在一些教练学你做青少年球员培训?
       徐根宝:太难了,像我刚才说的,这需要时间,我也理解他们,没办法强求,现在这个社会大家都想现实的东西。
       白岩松:十五年前你说十年磨一剑,感觉困难会很大,结果现在比原来情况要好,接下去目标是什么?
       徐根宝:新目标别提,提了会后怕,要再说十年磨一剑我要到80多岁了,会是什么样我不清楚。有一条我是知道的,我有这么一个基地,会为上海足球和中国足球培养更多的球员,还是希望多出球星。
       白岩松:这十几年大多数时间是苦和累,那么对你来说乐是什么?
       徐根宝:乐就是每当我们取得一点成绩,我就会快乐。
       白岩松:你从事了一辈子足球的事业,现在对你来说足球是什么?
       徐根宝:足球人人喜欢,是扑不灭的火焰,无论是将来的体育产业,还是从经济文化发展,都是每个国家不可缺少的部分,足球可以鼓舞人心。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徐根宝,白岩松,东亚
热追问

工长君2014-11-04

工长君2014-11-04

这个问题很复杂,有两个原因常被人提及,外行指导内行,主管机构权力受限制。
  1994年以前,中国足球都是各省市的专业队,所谓的【专业队】,你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他们24小时除了足球就是吃饭睡觉。
  1992年6月,中国足协在北京西郊的红山口召开了著名的“红山口会议”,将以职业化作为足球改革的突破口。不过其中很多是并未完全脱离原地方体委的个体,比如北京国安、广州太阳神。直到1993年12月上海申花成立,中国才出现了完全脱离政府机制的职业足球俱乐部。
  在职业足球俱乐部成立初期,其实中国足球的大方向的制订就有严重的缺失,忽视梯队,无视青训体系建设,造成了如今中国足球的积贫积弱。
  不同于举重、田径、跳水等项目,集中突击培训或者动辄跑个一万米,无法让足球水平获得提升,加上除了2002年韩日世界杯,中国足球缺少成功经验,根本没有搞懂足球到底是要做什么。团队配合、个人表现、后勤管理、科学统计……这些东西中国足球要什么没什么,或者我客气一点说,中国足球不具备全面的竞技的前提条件。
  最近的亚运会上,中国国奥队先后以0比3、0比2完败朝鲜、泰国,这样的结果在过去20年的中国足球历史上根本是无法想象的。当然,这其实也说明我们的足球环境有问题,永远认为东南亚足球水平欠发达。实际上,经过这些年的沉淀和大力发展,泰国足球青训水平远超中国足球,其著名的青少年联赛【曼谷足球联赛】跨越的年龄组从4岁到19岁。反观中国足球,每个年龄段可供选择的球员越来越少,甚至对于青少年球员来说,连正式比赛都没得打。
  这位【哥斯达黎加澎友】,我非常羡慕你们国家的足球队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上优越的表现,非常羡慕你们有一个出色的华人足协主管官员,希望有一天,中国足球能够有机会拥有这样出色的人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