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亚观察 | 莫迪不给面子?印度为何不参加APEC

姚远梅 / 华东师范大学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

2014-11-09 12: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11月5-11日,APEC峰会在北京召开。奥巴马、普京和安倍等重要APEC成员国领导人纷纷到会捧场,一片祥和。然而,印度总理莫迪的缺席,却让舆论感到有些意外,各种猜测纷至沓来。有人指责莫迪不给东道主面子,因为今年7月份就向他发出邀请;有人认为这是中印关系变坏的一个象征;也有人主张是因为印度还不是APEC成员国;等等。其实,从APEC内部发展趋势及印度立场来看,莫迪不来参加北京APEC峰会一举两得,是其灵活务实外交的表现。
莫迪:出席APEC还是不出席?

        1991年,苏联解体,美国成为世界老大。为防止一个可能的大国上升为东亚及东南亚地区主导国,借欧盟建设之经验及世界全球化之势,美国授意澳大利亚提议在亚太地区建立一个经济合作组织,以促进亚太区域贸易自由化和经济技术合作。这一愿望得到加拿大、韩国和新西兰等国的支持。据称,当时美国产生这个想法,旨在防范日本(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做大,东京也深知这一点。不过,限于日本的战后地位及美日同盟关系,日本政府不得不表示欢迎。当时的东盟六国也表示反对,但理解美国初衷后,她们给予赞同。于是,1989年11月5-7日,这些国家在堪培拉召开首次部长级会议,宣布成立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简称APEC)。
       APEC成立后,举世瞩目,并吸引众多环太平洋国家及地区经济体积极加入。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均不例外,印度也踊跃递交加入申请书。1991年,APEC扩员时,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批准加入,而印度被拒之门外,理由是印度不是环太平洋国家(Pacific Rim)。尽管如此,这丝毫没有影响印度的“东向”政策(Look East Policy),新德里依然积极展开与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国家的经济合作,并试图在下次APEC扩员时能获得批准。然而,遗憾的是,1997年,APEC再次讨论扩员事务时,俄罗斯和越南等国获得批准,而印度及其邻居巴基斯坦、孟加拉和斯里兰卡均被拒,理由是她们不是环太平洋国家。非但如此,这次APEC峰会还决定十年内不再扩员。
       此后,在APEC蓬勃发展的同时,其内部正经历变化。主要表现如下:
       其一,东盟(ASEAN)发展势头迅猛。
       东盟正式成立于1967年。1989年APEC成立时,东盟仅有印尼、新加坡、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六国。这一时期,东盟还只是一个保卫东南亚国家安全利益及与西方保持战略关系的联盟,其活动仅限于讨论经济与文化等领域的合作。而APEC成立后,东盟发展突飞猛进。首先,率先推动东亚区域合作进程,逐步建立以东盟为中心的区域合作机制。例如:东盟与中日韩(10+3)、东盟与中国(10+1),已经成为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的主要合作渠道。此外,东盟还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韩国、中国、俄罗斯、印度和欧盟建立对话伙伴关系,形成东盟10+10态势。其次,着手建立东盟自由贸易区。2002年年初,东盟正式启动自贸区建设,旨在吸引外资、消除关税壁垒、促进贸易自由化、扩大互惠贸易范围及为最后形成内部市场做准备等。2009年8月,中国与东盟签署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投资协议》,将在次年付诸实施。同年,东盟与印度也签署东盟—印度自由贸易区《货物贸易协议》及相关文件。至此,中国和印度在东盟都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其二,APEC内部诞生TPP。
       TPP,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最早起源于2002年由新加坡、新西兰、智利和文莱四个APEC成员国发起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旨在促进亚太地区贸易自由化,包括减免关税、实现服务业、贸易及投资等领域的优惠合作等。2010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08年。美国宣布加入TPP,并邀请澳大利亚和秘鲁等一同加入。此后,美国全方位主导TPP谈判,并竭力把它打造为可以重塑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自由贸易谈判组织,涵盖农业、工业、知识产权、劳工和环境标准等多领域。2010年,马来西亚和越南批准加入,2011年日本加入,2012年加拿大和墨西哥加入。2013年的TPP峰会时,美日达成共识:将于2014年北京APEC峰会期间,借TPP谈判国的部长级官员都齐聚北京之机,将讨论 TPP棘手的关税与知识产权等问题。据称,美日大力发展TPP,旨在稀释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可能因为这一点,中国至今没有受邀参加TPP谈判。
       从APEC内部发生的这些重大变化,不难发现,现在APEC已今非昔比,它行使促进亚太区域贸易自由化的历史使命已渐行渐远,并有逐渐被TPP替代之危险。鉴于这种现状,对印度而言,是否加入APEC已不再重要,因为以当前印度经济实力及其参与亚太地区经济融合的程度,无论怎样,印度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大国。正因为此,近年来,印度政府以世界大国的姿态积极参与世界事务。相应,当习主席邀请莫迪参加北京APEC峰会时,这位新任印度总理必须从全球视角来考虑自己的选择。
       莫迪面临的选择不外乎有这两种:出席APEC还是不出席。如果出席,他不得不面临尴尬境地。一则因为印度尚不是APEC成员国,莫迪需要考虑以何种身份参会?若以观察员国的身份参会,那么,有失印度世界大国身份。若借此之机争取印度加入APEC,那么,印度能否加入APEC,不是中国能决定的,而是由APEC全体成员国决定。二则因为APEC内部已诞生TPP,且由美日主导,而这两个国家现在对印度都积极拉拢,以遏制中国。换句话说,倘若莫迪来参加APEC,那将是给中国增彩,给美日脸上抹灰。甚至可以说,莫迪是否来参加北京APEC,是印度外交指针偏向中国还是偏向日本或美国的晴雨表。一向奉行务实外交的印度人很清楚这个道理:与其出力而不讨好地参会,不如借故而远避之。故此,最后一刻,莫迪政府决定:由于印度不是APEC成员国,莫迪不参加北京APEC峰会;而就习主席的盛邀之情,莫迪答应12月份单独访华。
       莫迪政府这务实而灵活的外交技艺,一举两得,值得学习。     
责任编辑:谢秉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亚观察
热追问

继续阅读

评论(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