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医大师访谈④|针灸传人郭诚杰:足疗治五脏六腑病缺少依据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兴王 发自陕西咸阳

2014-11-10 16: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针灸代表传承人之一郭诚杰。

       【个人简介
       郭诚杰,男,1921年12月生,陕西富平人,陕西中医学院针灸学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1937年参加工作,1946年开始跟师学习中医,1949年毕业于西安秦岭中医学校后开始行医。2010年被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组织确定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针灸代表传承人之一,2014年10月30日,郭诚杰当选为第二届“国医大师”。 
           
       深秋的古都咸阳,即便阳光透过窗户打进来,室内仍难免有几丝凉意。客厅的沙发上放着“国医大师”的荣誉证书,学校送的鲜花被摆放在窗台上。
       10月30日,93岁的老中医郭诚杰被评为第二届“国医大师”。从医64年,他开创了针灸治疗乳腺增生的先河,多项成果被全国高等院校教材收录。
       11月1日下午,郭诚杰坐在沙发上,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感慨,“我不求名利,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其实也是被逼出来”。
       非中医世家,也非名门望族,1921年出生于现陕西富平县白庙管区郭家村一个平凡农家的郭诚杰,曾为生计四处奔波做杂工,不曾想“为母治病”一念,让他踏入中医学界并获得了国医大师的至高荣誉。
       “为医必铸仁心,方能施仁术。术精勤,方可除疾病。诊治勿视贫富,勿欲名利,勿鄙视他医。人命千金,勿枉为之”,终其半个多世纪的从医路,这个关于“仁心”和“仁术”的箴言是郭诚杰信奉的准则。
打杂的“学徒”
       1945年之前,郭诚杰一直在县城的杂货店、棉花店当学徒,那时他和中医还沾不上一点边。
       “说起来是学徒,实际就是个打杂的”,提起这些往事,郭诚杰并不避讳。当学徒的日子很苦,不仅要打扫卫生,还要铺床、端盘子。“主家吃饭,你得站在一旁看着;主家碗里的饭吃完了,你得赶紧帮着在盛一碗……”。一年下来,郭诚杰仅能领到5个“大洋”的薪水。
       直到1944年的一天,郭诚杰从县城回到农村家中,见母亲抱病在床。“那时候,郭家村方圆30里内没有医生,最近的也要到60里外的富平县城才能请来,请医生也不简单,难请不说,有的还没钱请”。郭诚杰回忆说,他次日凌晨起床,套好马车,摸黑赶了30多公路,去县城请医生为母亲治病。
       “赶天亮前就得到医生家门口,去晚了,就可能被别人接走了。到了医生家门口,你还不能去敲门,得等着医生起床,洗漱完毕才能接走。接医生看病,要给一个大洋,还得给管吃顿饭,有的要抽‘大烟’,你也得给管上”,此时的郭诚杰,为给母亲治病,渐渐萌生了学习中医的想法。
半个郎中
       郭诚杰在针刺治疗乳癖(乳腺增生病)、中风后遗症、面瘫、癔症、失眠、痹症、月经不调等诸多疾病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形成了独特的理论和针刺手法,是国内外研究针刺治疗乳腺增生病的第一人。
       但论其从医的起点,还与当年学徒的棉花店对门的药店有关。
       1944年前后,棉花店对门坐堂中医与棉花店老板相熟,得空就会到棉花店内闲聊,郭诚杰一有机会向其学习请教。空闲时间,郭诚杰会到药店抄一些药方,比如治疗感冒、痢疾等疾病的中药方子。久而久之,郭诚杰将这些药方熟记于心,有时回家,乡里乡亲有患病者,他也能“照方开药”,俨然成了半个郎中。
       1945年,抗战胜利后,在一位有钱人的合作投资下,郭诚杰在县城开了一家药店。“那时候我还只是从事药,没有从医”,但正是开药店的三年多时间,郭诚杰有了充足的时间,博览古今中医典籍,并与药店的一位贾姓山西老中医请教学习。
       1948年,解放前夕,郭诚杰开始系统地学习中医,他用一月“两袋白面”的学费,自费到当时的秦岭中医学校学习,直到1950年,新成立的富平县人民政府组织了一次中医考试,郭诚杰顺利通过考试,被安排到当时的大众药房,成为了一名正式的持证行医的医生。
被逼出来的“大师”
       “一个人要有追求自己的学业、事业心,但我今天的成绩,也是给逼出来”。1958年,郭诚杰进入西北中医进修学校中医师资班深造,恰逢“大跃进”时期,“晚上拉木头,炼钢铁,在学校基本没学到啥东西”。
       1959年,西北中医进修学校要升格为陕西中医学院,原来的中医进修学校仅4个学生,升格后师资队伍需要扩充。正值其时国家号召“西医学习中医”,经考查后,郭诚杰便被留了下来,从事中医教学工作。
       “但我是一个中医医生,从来没讲过课,看病和讲中医理论完全是两回事”,时年38岁的郭诚杰不免有些担心,无法胜任新的教学工作。他觉得,“要想站好讲台,必须自己把中医学的理论弄明白。”
       郭诚杰的儿子郭英民年已七旬,是中医针灸第二代传承人,已从陕西中医学院退休。在郭英民看来,父亲是一位“伟大的父亲”,“认真、执着,用一生时间倾注于中医事业”。郭英民说,“还有很多知识没有学过来”。
       “讲两节课,我要提前准备很长时间,中医很多都是古书,很多生僻字。成天思考这些问题,我饭都吃不下,大把大把掉头发”。郭诚杰说,就是这样的,在困难的面前,“把我给提升了”。1960年,陕西中医学院开设针灸科,但那个时候,全国还没有一本系统的针灸学教材。为了给学生讲课,郭诚杰开始钻研针灸学,独自一人编写出了一本针灸教材。
       陕西中医学院教授张卫华也是郭诚杰的中医针灸传承人之一,他向澎湃新闻介绍,93岁高龄的郭诚杰,上至《素问》、《灵枢》,中及《难经》、《伤寒》,再有《针灸甲乙经》、《千金要方》、《明堂孔穴》、《针灸大成》等经典医籍,都是详研精读,诸多内容至今郭诚杰仍谙熟于心。
       “真是把我给逼出来了”,郭诚杰老人如是说。用针灸治疗乳腺增生源自一个偶然的机会。1976年,郭诚杰遇到一个乳房有肿块的就诊女性,吃了许多药都没有效果,便想让郭诚杰用针灸治疗。没想到,郭诚杰经过摸索使用针灸治疗,顺利治好这位患者的病。
       接下来的13年,郭诚杰通过大量的临床、疗效观察、对比测试,确立了针灸治疗乳腺增生的模型。1987年,“针刺治疗乳腺增生的临床及机理研究”获年度全国(部级)中医药重大科技成果乙等奖、陕西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他发明的“乳腺增生治疗仪”获第四届国际科学与和平周“医疗保健卫生用品科技成果展金奖”。
“中医的生命力在疗效”
       外界对中医学的质疑“由来已久”,早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一些接受西医学的医生对中医存在看法,认为中医不科学。
       1955年,当时富平县一位领导患有关节炎,经郭诚杰的中医针灸治疗后康复。这位领导见郭诚杰中医医术精湛,就将他调至县医院中医科上班。
       “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能通过手术治疗阑尾炎,那就非常厉害了”。郭诚杰回忆,以前西医一直瞧不起中医,医院有一位做阑尾炎手术的医生,“知道我在搞中医,根本就看不起我”。
       当时,县医院来了一位阑尾脓肿的患者,因为无法做手术,那位医生就说,“转到中医科,让中医科的医生看”。当时,中医科仅郭诚杰一位医生。“意外”的是,郭诚杰成功治愈了病人的阑尾脓肿。
       “中医传承了几千年,即使有人想否定中医,认为中医不科学,但为什么否定不了?就是因为它有疗效,中医的生命力就在于此。”不过在郭诚杰看来,中医还必须在临床上下功夫,用西医的科学动力,来解释中医的治疗疗效。
       时至今日,93岁高龄的他仍坚持在临床一线看病问诊——每周坐诊2天,从未间断。
对话郭诚杰:足底按摩治病缺少科学依据
       澎湃新闻:您怎么看所谓的独家秘方、祖传秘方甚至“宫廷禁方”?
       郭诚杰:秘方、偏方是存在的。但在使用这些秘方、偏方的时候,还是要找懂医的人,看这个秘方、偏方是不是适合患者。即便症情很相近,但不一定这个秘方适合患者,还是要因人而异。
       另一个方面,这还关系着一个人的体质、年龄、南北方地域等诸多方面。比如说,北方在一些药方中使用麻黄的剂量大一些,而南方气候热,剂量就会小一些。所以这个秘方、偏方、单方都有一定的局限性。有一些人为了捞取钱财,把秘方、偏方鼓吹的神乎其实。比如说那个胡万林,他用芒硝治百病,稍懂点医术的人都知道,芒硝是泻下药,怎么可能治百病?还有“绿豆治百病”等等,都是没有依据的。
       澎湃新闻:气功能治病是真的吗?
       郭诚杰:气功有其一定的作用,但把它夸大化了。实际气功就是调整体内自控,让自己处于一种头脑安静的状态,就是所谓的“入静”。气功主要是修身,对自己的身体进行调节保养。但通过所谓的“发功”、“用气”为别人治病,目前科学依据不足。
       澎湃新闻:当前风靡的足浴按摩,确实有保健作用吗?一些“足部反射区示意图”宣称能关联人体器官,通过足底能诊断疾病,其科学性如何?
       郭诚杰:足底的按摩、穴位应用,对治疗有一定的辅助作用,但主要功能是保健。足部距离心脏远,血液回流慢,通过一些按摩,促进血液回流,气血运行。
       现在一些人好高骛远,为了自己出名,搞了一些“足疗”、“手疗”,在脚上、手上划一些穴位称能扎针治病。而且还把足底划成不同区域,眼睛也在脚上、心肝脾肺都在脚上,想通过足底来治疗五脏六腑的疾病,目前还缺少科学依据和临床实验。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医大师,足疗,五脏六腑,针灸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