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奈良东大寺:大佛战乱被毁,宋朝工匠帮助重建

康昊

2014-11-29 18: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南都烧讨,东大寺被毁
       日本治承四年(1180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前太政大臣平清盛之子平重衡,率数千骑渡过木津川,突破奈良坂,侵入南都奈良。将兴福寺为首的僧众军团一举击溃后,平重衡朝僧房方向点火,因狂风助阵,大火很快引燃了兴福寺、东大寺大小佛殿,一时间,奈良的夜空映得火红,僧众被烧死者众多,惨叫声不绝于耳,俨然无间地狱。大火之中,以建于奈良时代的东大寺大佛殿为首的建筑群化为灰烬,佛像烧毁者不计其数。数百年的旧都奈良,毁于一旦。
平重衡像(安福寺藏)
       
       消息传回京都,朝野震动。《玉叶》中记载道:“兴福寺、东大寺以下,堂宇房舍,拂地烧失……七大寺已下,悉变灰烬之条,为世为民,佛法王法灭尽了欤……大佛再造立,何世何时哉!”朝野众人,直感“佛法王法灭尽”,惊惶不已。
       这就是日本历史上著名的“南都烧讨”。这场大火在大河剧《平清盛》与《义经》中都有出现。今天每一个去奈良的游客几乎都会把东大寺列作旅程的必选地,然而在大佛殿前合影留念的游客们,未必知道那场大火,也未必知道被网友当作唐风建筑代表的大佛殿,其实已经是十七世纪末建成的第三代了。
       话还要从之前讲起。保元之乱后,平清盛走入政治中枢,平氏一门也位列公卿。平清盛后来被人们视为武士登上权力巅峰的第一人,其实一直和朝廷关系不错。然而治承三年(1179年)十一月十四日,平清盛率军突入京都,发动政变,幽禁当时的最高权力者后白河法皇,停止后白河院政,平氏一门权力达到顶点。
       政变之后的第二年,各地的局势却愈发不稳定。在日本东部的关东地区,后来成为镰仓幕府初代将军,幕府制度创立者的源赖朝等相继举兵。不久,平氏在富士川战败,随后兴福寺僧众发生暴乱。为了镇压兴福寺暴乱,平清盛派遣平重衡进攻奈良,这就是引发“南都烧讨”的起因。
大河剧《平清盛》宣传照:中间坐者为平清盛。站立者左起源赖朝、北条政子、源义经、武藏坊辨庆、后白河天皇。

入宋僧重源与中国工匠陈和卿
       早在永承七年(1052年),日本人就相信自己进入了末法时代。根据佛经的描述,佛法经历正法、像法、末法,末法之世,不仅和尚们有修无证、戒律败坏,连俗世都步步堕落,君臣关系不再协调,社会秩序日趋混乱。然而正是此时,日本人埋经、造塔、大建寺院,举办规模空前的法会,大寺院纷纷成长为大庄园主,贵族大多出家为僧,佛教反倒是一片繁荣景象。终于,在进入末法一百多年后,堪称日本佛教象征的东大寺大佛被烧毁。
       在这个崇奉佛教的时代之中,日本人相信佛法与王法如凤鸟之两翼,不可偏废。佛法镇护国家,是朝廷的护持者。而王法则需保护寺院,尊奉神佛。在大大小小的寺院之中,东大寺是奈良时代圣武天皇倾一国之力建造,当时流传着传是圣武天皇的一句话:“我寺衰弊者天下衰弊,我寺兴复者天下兴复。”即东大寺若是衰微了,则天下就会大乱,唯有东大寺兴盛了,天下才能长治久安。这样一座东大寺化为灰烬,对当时人们的冲击可想而知。
       于是,东大寺的复兴就成为了朝廷的头等大事。治承五年(1181年)闰二月四日,平清盛病死。四月,举国上下爆发大规模饥荒,一时“谋反、天变、怪异”不绝,叛乱军逼近京都,平氏一门逃出京城。很快,叛军的一支攻入京都。八月,后白河法皇以天皇的名义发布东大寺再建的诏书,此后六十一岁的重源和尚被任命为“东大寺大劝进”。这位出身下级贵族却号称“入唐三度(即入宋)”的劝进僧,从此走上了历史舞台。
重源像(东大寺藏)
       
       重源是当时活跃着的“劝进圣”中的一员。所谓劝进,就是劝人们为寺社的修造、佛经的书写奉献金钱或者劳力,又称“劝化”,从事这种活动的僧人就是“劝进圣”。与上层的贵族僧相比,他们并非出身显贵,除了寺院修造之外,也为开路、架桥募集资金与木材。他们大多持戒,又理财能力出众,以集团的形式活动,在木工、佛像师之中也都有门路。朝廷因而将具有“劝进圣”身份的重源与他背后的劝进圣集团利用起来,授予他“东大寺大劝进”的职位,全权处理东大寺复建之事。由这些不起眼的僧人们负责寺院修造的工程,而朝廷自身则不再承担修造的庞大开支。重源在朝廷与幕府、大寺院乃至普通百姓之间往来奔走,四处募资,甚至被任命为周防的地方行政长官,以确保从当地获取优质木材。
       醍醐寺出身的重源原本与东大寺并无关系。相反,东大寺寺僧与他关系不睦,重源基本上是带着自己的班子不顾寺僧阻挠经营着复建的工程。他早年隐居深山、刻苦修行,是一位虔诚的修行者、持经者和念佛者。后来他不满足于日本,于是渡海入宋,在宁波着陆后,重源登上了向往已久的天台山,在石梁飞瀑得见青龙,又在万年寺礼拜了罗汉。
       其后,本来打算去五台山的重源因为道路被金人阻断,只得去了宁波阿育王寺,礼拜阿育王寺的舍利,并受阿育王寺住持的托付,为舍利殿的修造筹募木材。于是,重源和尚在归国后得到后白河法皇的资助,将日本的木材顺利运抵宁波。这位重源和尚,在日本和宋朝都有门路。此次的东大寺再建,重源从宋朝请来了七名工匠,其中陈和卿鼎鼎大名,此外还有数十人的日本工匠。新的大佛殿也引入了宋朝流行的新样式,南大门的石狮子则直接由中国进口的石材建造。
东大寺缘起图,图中所绘虽是奈良时代的大佛殿,但是反映的却是重源所建的镰仓时代大佛殿的建筑。

东大寺大佛殿落成

       寿永三年(1184年)二月七日,平氏在今天的神户市一带战败,南都烧讨的元凶平重衡被俘。次年三月二十四,平氏再败灭亡。八月,年号改为文治,所有人都期盼着和平的到来。
       就在此后不久,在陈和卿与重源等人的努力下,东大寺大佛铸造完成并举行大佛开眼供养举行。但是大佛殿仍处在工期之中。尽管东大寺复兴的主导者是后白河法皇,但此时身处镰仓的源赖朝已在战争中扩大了他的势力。
       这时,东大寺的复兴、佛法的兴隆,就是从乱到治的象征。谁在东大寺的复兴中获得了主导权,谁就在激烈的政治斗争中掌握了主动。于是,源赖朝让镰仓武士们配合重源,他手下的武士们甚至直接参与了大佛殿胁侍菩萨、天王像及寺院建筑的修造。文治五年(1189年),源赖朝举一国之武力,征讨奥州成功,至此,长达九年的战事宣告结束。
       次年,源赖朝上京。朝廷授予他右近卫大将一职,源赖朝得以在名义上也成为全国武家的统帅。其后,源赖朝就任征夷大将军。建久六年(1195年)三月十二日,东大寺大佛殿终于落成,并且举行了盛大的大佛殿落庆供养仪式。不仅当时的天皇以下诸朝臣参加了仪式,远在镰仓的源赖朝也率领“数万骑”关东武士集体进京参加落庆供养。
源赖朝像(善光寺藏)

       作为公卿一员的源赖朝,与来自各地的民众、武士、贵族,以及参加法会的各大寺僧侣一千人一起目睹了大佛殿以及大佛的真容。重源为大佛殿设置了日常不间断佛事,显密共修,盛况空前。大佛殿以毗卢遮那佛为本尊,即密教中的大日如来,重源以此,为“圣朝安稳、宝祚长远、武家泰平、关东繁昌、四海安宁、万民快乐,日夜祈祷。”此时,所有人都沉浸在战乱结束的喜悦之中。
       建仁三年(1203年)十一月,东大寺总供养仪式举行。当日朗读的愿文中再次引用了传为圣武天皇的名言,叙述了东大寺被焚到复兴的史事。而东大寺被焚毁的原因,除了“权臣之暴虐”之外,则多了一条“僧浇之滥恶”,正是佛法与王法的共同衰弊,使得“天下骚乱”,给东大寺带来了被焚的命运,如今天下安定,正是“兴复之期”,东大寺又要走向兴盛。
尾声
       三年后,东大寺初代大劝进重源离世。源赖朝没能等到东大寺总供养仪式那天就撒手人寰了。然而镰仓幕府并未走向安定。在他死后,嫡子在政变中悲剧地死去,另一子则被暗杀。随后,被称为“承久之乱”的战乱再度爆发。
       在幕府史书《吾妻镜》当中记载了一件耐人寻味的事。在建久六年(1195年)的大佛殿落庆供养会后的第二天,源赖朝听说了陈和卿的大名,想要见他一面,不料陈和卿以源赖朝“多断人命,罪孽深重”为由拒绝与他会面。源赖朝闻后不禁落泪,将自己穿过的盔甲送给了陈和卿,以示今后不再动刀兵。晚年的陈和卿剃度为僧,法名和空,后来退出了东大寺的工程,不知所踪。
       平氏灭亡后,平重衡在押往奈良途中被斩首。平重衡有“牡丹花”一般的武将之称,擅长琵琶、笛子、和歌,在宫廷女性之中有着很高的人气。这位贵公子在军事上也颇有天分,率领平氏军多有胜绩。史书《愚管抄》记载说,平重衡之妻藤原辅子,在重衡被俘后寄住在姐姐家里,押送重衡的队伍竟然恰好路过了她的门口。平重衡看见妻子,感叹生命将尽。押送官特许辅子为平重衡换上小袖,整理衣冠,这才从容赴死。路人见之,无不动容。
       永禄十年(1567)年,东大寺大佛殿再次在战火中烧毁。东大寺现存的镰仓时代建筑,只有南大门、钟楼、开山堂等等屈指可数的几座而已。
东大寺南大门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奈良,东大寺,平清盛,平重衡,重源,源赖朝,陈和卿

相关推荐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