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出租车司机被指玩“滴滴”酿车祸,乘客面部缝17针

澎湃新闻记者 陆兵 张婧艳

2014-11-11 10: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11月10日, 上海东方医院, 受伤乘客刘先生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休息, 他的妻子在一旁陪伴他。 澎湃新闻记者 刘瑾 图

       11月9日,网友“kpipi7”在网络上发帖称,上海胜辰出租车公司的一名司机在载客途中操作“滴滴打车”,导致车子撞上高架护栏,造成乘客毁容。
       澎湃新闻记者于11月10日下午联系到发帖人孔女士。孔女士表示,当时车上的乘客就是她的丈夫刘先生。据刘先生回忆,当时车子行驶至杨高南路立交桥附近,司机在一边开车一边操作“滴滴打车”的订单,以至于注意力分散,撞上高架桥的护栏上。
       而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则称,事故发生的一瞬间,自己并没有去操作“滴滴打车”,只是当时的车速实在太快,同时高架分叉口并无指示牌,他的车子开过了头。当他发觉时,打算快速换道,因猝不及防撞上了高架护栏。
       滴滴打车相关负责人称,该公司有明确规定,不允许司机在行驶过程中操作滴滴打车软件。不过,该事故的王师傅表示,在行车过程中自然不会去操作打车软件,只是手机屏幕会一直亮着,时而会有一些语音信息,不少司机偶尔会下意识的用眼角的余光来扫一下,这已经是出租车司机的通病了。
乘客: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退订单
       昨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在医院外科的病床上看到,刘先生头上绑着绷带,右手还在输液,他在病床上讲述了事件经过。
       11月4日早上,刘先生本打算到上海虹桥机场搭乘飞机到深圳出差。他在5时42分用“滴滴打车”叫了一辆出租车。刘先生坐上副驾驶室后,就把大背包抱在胸前。
       当刘先生提出要付现金时,司机王师傅就提出退还“滴米”的要求,刘先生也表示无异议。“我同意后,他就一直边开车边在进行退‘滴米’的操作,看起来太危险,我提醒过他。”刘先生称。
       刘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司机在进行退“滴米”的操作,导致注意力分散,还差点撞上前面的集装箱卡车,“这时我就提醒他别玩了,等我下车再退吧。”
       “我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由于太累了,我就挨着椅子眯了一会儿。”刘先生说,车子大概行驶了几分钟,到了杨高南路外环路附近,当时车子从南向北行驶,车子准备打算绕过杨高南路立交桥的大转盘驶进外环A20道路。
       “他当时左手点着屏幕,右手握着方向盘,车速很快,当车头已经超过了那个进入外环路的转弯口,他突然意识到后左手急忙回到方向盘一转,可是已经没角度可以过去了,车子直接狠狠地撞在高架凸出来的三角护栏上。”刘先生表示。
       “车子的挡风玻璃全碎了,我的眼里也进了玻璃碎片,看到车前盖开始冒烟。我当时担心车子会炸掉,就丢下包裹夺门而出。”刘先生说自己下车后,使劲睁开受伤的左眼,拨打了110。他坦言,当时他和司机的意识都已不在清醒状态,司机在车子里也“蒙掉了”。
司机否认玩手机称只是车速快
       事发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已经开车18年,他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当时并不存在疲劳驾驶的问题,刘先生是他当天接到的第一单生意。
       王师傅表示,刘先生上车后提出要付现金,就打算要求他退回“滴米”。客人上车不久后,取消订单,退还“滴米”的操作就已经结束了。“退‘滴米’只需要几秒钟的操作时间,稍微点几下屏幕就可以了,不会拖得很久,发生车祸是之后的事情。”
       他称,一般有乘客上车,系统不会接收新的订单。在高速行驶的状态下,不会去铤而走险玩手机,当时只是在等红灯时稍微留意一下。
       在事故的一瞬间,王师傅承认,当时车速过快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他回忆起,以前该立交桥的分叉口是有路标和指示牌的,当时行驶过程中并没有看到,同时车速太快,车子超过了应该要转弯的分道口。“我当时就打动方向盘尝试转弯,当我发觉时已经来不及了,之后就撞在护栏上。”
       目前,刘先生伤势较重,头目、面目共缝了17针,鼻骨骨折,眼角膜划伤,肋骨由于受到巨大的冲击有明显的疼痛。司机的右手大拇指、食指骨头撕裂,目前在家中养伤。
       王师傅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他自己应该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是由于自己的疏忽造成了乘客的受伤,为此,他共付了1.2万的医药费。“6号那天,我拿着水果去医院看望刘先生,不过他并不愿意见我。”
开车时瞄手机已成司机通病
       滴滴打车一负责人回应称,据其调查,司机于当日凌晨5时50分50秒取消订单。该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记者强调,车祸发生前,司机就已经取消订单。
       此外,上述负责人称,该公司有明确规定,不允许司机在行驶过程中操作滴滴打车软件。“滴滴打车”司机客户端内置操作指南也将对司机操作行为作出规范,要求司机应当在安全停车情况下使用软件接单,并且,滴滴打车的内部信息发布体系会通过滴滴打车软件进行短信推送,也会推送语音提醒。
       该负责人表示,这件事情会成为滴滴的案例,告诫司机在驾驶途中使用手机的危险性。并且,滴滴打车也会在技术上不断优化,但目前无法通过技术实现乘客上车后就停止向司机推送新消息的功能。
       王师傅承认,如今打车软件已成为出租车司机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司机在行车过程中不会操作打车软件,但偶尔会下意识用眼角余光来扫一下,这已经是出租车司机的通病。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滴滴打车,打车软件,胜辰出租车
热追问

不改名字就黑名单2014-11-11

包括滴滴打车在内,是作为技术改变生活方式的一个例证。抛开司机因为打车软件分心引发车祸不提,大多数人还是会觉得,这个新事物给人们带来了便利。回到新闻中提及的因打车软件导致的车祸,出租车属于服务行业,在服务过程中,司机还是应该保持高度集中,乘客坐上你的车,你要为别人的安全负责。
  在行车途中关注打车软件上的生意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处理呢?我走在街上经常看到,红绿灯的时候,有不少私家车主都是低头划擦着屏幕,就算红灯转绿灯了,还有的司机单手操持手机忙着微信发语音。智能手机的发展影响了所有人,可是开车时能用手机吗?交规好像没允许过。那么如果司机用了手机导致车祸谁负责呢?我个人认为,司机全责。
  至少我见过的手机客户端,没有用“请在开车时使用”来宣传,可大家就是喜欢在右手还握着方向盘的时候,左手忙着斗地主。这样发展下去,无人驾驶汽车应该很快能被推上中国市场。咱们都需要开车看手机,索性不要司机了。
  从前我出门采访打车的时候,遇到许多出租车司机,车内安置着三四台手机,装着不同的打车软件,整个行车途中软件发声没有消停过。我问司机,为什么你要这么多打车软件接生意啊?司机说,小朋友,你不知道,公司要交“份子钱”,我睁开眼就得赚600,不然一天还是睡着别醒过来。
  在我的理解中,份子钱是不合理的,或者说太多的份子钱是不合理的。出租车司机其实是高危行业,工作时间长,压力大……凡此种种,出租车公司应该反思下,为什么份子钱要交那么多?也许我们的份子钱要给司机交各种保险,要用于公司工人的工资,但基数太大,司机就总是想着怎么多挣一点,老在开车的时候想,今天要600,开了550都认为人生太不公平。何必让大家都活得那么累?
  最后回到打车软件引发车祸的问题上,光靠司机开车时自律并保持高度集中不现实,有效的监管和严厉的处罚结合才是正道。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继续阅读

评论(2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