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为什么这么多中国孩子戴眼镜?

The Economist

2014-11-13 07: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经济学人》杂志11月8日发表文章 ,关注中国孩子的视力问题。文章称,这不是基因问题,而是社会问题。导致近视的最大因素就是缺乏户外活动。以下为编译全文,有删节。
       
中国青少年有五分之四是近视,这是一个社会问题。导致近视的最主要原因就是缺乏户外锻炼。 CFP 资料图

       在北京眼镜城一座四层商场里,顾客可以在买到各种颜色、样式、形状以及大小的眼镜,这个商场只有满满的各种眼镜店。每半个小时,顾客就能拿到一副符合自己视力情况的眼镜。这让人印象深刻,但中国戴眼镜的人越来越多,大多数新用户是儿童。
       上世纪70年代,16至18岁的青少年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是近视眼。现在,五分之四的青少年是近视,尤其是在城市中。其中五分之一是高度近视,即16厘米外的物体都无法看清。小学生中近视人数增长的最快,40%的学生是近视眼,近视率是2000年的两倍,而美国与德国这个年龄段的近视率低于10%。
       高度近视的发病率在整个东亚地区都较高,折磨着新加坡、韩国和中国台湾80%到90%的生活在城市中的年轻人。这并不是一个基因问题,而是社会问题。2012年的一项调查了1.5万名北京儿童的研究表明,近视与学习时间、阅读使用电子产品,以及较少进行户外活动密切相关。
       北京同仁医院的郭颖(音)说,这些习惯在高收入家庭中更为常见,这些孩子更有可能花费更多时间学习。在整个东亚,恶化的视力情况与收入和教育水准的上升是同时出现的。
       导致近视的最大因素就是缺乏户外活动。接触日光能够促使视网膜释放一种化学物质,减缓眼睛轴向长度的增加,而轴向长度的增加是导致高度近视的最大原因。
       文章援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伊恩•摩根的话说 : “不外出活动,集中用眼于近距离区域(例如写字与阅读),两种情况的结合进一步恶化了这个问题。但是如果儿童有足够的时间在户外活动,他们可以尽情学习而免于视力受损。”
       但是,中国与许多其他东亚国家并不看重户外时间。中国与澳大利亚6岁左右的儿童中近视率相近。一旦他们开始上学,中国孩子每天平均1小时待在户外,而澳大利亚孩子则是4小时。
       中国的学生通常会在午餐后被要求睡午觉,而不是在户外玩耍。然后他们需要做比东亚其他地区的孩子更多的家庭作业。孩子的年纪越大,在室内的时间就越多,这并不是因为中国的空气污染问题。
       近视通常与高收入与高学历相互关联,中国农村地区的近视则没那么普遍。根据卫生部的数据,三分之一的农村学生是近视眼,而一半城市学生是近视眼。但视力问题稍微有些不同。斯坦福农村教育行动项目发现,由于眼镜的价格,学校中糟糕的眼部保护教育以及相信戴眼镜会进一步恶化视力的错误观点,每6个农村近视学生中,就有一个不戴眼镜。
       当斯坦福给上千名学生赠送免费眼镜时,项目联合主仁斯科特•罗斯高说,可以发现拥有好视力对教育质量的影响高于改善饮食营养和提高教学质量。另一个研究表明,赠送学生免费眼镜能够像参加半年的补课班一样,帮助学生提高考试分数。
       对于这个国民问题,户外活动与免费眼镜都是便宜的补救方法,只需要有一些远见就够了。
       (编译 彭越,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为报道提供帮助)
责任编辑:郑洁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经济学人,眼睛,青少年,视力,教育,健康
热追问

舍不得2014-11-13

是否能户外锻炼这个事情,恐怕孩子自己做不了主。
  中国的教育很奇怪,它永远在试图用试题检测学生的学习能力。然而学习能力并非只是你用计算结果告诉我为什么两条线平行永不相交。我们可以看看过往各省市的高考试卷,不过简单或者容易的题目,它在这个社会的适用性为0。等你的孩子成长到娶妻生子的年龄,他没办法用勾股定理或者其他定理告诉别人承重墙为什么不能拆——尽管现在装修的时候,大家都在拆。
  应试教育持续了这么多年,表面上来看是因为大家暂时找不到比一考定终生的高考更有效的办法,实际上呢?各大高校能够自主招生,国外求学逐渐受捧,学习的方式并非局限于在学校里。可在21世纪,中国的学校仍然在给学生灌输一种莫名的观念,做题才是一切。一个小学生有更多时间低着头去解答“鸡兔同笼”的问题,他就有更大的可能变成近视。用眼总是要养成一个好习惯的。
  从恢复高考至今,中国的教育方向始终有问题,它不教育你单位里不发工资得向工会反应,它不教育你作文的本质是要说真话,它不教育你比尔·盖茨、韩寒、郭敬明、郑渊洁这些人书没读完挣得钱比用功读书的人多得多的本质原因,它就是一股脑儿地把所有的题目要求你做一遍,然后将这些惯性的解题思路用在一张试卷上,等到你们都能成为状元了,学校里的老师这一年的奖金就有着落了。
  孩子没有更多的时间安排户外锻炼,这必须怪教育。学校的操场是用来给腰鼓队的,学校的体育课是用来给语数外的,学校的德智体美劳是用来告诉你听老师话,好好学习,增强体力,保持试卷美感度以及不要作弊的。学校对老师施加的教学压力变相为老师施加给学生的课业压力,最后再转变为学生刺激家长的精神压力,这并没有结束,因为家长的压力最后会反馈到学生身上,“人家考90,你为什么考60”……好了,学生这辈子最倒霉。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1个回答

基本资料2014-11-13

整个东亚都是注重课内课堂应试教育,唯分数马首是瞻。透过日本电影和日剧《皱颜》,看到连个高中生物老师都那么搞教学的时候,大概在这方面日本可能要稍微好点,毕竟日本国产科学家可也是走在世界前茅的。
而这种应试教育,要在此种试验中取胜,毫无疑问需要做大量的练习和课题作业,上过学的都知道。
这种教育模式下的结果一方面使得学生的创造力及想象力在题海拼杀的12年里被杀的一干二净,同时培养出来的是听话的如北大学者钱理群老师所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上过学的都知道,在缺少交流和激情的学习过程中,团队合作能力的训练少的就和实验科学一样可怜,有些人离开了课堂就什么都不是了,体质虚弱,到了大学一体测就是不及格,我些人离开了教科书就不知道什么是科研了, 到了研究生阶段还是处于拾人牙慧般的死记硬背。
(⊙o⊙)…,好像跑偏了。我想说的其实是,过度的压力和使用眼睛会和超负荷的书包一样把孩子压垮,把他们视力拖垮。很多高中校长都把升学当做了第一指标,在这里说一个亲身经历番外篇:我在上学的那个县级中学,当时和我同届的有几个有望考上清华北大的男生比较特别喜欢踢足球,每逢周末或者体育课都会去撒个野。但是到了高考前最后一个学期,校长出于他们怕出意外的人文关怀而把学校仅有的一片足球场给改造了,改造成了篮球场,以防止他们在高考前弄伤了自己,
好在当时他们也没有别的兴趣爱好,直接导致那一年,第一个清华北大都没有,如今他已成为了当地的教育局长,好在当年我既不是尖子生而且并不喜欢足球(喜欢打篮球)。
所以至今都很,感激他。谢谢

相关推荐

评论(1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