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巨贪”马超群:常炫耀“道上”朋友,贪腐细节惊呆纪委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付珊 发自河北秦皇岛

2014-11-15 10: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马超群正成为中国“小官巨腐”的一个样本。
       11月12日,新华网一则报道备受关注。该报道称,今年以来,河北省纪检监察机关加大办案力度,坚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一批“小官巨腐”案件也被查处。其中,某市一涉嫌受贿、贪污、挪用公款的官员家中搜出现金上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贪腐程度令人触目惊心。
       《中国日报》官方微博随后引述河北省纪检机关的消息称,该省搜出1.2亿元现金的科级干部为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目前马超群正在接受调查。
       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查证,马超群2012年已升任副处级干部,被调查之前,其头衔为秦皇岛市城管局副调研员,兼任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职务。
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案家属称当事人被冤枉,1.2亿现金是嫌疑人父母多年积攒所得。图为马超群母亲张桂英和马超群弟弟前妻孟秋红称钱都是多年入股做生意房产收租等所得。澎湃新闻记者 李坤图

       11月13日晚,马超群母亲张桂英出面接受澎湃新闻等媒体联合采访时辩称,现金、黄金和房产手续均从自己家,而不是马超群家搜出,且均为自己和已故丈夫马秉忠所有,家里其余人完全不知有这笔现金。
       张桂英表示,被搜出的巨额财产系老伴做生意合法所得,房产也和马超群无关,但其无法提供相关证据。
       针对张桂英所述,秦皇岛市检察院隔日(11月14日)上午向法制晚报记者确认,目前马超群案正由秦皇岛市的检察机关侦办。
       对于马超群母亲所称巨额财产和马超群无关,为马超群“喊冤”一事,秦皇岛市检察院回应称,如果没有掌握相关证据,不会对马超群采取相关措施,“我们的侦办工作都是按照法定程序进行的。家属说马超群与巨额财产无关,怎么可能?”
       与此同时,秦皇岛市纪检机关也对此作出回应:相信证据,会用事实说话。
纪检机关在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房子中搜出来的大量金条。 

       此前,马超群在北戴河区的水务系统浸淫17年。
       11月14日,澎湃新闻走访了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多位职工,受访者均表示出了对马超群的愤怒之情,认为其嚣张跋扈,爱打人,随意克扣职工奖金。更甚的是,马超群曾派人烧铸砍刀,并置放在后车厢中。
       据张桂英称,自2014年2月12日晚马超群被秦皇岛市检察机关带走后,马家目前已有7口人先后被秦皇岛市检察机关带走。其中,马超群的妹妹马青茹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已被秦皇岛市检察机关批捕。
马超群母亲:钱、金条和房子为丈夫合法所得      
       马家有三兄妹,马超群是长兄,马重群排行老二,马青茹排行老三。三人此次均涉案。
       除此之外,马家涉案的人员还包括马超群之妻张丽焕、其子马唯贺、张丽焕的亲姐姐张丽红、马重群前妻孟秋红以及孟秋红的姑姑孟丽娟。其中,孟秋红已于今年4月取保候审。
       11月13日晚,在秦皇岛市一酒店内,马超群母亲张桂英和孟秋红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辩称巨额财产均从自己家里找到,且除自己与丈夫马秉忠之外,其余家人都不知有这笔钱的存在。
       今年71岁的张桂英称,现金和金条均为其丈夫多年独自合法挣得。张桂英说,马秉忠曾经在山海关医院做过大夫,后自己开诊所。她与其丈夫马秉忠结婚以来,马秉忠也一直在用不同的方式挣钱,如在秦皇岛做旧城改造期间,倒卖房产以挣差价;早年,马秉忠与朋友入股开了一个矿,有至少6000万的盈利,是这么多年里比较大的一笔收入;再如,投资餐厅、对外放债等方式。
       张桂英说:“(这些)都是合法的收入来源。老头不愿存,放在楼上的衣帽间。”
       不过,张桂英称其并不知道钱和黄金的总数目,亦不清楚家里的房产具体有多少,媒体所报数目张桂英也是从检察院获悉的。
       孟秋红亦称,除张桂英和马秉忠二人之外,家里其他人都不知道老人家里存放着巨额的现金和金条。
       孟秋红告诉澎湃新闻,马秉忠为人很谨慎,比较大男人主义,平时他负责挣钱。对于为何要在家中存放这么多的现金,张桂英则称,马秉忠从不愿把钱存银行,因为他认为把钱借给其他人比存银行能获得更高的利息。
       澎湃新闻向孟秋红提出能否介绍曾与马家有生意往来的人予以采访,但其没有提供能够证实他们所述的证人。孟秋红解释说,她担心亲戚朋友若站出来接受采访会受到牵连。
       11月14日,多名北戴河供水总公司职工对澎湃新闻称,他们知道马秉忠生前自己开了一家小诊所,但对其它与他相关的生意来往毫不知情。
马超群被带走当晚,其母连夜转移财产
       11月13日晚,张桂英回忆,张丽焕曾告诉她,今年2月12日晚,有至少200人在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办公楼外的大街上,包括有持枪特警,把马超群带走。
       孟秋红称,当晚,在她经营的渔场外,也出现了至少100人,进入她家进行搜索,并带走前夫马重群。
       张桂英表示,大儿子马超群被带走当晚,她接到了其打来的电话,称自己被抓。张桂英称,当时她很害怕,担心老伴去世了,自己说不清楚,于是让自己的女儿马青茹、马青茹的儿子帮忙将放置在衣帽间里的财物搬去家里另一套房子里。
       张桂英称,当晚,两辆车运了40多个箱子、书包等。运送时,家人亦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根据张桂英向澎湃新闻出示的北戴河区人民检察院查封/扣押财物、文件清单,检察机关今年曾分数次向马家下达查扣清单。
       其中,2月15日下达的查扣清单的多为手机、钱包等物品。2月25日下达的扣查清单显示扣押了12张银行存折、64张银行存单及现金476.13万元现金、美元20捆、金条1.15千克及首饰若干。
       值得注意的是,3月18日的清单显示扣押了2个工艺品、42.8452万美元、9002万人民币、34.3千克工行黄金、1500克银条、及手链项坠等饰品若干。
       张桂英未说明是否还有其他查扣清单。
马母辩称只为马超群买一套房,与职工所言相左
       针对记者追问的68套房产问题,张桂英辩称,6年前,马秉忠患了癌症,于2012年10月过世。得知自己身患癌症后,马秉忠思虑着女儿马青茹很孝顺,决定让其为父母打理房产,把其中部分房产转到马青茹的名下。
       当记者追问转给马青茹的具体房产数额,张桂英表示不清楚。张桂英称,她和马秉忠多年里有记账的习惯,但账本已被检察机关收走。
       张桂英向澎湃新闻出示的检察院扣押清单显示,马超群亲手办理交纳房款手续的房产就有两套。
       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张桂英称只为马超群买了一套房。
       孟秋红则称,家中在北京有7套房子,包括北京三里屯附近的一家公寓式酒店和崇文门附近的6套房产。
       曾与马超群有深入接触的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干部王鸿(化名)对澎湃新闻表示,在房子数量上,和他过去听闻的相符。王鸿还表示,在北京的二环,马超群家有一套四百平米的门市房。
       王鸿告诉澎湃新闻,在秦皇岛的崔各庄村,马超群也有一套自盖的别墅,占地20亩。而建房子的钱,马超群分文未出。“这是利用手中权力,吃拿卡要的。”王鸿说。
       而一位接近检察院的知情人士透露,马超群事发,房产或为导火索之一。
       据新华社报道,秦皇岛当地有人士表示,马超群案发,是因为他多年来大肆敛财,导致民怨沸腾。
       新华社的报道称,导致马超群落马的直接原因是,一家大企业在秦皇岛市建设一座高级酒店,马超群伸手向酒店要钱,被索贿的酒店无奈只得“从命”;但马超群收钱后嫌少,第二次又向酒店索贿数百万元,其索贿过程被录音。录音资料随后被举报到有关部门,导致其案发落马,多年来的贪腐敛财黑幕也被揭开。
       上述接近检察院的知情人士则向澎湃新闻透露,2013年,该酒店开业。开业之前,酒店需要供水,便找到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承包这项业务。在酒店应给付的供水工程资金外,马超群还要求酒店额外支付“另一笔钱”。酒店方与马超群进行一番讨价还价后同意用建材来折抵。
       这些建材恰能用在马超群于秦皇岛崔各庄村正在盖的别墅,占十亩地。
       该知情人士称,马超群多次派职工向酒店要各种建材,共要了价值六七十万的建材,但酒店的供水工程依旧没有做完。
       该知情人士透露,无奈之下,酒店找到秦皇岛一位市领导协商此事。之后,马超群更甚,要求酒店负责人给他在北京买一套房子。酒店负责人只有向集团汇报此事,集团因此向河北省领导举报了马超群的索贿行为。
马超群浸淫水务系统17年,在职工间口碑差
       马超群于1967年出生,因其身高只有1.62米,秦皇岛人都称其为“马矬子”。1985年,马超群在秦皇岛市城市公用事业局参加工作,之后逐渐当上行政处副处长、处长。
       1997年,马超群进入秦皇岛市自来水总公司北戴河分公司任经理职务,几年后升为秦皇岛市自来水总公司总经理助理,并继续兼任北戴河分公司经理。
       这时,他算是一名“高配”干部,时常在开会时称自己代表总公司。
       2005年10月,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购买了秦皇岛市自来水总公司50%的股权,成立了秦皇岛首创水务有限责任公司。此时,马超群任秦皇岛首创水务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兼北戴河分公司总经理。
       2011年1月,北戴河分公司从总公司独立出来,从原来的下属单位,晋升为与秦皇岛首创水务有限责任公司平级的北戴河供水总公司,为市政府独资的国有企业,马超群任总经理。
       2012年,马超群提拔为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副调研员,级别升为副处级,并继续兼任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
       从1997年起至今年2月,马超群在水务系统浸淫了17年之久。
       澎湃新闻采访多名北戴河供水总公司职工,谈及马超群其人,受访职工均表示愤怒。
       “他在这里民愤特别大。每个月的奖金一定会扣,很少有职工能拿到全额奖金。他想扣你,就能找到理由。”一位已经退休的职工对澎湃新闻说。
       这位职工举例称,其把院子打扫干净后,马超群来视察,恰巧一片落叶掉在地上,马超群便以此为借口,克扣了该职工该月的奖金。
       “这些都是小事,是平常生活当中的事情。”“你不信去问厂里的员工,没有一个人说他好。”其他职工如是说。
       “尽管他有这么多钱,也很爱贪小便宜。”王鸿对澎湃新闻说。据其透露,马超群在秦皇岛的联峰山下盖了一个院子,在院子里专门派几位单位职工,帮他养鸡鸭鹅等家禽,也种菜,再把家禽和菜卖给单位食堂。这其中,马超群几乎不花任何本钱。至于喂家禽的饲料,王鸿说,马超群派职工去饭店等地方拿潲水,还要去菜场捡剩菜叶。
       “他办任何事情都不花钱。”王鸿说,自己作为马超群身边的职工,曾帮其买衣服和鞋子,马超群从未还钱。
       王鸿称,马超群也曾让下属买了不少药放在家里,把吃不完的药便送去其父亲的小诊所里卖。
       王鸿还举例,2012年以后,马超群当上了秦皇岛城管局副调研员,过年时,城管局给领导送去米面油和两百元的慰问品,马超群让其司机去代领。城管局也会给司机送一份慰问品,但马超群会把司机的这一份也拿来,据为己有。
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工作过的北戴河供水公司。  澎湃新闻记者 李坤 图

曾向职工们炫耀,上级领导也要敬他三分
       澎湃新闻在北戴河区采访过程中,多位北戴河供水公司职工向澎湃新闻表示,马超群容易暴怒,经常打人。
       马超群在上学读书时,经常和人打架。王鸿告诉澎湃新闻,马超群的左脸上有一道长达7公分的疤痕,这就是读书时打架留下的。
       据北戴河供水总公司一名员工介绍,他曾亲眼看到,一个司机因迟到,被马超群在车上抡拳打。另一位员工告诉澎湃新闻,另一个司机晚上去机场接马超群,因大雾而迟到,被马超群揍了一顿。还有一个一米八大个子的司机,被马超群跳起来打了几个耳光。
       一位马超群过去司机的亲属告诉澎湃新闻,做马超群的司机,时常需要24小时连轴转,白天开了一天,有时晚上需要帮其上北京办事,通宵回来后,第二天继续工作。
       这位亲属回忆道,司机下班后,有时身上会带着伤痕。这位亲属记得司机曾告诉她,马超群喊他和人打架。
       王鸿告诉澎湃新闻,对上级官员,可以“专横跋扈”来形容马超群的行为。
       例如,2003年非典期间,时任河北省卫生厅一位领导来北戴河视察工作。他来到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后,马超群不让其进大门,并派人把该官员拽走。
       王鸿还回忆道,马超群曾与一位市委领导起了冲突。几天后,该市委领导却特意来到公司,在职工面前表扬马超群的工作。该领导离开后,马超群很得意,向职工们炫耀,上级领导也要敬他三分。
       “我和他(马超群)上市里开会,有些局长看到马超群在边上,赶紧跑了,就怕他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下不来台,领导见到他都头疼。”王鸿说。
       王鸿说:“为什么他能一直这么干?其中就一定有他不怕的道理。”
       王鸿告诉澎湃新闻,六年前,马超群经常在公司里派有技术的临时工制作管制刀具。王鸿曾亲眼在加工车间,看见制作道具的现场,工人用废弃的铁轨烧铸成长达七八十公分长的砍刀,烧铸的规模不大。当时,有位临时工做了几天后因害怕而辞职。
       王鸿说,起初,他以为马超群只是喜欢刀具,自己用来收藏。但之后,他发现马超群的车上总是放着几把刀。由于北戴河的治安管理很严,时常有交警检查路过的车辆,马超群后来不敢带刀了,就改为把两个拳头大的铁球和一根长垒球棒放在车后备箱。王鸿说,铁球和垒球棒也是他亲眼所见。
       值得注意的是,在张桂英向澎湃新闻提供的材料中,其中一份是对马超群的妹妹——马青茹的秦皇岛市公安局逮捕通知书,内容为:经秦皇岛市人民检察院批准,我局于2014年3月26日16时对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的马青茹执行逮捕。
       “为什么单位的职工都不敢对马超群怎样?是因为他身边总有一些社会上的人。”王鸿说,这些人时不时跟着他,隔三差五就来几个人。
       王鸿还记得,曾有一次,马超群当着他的面说:“你看,刚来的那小子,他吸毒,没钱了,我又给他了500。”
       在下属面前,马超群不忌讳这些,会和身边人炫耀他在“道上”的朋友。
       不过,根据马超群家属提供的逮捕通知书,马超群因涉嫌受贿于5月28日被秦皇岛市公安局北戴河分局执行逮捕。据秦皇岛一位政法界人士透露,马超群涉嫌的罪名中并没有“涉黑”一项,但有贪污、受贿和挪用公款。
       秦皇岛市检察院一名工作人员11月13日晚告诉澎湃新闻,目前案件还在侦办过程中,具体细节不便透露,等结案后,会向社会公布相关情况。
       马超群被带走后,秦皇岛市纪委多次找到北戴河供水总公司的中层干部谈话。
       一位参与谈话的中层干部告诉澎湃新闻,几次谈话会后,纪委官员感叹说:“就像听故事一样,没听过这样的人。”
       “我们开始就想着忍啊,八年抗战都过去了,咱们还不能忍吗?没想到8年之后他还没走,我们又想,十年动乱也就这么过来了,继续忍吧。今年终于到头了。”王鸿谈其曾经的上司禁不住连连摇头。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超群

相关推荐

评论(34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