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民警遇强拆:母亲被4壮汉架出屋,村支书称是帮“搬家”

澎湃新闻记者 徐其勇 邱萧芜 实习生 林雪霞

2014-11-17 16: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最近两个月以来,45岁的民警董继伟心里很痛苦。他觉得,身为警察,本该保护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可现在,他却连自己母亲的安全和财产都保护不了。
       2014年9月6日早晨,大病初愈的董母刘忠芳老人(68岁)被4名壮汉强行抬出屋外,眼睁睁看着自己住了40多年的老屋,短短几分钟就被强拆成一片废墟。
       “母亲遭遇暴力拆迁后,我多次与相关部门交涉无果,上交给村里的38.28万元财产损失清单也不见任何消息。”2个多月来,董继伟多次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求助。
       刘忠芳所在的重庆市大渡口区跳蹬镇石盘村村长鲜宏海向澎湃新闻承认,9月6日,他确实参与了强拆刘忠芳的住房,当时参与人员近30人。
       
医院里,回忆起被4壮汉强抬出屋的情景,刘忠芳老人痛哭。
       
4壮汉抬老人出屋强拆住房 
       9月6日上午9时许,重庆市大渡口区跳磴镇石盘村六社,还在睡梦中的刘忠芳被“咚、咚”的敲门声惊醒。前一天刚从医院出院的她还有些晕晕乎乎。“谁呀?”老人一边问着,一边去开门。
       刘忠芳告诉澎湃新闻,当房门打开,顿时惊呆了。屋外院坝里,至少有近30人,全是男子,看起来气势汹汹。她一眼认出,站在前面带队的是石盘村村长鲜宏海,一同前来的,还有村支书李波,其他人均不认识。 老人从未见过这种场景,心想事情不对劲,于是转身将门关上。还未等老人回过神来,门外有人大喊:“撞门噻”。随即,木门被撞开,6名壮年男子冲了进来。
       刘忠芳回忆,她见状大喊 “你们要干啥?!”但闯进屋来的壮汉们二话不说,其中4名男子一拥而上,分别擒住她的手和脚,强行将其抬到屋外院坝里的一棵树下;她继续反抗,四人再次将其抬至稍远点一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并招呼其他人看住。随后,4男子返回房里。刘忠芳这才发现,房子旁边早已停了两台挖掘机。原来,这帮人是来强拆她房子的。
       见此情景,老人想到屋子里还有自己辛苦积攒藏起来的4万元钱,便哭着哀求让其进屋把钱先拿出来,但没人理会她。刘忠芳告诉澎湃新闻,强行将其抬出屋外的4名男子,30岁左右,全是壮汉。在此过程中,有人还朝她背部打了两拳,鞋子也被弄掉了。
       伴随挖掘机轰鸣声响,刘忠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住房被强拆,很快,整个屋子变成了一片废墟。好端端的房子一下子没了,老人大哭。混乱中,她记得有人告诉她:“抬你出来都不错了,算是救你一命。”
       20分钟后,包括鲜宏海在内的现场人员丢下刘忠芳后全部撤离。见拆房者离去,刘忠芳赶紧报警,同时给儿子打电话。很快,民警前来,老人被带至附近的石盘村村委会办公室。随后,老人二儿子董继波赶来。
       澎湃新闻在刘忠芳居住地看见,土木结构房屋已被拆成一片废墟,衣服、床等掩埋其中。目击者鲜开华称,当时看见有4名男子分别抬住刘忠芳手脚,强行将其抬出屋子。几分钟时间,挖掘机就将房子强拆了。在澎湃新闻实地采访中,多名村民证实这一情况。
       刘忠芳二儿子董继波出示给澎湃新闻的一份统计资料显示,遭遇此次暴力拆迁,母亲家损失严重,除拿出了一部手机外,全部家当和粮食都被掩埋在了废墟里,被拆住房154平方米,包括其母藏在家里的4万元在内,共损失38.28万元。
       石盘村村委会主任鲜宏海向澎湃新闻证实了董继伟所称的上述拆迁政策说法。他说,9月6日,他确实参与了强拆刘忠芳住房,当时参与人员有村、镇及拆迁公司和公证处人员,近30人。不过,当澎湃新闻问及是哪家拆迁公司时,他称“记不清了。”
       石盘村村支书李波称,为协助镇政府尽快完成滨江路工程建设,村里只好帮助刘忠芳“搬家”(即暴力拆迁)。对于拆迁中造成的财产损失,已着手统计,待镇里相关部门确认。
        不过董继伟称,母亲房子遭强拆后,他按照村里要求将共计损失38.28万元的统计清单交给了李波,李答应让镇里解决赔偿事宜,可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董继波对澎湃新闻称,自父亲去世后,他一直陪伴母亲居住。8月28日,母亲患胃出血入住重庆钢铁医院治疗,9月5日下午刚回到家中休养。6日一早,他安顿好母亲之后,便如往常一样上班去了,没想到,一两个小时之后,自己的家已经不复存在。
       董称,其母在此遭遇中胃出血复发,腰部疼痛。6日下午,经当地警方协调,村支书李波答应将刘忠芳送至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同时垫付了4000元医药费。当晚,老人被转入重症监护室。
重庆大渡口区跳蹬镇石盘村,属于刘忠芳老人的住房已被强拆成一片废墟。
拆迁未谈妥遭遇强拆
       刘家缘何遭遇暴力拆迁?
       刘忠芳大儿子董继伟介绍,这一切源起征地拆迁。早在2012年,大渡口区政府决定修建滨江路三期工程,刘忠芳所在的跳蹬镇石盘村被列入拆迁征地范围。
       董继伟称,该村当时的拆迁政策是,凡户主或具有房屋继承权的居民均被列入拆迁补偿范畴,即每人补偿30平方米,并享受每平方减免500元即500元/㎡的优惠购房。依照此规定,刘忠芳的3个儿子均有继承权,即可享受拆迁补贴政策。
       刘忠芳有三个儿子,大儿子董继伟当警察,二儿子董继波顶替父亲在当地一家工厂上班,小儿子自谋职业。
       2013年4月15日,刘忠芳和三个儿子被村里通知前往签订房屋安置协议时,却被告之其大儿子董继伟无权享受补偿政策,原因是,他户口已被迁出了石盘村。同时,二儿子董继波与大渡口区征地办签订的房屋补偿面积也缩了水,由先前告知的每人30平方米变成了15平方米,优惠购买价格也由500元/㎡变成了1000元/㎡。
       因此,刘忠芳拒绝拆迁。其间,她多次向村、镇相关部门要求执行之前宣布的拆迁政策,未果。谁也没想到,9月6日上午,老人独自在家时,竟遭遇了强拆。刘忠芳说,强拆前,她未得到任何通知。
       11月14日,跳蹬镇征地办公室一张姓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针对拆迁,大渡口区政府统一制定了《征地补偿安置实施办法》,辖区相关征地部门原则上依照这一《办法》实施拆迁补偿。
       对于刘忠芳二儿子董继波拆迁补偿“缩水”事宜,他解释,征地办公室后来在复核材料时,发现董继波为轮换工(顶替父亲工作),根据《重庆市大渡口区人民政府关于修订大渡口区征地补偿安置实施办法的通知》规定,“住房安置对象的成年子女,因轮换(顶替)等原因,并转为城镇户口,经审核他处无住房,且长期居住在征地范围内,可以申请一个自然间的住房(含成年子女的配偶及子女),按建安造价购买,与原户主合并安置”。
       上述工作人员称,因此,征地办按上述标准对董继波重新进行了安置,即每人15平方米,优惠购买价格1000元/㎡;此前的《房屋拆迁安置协议书》中每人30平方米标准不符合征地政策,无效;至于刘忠芳房屋遭遇强拆一事,他称“不清楚,会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上级相关部门。”
       对这一解释,董继波并不认同,他称,所在村子里有多名跟他相同情况的轮换工,但签订的《房屋拆迁安置协议书》却是按每人30平方米安置房屋的。“既然是统一标准,就应该一视同仁,为何却对我有差别?!”董继波对此很疑惑。
       澎湃新闻查阅《重庆市大渡口区征地补偿安置实施办法》,其条款中明确规定:住房安置采取货币安置住房和统建优惠购房两种方式。被拆迁的安置户,在选择住房安置方式时,只能以户为单位选择其中一种方式,被征地拆迁农转非人员住房安置的人均建筑面积标准为30平方米。安置房建筑安装造价即为1000元/㎡。
       在《重庆市大渡口区人民政府关于修订大渡口区征地补偿安置实施办法的通知》中,同样有“轮换工无住房,且长期居住在征地范围内,可享受住房安置”等内容。该条例中,除未对该安置房面积大小具体规定外,其他内容与跳蹬镇征地办张姓工作人员说法一致。
       2012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就出台了司法解释,为规范办理房屋征收补偿非诉行政执行案件,要求政府强拆前须向人民法院申请,防止暴力拆迁。重庆炜林律师事务所律师熊柏林称,根据该司法解释,刘忠芳因安置、补偿等原因拒绝拆迁,应由当地政府向人民法院申请,由人民法院组织拆迁,而不是由其所在的村等相关部门强拆。
       “刘忠芳遭遇的属典型的暴力拆迁行为。”熊柏林称。
       刘忠芳对澎湃新闻称,自9月24日从医院出来后,居无定所,村子里有一居民外出务工,住房空闲着,于是,她被村里安排临时居住在这里;每天,她都会前往被强拆的老屋所在地瞧瞧,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何时能得到赔偿,还是个未知数。”刘忠芳一谈及自己的遭遇,就会流泪。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重庆,拆迁,暴力,民警

相关推荐

评论(16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