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格吉勒图母亲:每周三都去内蒙古高院,8年换了4任接访者

澎湃新闻 鲍志恒

2014-11-20 14: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这是一篇迟到的对话。2013年6月,河北王书金案(聂树斌案关联案件)再度开庭,呼格吉勒图父母李三仁、尚爱云在电视机旁潸然泪下,期待着案情高度相似的儿子——呼格吉勒图案的再审时刻。
       2013年9月,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家中,李三仁夫妇向澎湃新闻(东方早报)记者回忆了2006年以来申诉、上访、被截访的经历。
 
呼格吉勒图父母李三仁、尚爱云在家中回忆呼格吉勒图。  澎湃新闻记者 李云芳 图

       澎湃新闻: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尚:从2006年开始,每年的“两会”期间,我俩都去北京。就想碰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写信,想让他们把这个事情带到会场上,就是盼望有人重视一下。每年的3月份都去。
       今年(2013年)是2月27日出发的,28日到了最高法。我们这儿(指内蒙古呼和浩特方面截访人员)已经有4个人在那里等着。
       李:现在买票是实名制。我俩一买票,他们就知道了。所以我们上火车,不在呼和浩特上,我们去乌兰察布盟(吉林),在那里上车。
       尚:他们知道我们买了票,就派了三四十人在东站、西站守着。到了凌晨1点16分,我俩从吉林上的车。他们马上就给吉林火车站打电话了。知道我们进站了,4个人就一路跟到北京了。
       到北京,就把我们截住,不让走。我们到了最高法,填了表。轮到我们时已经是中午下班了,所以只能下午再去。结果,刚下来身份证就被他们扣住了,不让你出去。大巴车一直拉到久敬庄。全国各地的人都在那里。
       第二天就把我们送回来了。
       澎湃新闻:今年(2013年)开始跟踪、截访你们了?
       尚:每年都跟踪截访。前几年我们走得早,2月15号就走了。走得迟一点根本就走不了。
       澎湃新闻:你们说儿子的事情,他们怎么回答你们。
       尚:他们知道,挺同情。但是说没有办法,他们拿人家的工资,必须这样做。就是这么说。
       你说得再有理,天花乱坠,你去哪儿他跟到哪儿。
       澎湃新闻:他们是什么人?赛罕区的?
       尚:赛罕区的,我们这儿的街道办事处还有派出所的。

       澎湃新闻:每次去北京回来之后,政府或者法院的人会找你们吗?
       尚:没有人找我们,只有我俩找他们。政府、政法委、检察院、高院,没有一个人来我们家一次。
       澎湃新闻:你们去找,他们怎么回答你们的?
       尚:没有结果。就说正在办理着,有些事情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你们等着。
       就让我这么等着,一等就等8年。
       还要等。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个明确的说法。(叹气)
       澎湃新闻:都8年了,还去找他们吗?
       尚:一直去。每个星期都去。
       最开始的时候,高院的院长不接待我,我就拦他的车。每天去他家大门口,他8点上班,我7点就去站着。他看我闹得不行,以后就固定每个星期三安排固定的人接待我。
       从2007年开始,每个周三我们都去。
       起先是一个姓许的副院长,两年后他退休了,换成立案庭的庭长暴巴图,他接待了一年,又换成了萨仁副院长,萨仁接待两年,又调走了,现在是呼伦副院长。呼伦是(2013年)6月份开始接待的。
       高院的院长王维山走了3年了,现在是胡院长。
       王维山原来是住在高院后院的家属区。我每天都去等他,他最后没办法,才安排的。
       澎湃新闻:你每周三都去,雷打不动?
       尚:几乎是每周不落,除非是去了之后,他们有事不接待。就走了八年的冤枉路。
       我跟高院的院长说了,这是一条水泥路。要是一条土路,我俩都走出一条路了。
       澎湃新闻:他们是在自己的办公室还是在高院的接待室接待你?
       尚:刚开始许院长让我去过他的办公室,他们当官的办公室都在7楼、8楼。后来就不让我们上去了,就在一楼的接待室。
       澎湃新闻:态度怎么样?
       尚:态度可好了。就是时间拖得长。
       澎湃新闻:你们每次见到他们,都说什么?
       尚:每次都催他们,快给我解决。当年那么短的时间,两个月不到就把我儿子弄死了,现在8年了,时间已经足够长了,为啥这个事情不解决?
       他们给我说事情正在解决中,不是一个地方说了算。要往检察院、最高法院那儿报。一步一步的,肯定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快。
       澎湃新闻:每次都是一样的答复?
       尚:每次都是这样说。
       他没有别的说,具体办到什么程度,不跟我们说。
       澎湃新闻:
你每次去,能谈多长时间?
       尚:不等。要是不忙的话,也就是十来分钟。要是忙的话,就五六分钟。
       你说得他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还怎么说?
       澎湃新闻:每次都一样的回答,你们不生气吗?
       尚:生气的时候,我就骂他们,你们咋办事的?我儿子平白无故冤死了这么多年,现在都解决不了?哪个关口卡住了?你要是解决不了,你就写一个解决不了的书面说明给我,我找最高法院去。
       他就说已经给你在解决,不是不给你解决,已经推动在往前走了。
       澎湃新闻:
你们也没有情绪激动?
       尚:一开始情绪激动,拉过横幅、写过条子,都烂掉了。后来他们正是安排接待我们,我们一直走正规渠道。
       澎湃新闻:你们还找过政法委、公安厅、检察院、其他地方,他们的态度跟法院一样吗?
       尚:一开始我到呼市公安局信访处,还吵架。有的不讲理,就说我们处理不了。你去找比我们高一级的。我们就去找内蒙古的检察院、公安厅、政法委。
       检察院说你找法院去,到了公安厅,也要你找法院,就是推诿。
       去找政法委,他们说你要找哪个单位,我跟你开条子。我就反问他们,你说我应该找谁?你们是懂法律的人,我儿子的事,你们说该找谁?
       他们就说,那我们开个条子,你去找高院吧。
       2005年赵志红被抓住之后,我去找律师张娣要案卷。她说搬家,除了一张判决书(呼和浩特中院的一审判决书),啥都没有了。你相信不?谁都不相信。高院的判决书也是后来才复印出来的。
       刚开始去上访,没有判决书,没人接待你。2006年的时候,我们找苗立律师申诉,都不让她看材料。到现在也没看到一份材料。她也等了8年。
       太残酷了,不是8天,也不是8个月,是8年,你查什么查不清楚?就光知道让我们白天黑夜地等。
责任编辑:鲍志恒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再审

继续阅读

评论(3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