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格母亲:得悉再审当晚无眠,像极了儿子被执行死刑的前夜

澎湃新闻记者 彭发志

2014-11-20 19: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呼格吉勒图案的真凶认罪后,尚爱云的心再没一天是平静的。澎湃新闻记者 李坤 编辑 王嘉赓(01:25)
        月亮还是那样明澈,呼格吉勒图之母尚爱云的心境也还是忐忑,只是时间已经走过了漫长的18年。
       这是2014年11月19日的晚上。正躺在医院打点滴的尚爱云,突然接到律师苗立的电话,说呼格吉勒图案就要再审了,“明天上午八九点的样子,法院就会有人来。”
       尚爱云说,这一晚像极了18年前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的前夜。
       那晚,全家人都没合眼,整夜相拥而泣。
       这一晚,尚爱云则在想:再审决定书会怎么写呢,案子还要审多久……
       直到11月20日清晨,她老伴在家门口正面迎着了来送文书的内蒙古高院法官。
呼格吉勒图父母一同在家观看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 澎湃新闻记者 李坤 图

       呼格吉勒图死后,尚爱云将自己的人生分为了三个阶段:1996年至2005年,2005年至2014年11月19日前,2014年11月19日之后。
       第一个阶段占据了尚爱云的9年。那时候,她内心笃定呼格吉勒图不会杀人,但她确实拿不出证据,到处“说理”没人听。
       第二个阶段始于赵志红的出现。这个被称为“微笑杀手”的嫌犯在2005年4月主动供认自己是呼格吉勒图案的真凶后,尚爱云的心再没一天是平静的。
       这些年,她和老伴无数次辗转于内蒙古和北京的政法机关,直到体力已不再能支持他们每俩月赴京一次。
       2014年11月20日,当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再度来到尚爱云家时,她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平静。除非电视上突然插播有关呼格吉勒图的新闻时,她才会立即放下手中的活,示意身边的人都安静,恨不得刻录下电视上说的每一句话。
       一张网上流传甚广的新闻图片是她在接过再审决定书时的泪眼,但她说,除了那一刻实在没法控制住外,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平静的,“没经历过的人不知道,18年的等待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澎湃新闻:如果没有赵志红的出现,你为什么相信呼格吉勒图不是凶手?
       尚爱云:出事的时候,呼格吉勒图才18岁,刚工作一年,在烟卷厂。那时候是真的小啊,可能还长着个子呢,也没女朋友。我儿子当时是去报案的,后来公安说是他杀了人。
       我就是不信,为什么呢?呼格吉勒图是我儿子,我了解他,他从小就不爱说话,胆子小。怎么敢杀了人还去报案?
       澎湃新闻:参加当年的庭审了吗?
       尚爱云:去听了,那个法庭好大。呼格吉勒图戴着铁镣,脑袋压得很低,他说的许多话,我都听不到。但我知道,他说自己是冤枉的。
       休庭后不久,法官就回来宣判了,说是死刑立即执行。法官问他上诉吗,他说“上”。这个字,他说得很大声。
       他被法院的车带走的时候,我一路追。隔着玻璃,我看着他,喊他的名字,他的脸上全是眼泪。后来法院的车开走了,我晕了过去。
       呼格吉勒图行刑前一天晚上,我们一家人一宿没睡,抱在一起哭。
       澎湃新闻:那时候就开始去司法机关反映情况了吗?
       尚爱云:没有。一开始的九年,我说呼格吉勒图没杀人,谁信?我找人说理,没人理我。
       澎湃新闻:直到赵志红的出现?
       尚爱云:是的。2005年4月,我老伴正好刚做完手术回来,一个邻居跑来跟我们说前几天有个重刑犯过来指认现场,该不是就是呼格吉勒图的案子吧。我当时就说,肯定就是这事儿。
       后来我还跑到烟卷厂附近问,大家也都说有警察押着那个犯人来过,就是赵志红,个子小小的、光头。
       老头的手术伤口还没养好,我们就开始去反映情况了,公安、检察院、法院,都去过。第二年开始去北京。
       澎湃新闻:这些年还去北京吗?
       尚爱云:去,但以前都是俩月去一次,现在真的跑不动了。我今年62岁,老头72岁,身体也不太好,改成一年去两次。后来听说案子在内蒙古高院处理,我就每个星期都去问问情况,接待的人总说“再等一等”。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得知再审消息的?
       尚爱云:前段时间就有媒体在说了,但也没个准信。昨晚(11月19日),苗律师打电话过来,说内蒙古高院决定再审,法官今天就会上门。
       澎湃新闻:听说再审的消息后,昨晚睡着了吗?
       尚爱云:几乎没睡。就像18年前呼格吉勒图行刑的前一晚一样。
       昨晚,这些年的事一幕幕地在我心里过,也在想这再审决定书会写什么内容,心里没底。
       澎湃新闻:现在呢?
       尚爱云:现在反倒平静了。
       澎湃新闻:但早晨在接过再审决定书时,你还是哭了。
       尚爱云:我以为我不会,但确实没忍住。18年前,我和老头还在上班呢,现在呢,大儿子和二儿子都有了自己的家庭。我和老头两个住,还是老地方。
       18年啊,小伙子,没经历过的人不知道,18年的等待意味着什么。太漫长,老头的头发已经全白了。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呼格吉勒图 再审

相关推荐

评论(1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