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想再当个人”: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30周年

澎湃新闻实习生 董牧杭

2014-12-03 16: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化学工业灾难
       1984年12月3日凌晨,印度中央邦博帕尔市(Bhopal)贫民区附近的博帕尔农药厂发生氰化物泄漏,时至今日,已经至少造成了2.5万人直接死亡,55万人间接死亡,20多万人永久残废,而幸免于难者几乎都有呼吸问题,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这是整个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严重的化学工业事故。直到今天,在该农药厂周围地区依然有明显的化学残留物,这些有毒物质污染了地下水和土壤,导致众多当地人生病,孩子、婴儿的状况尤为严重。
袋子中全部是遇难民众的尸骨
       博帕尔是印度重要的小麦产区,农业是所有经济后发国家的命脉。在中国进入三年自然灾害的同时,印度政府也为了解决十亿人口的口粮问题掀起了农业“绿色革命”,于是大量化工厂被兴建,博帕尔摇身一变为一个新兴的工业城市。美国最大的化工公司之一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Union Carbide)在此时提出的开办杀虫剂农药厂的建议理所当然地被印度中央政府采纳了,于是1975年,一座具备年产5000吨高效杀虫剂能力的大型农药场正式开始运营,它属于UC旗下的联合碳化物(印度)有限公司(UCIL),所用主要原料是一种被称为异氰酸甲酯(MIC)的剧毒液体。
       这种液体沸点只有36-39℃,本身具有挥发性且易燃、易爆,燃烧时会产生氰化氢与氮氧化物等剧毒气体。只要有极少量短时间停留在空气中,就会使人感到眼睛疼痛,若浓度稍大,就会使人窒息。
事件中死去的儿童,这张照片曾经震撼了整个世界。
       
在博帕尔农药厂,这种曾被纳粹用来毒杀犹太人的剧毒化合物被冷却贮存在一个地下不锈钢储藏罐里,整整有45吨。事发当晚负责交接班工作的奎雷施也不得不承认,“每个人都知道储藏MIC意味着要面临很大的危险。所以没有人敢管理大量的MIC气体,也没有人敢长时间地储藏它。”
       在该公司例行的日常保养过程中,由于工人失误,导致有水流入到了装有MIC气体的储藏罐内,这是储藏罐不能承受储藏槽内骤升的压力而发生爆炸的直接原因。3日午夜0时56分,伴随着一声巨响,毒气直冲云霄,形成蘑菇状气团,并迅速扩散。农药厂在数分钟后关闭设备的措施丝毫不能阻止泄漏的30吨毒气迅速扩散。数百人在睡梦中就被悄然夺走了性命,3天之内,当地有3500人死亡,印度医学研究会的调查数据则显示死亡人数至少在八千以上。
       与博帕尔地区星罗棋布的工厂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那些寥寥可数的医院以及医疗人员极差的专业素养,这也是导致伤亡人数如此众多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街上成群结队等待治疗的受害者
25年之后的判决:历史上最慢的第一步
       更加让人愤怒的是,灾难发生后,该公司非但没有对当地居民做出任何警告与建议,反而试图把灾难的严重性和影响故意说得轻微些,即使灾难过后的几天,公司负责人捷克森布朗宁仍旧对外强调这种毒气“仅仅是一种强催泪瓦斯”,这种口径在他们得知已经有数千人死亡之后依然没有改变。而这样说唯一的理由,居然是他们认为这样有助于维持公司的良好形象。
       1999年8月,陶氏化学公司(Dow Chemical)与UC合并,成为全球第二大化工厂,同时也给了他们名正言顺的“洗白”借口。该公司主席于2002年厚颜无耻地声明道,“我无权对十五年前一个我们从未运作过的地方和从没生产过的产品负责任”。
       2004年12月3日,BBC播出访问片段,一名自称为陶氏化工代表的人宣布公司愿意清理灾难现场和赔偿死伤者,这使陶氏化工的股价在23分钟内下跌4.2%,市值约20亿美元。但此人实际上是恶作剧组织The Yes Men的成员,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让这场已经被遗忘了的灾难重新进入大众的视野中。
       2010年,印度一家地方法院终于对1984年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做出了姗姗来迟的判决,UCIL的8名印度籍高管被裁定因玩忽职守导致他人死亡,各自将面临最高两年的有期徒刑(其中一人已经死亡)。当天,就有数百名幸存者家属和环保人士聚集在法院周围,抗议这简直是荒谬的判决结果。而这迟到了二十五年的判决,也被环保组织嘲讽为“历史上最慢的第一步”。
维权人士和幸存者在DC门口组织的抗议活动
       而当时该公司的美国老板安德森曾短时间被捕,但很快就离开印度回国,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印度法院的审理程序中露面。印度政府为了引渡此人,至今仍与美国政府交涉中。UCIL在1989年向印度政府支付过4.7亿美元的赔偿金,但印度方面原本要求的赔偿金额高达150亿美元。因为毒气泄漏失去工作能力或者患上慢性病的受害者们因为这笔“数目巨大”的赔偿金,获得了1000到2000美元不等的赔偿,但仍有很多受害者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发起过无数次维权活动的印度民间团体,他们的抗议和演说一次又一次提醒着世人,控诉着UC的滔天罪恶,而在为这些受害者贡献了一份力量的无数人中,最特别的则是一位传奇的英国人——《人们都叫我动物》一书的作者因德拉·辛哈。
“人们都叫我动物”
       “我的故事是一曲捧腹笑着唱出的悲歌。如果你觉得故事太残酷,那是因为我述说的方式太过诚实。”这是2008年“英联邦作家奖”区域奖获奖作品《人们都叫我动物》的主角“动物”说的话。
《人们都叫我动物》书影
       而这个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维权运动,行走时必须四肢着地的“动物”的原型,就是一位在博尔毒气泄漏事件中被毁掉了脊椎的孩子。在1984年12月3日的夜晚,不知道出现了多少这样的动物,他们“曾经是个人”,他们不再被同类当人看。
       译者路旦俊先生在该书的后记中描述了辛哈传奇的一生。因德拉·辛哈的父亲是印度海军军官,母亲是英国作家,年轻时求学于英、印两国多所学校,最后获得了剑桥大学的英国文学学位。毕业后的辛哈投身广告业并取得巨大成功,被评为有史以来英国最出色的十位撰稿人之一。瑞士人阿拉斯泰尔·克朗普顿撰写的文案界的经典著作《全球一流文案》(The Copy Book)一书中对辛哈有专章介绍。
       然而在1993年,印度维权人士找到了辛哈,请他为修建一座医院捐款,这座医院的主要功用即是用来帮助博帕尔那些无辜的受害者。功成名就的辛哈由此了解到这件惨案的始末以及博帕尔地区的民生状况,于是他为了这座医院在《卫报》上刊发了一个特别广告,由之产生的轰动效应获得了大量捐款,而因此得以落成的医院迄今已经至少免费医治了三万余人。
       这次事件对辛哈的触动远远不止于此,他在1995年45岁生日时毅然决然地做出决定——放弃为他带来了巨大声誉的广告事业,并且要为博帕尔受苦受难的人们创作一部小说,要让更多的人了解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罪恶。经过十余年的努力,2007年他终于完成了《人们都叫我动物》,一举震惊了世界。
2009年,一位物理治疗师和博帕尔地区一个七岁孩子的脚。
       

阅读链接:
       在整个人类历史上,博帕尔事件被公认是“十大人为环境灾害”之首,其余九次事件都是因为人为的环境污染而造成短期内人群大量地发病与死亡,产生了世界范围的影响。所有这些残酷的悲歌,都绝不该被今天的我们遗忘。我们必须诚实地把那些伤痛完整地再次展露出来,为了铭记这些沉痛的历史,也为了缅怀那些可歌可泣的无辜死者,包括这些灾难造就的“我没想再当人”的“动物”们。
马斯河谷事件
       烟雾污染事件为数不少,但是比利时马斯河谷事件是20世纪有记录的最早的此类惨案。
       马斯河谷位于狭窄的盆地中,1930年12月,比利时气温反常,由于马斯河谷的特殊地理位置原因,在大气中形成了逆转层,这导致工业区内13个工厂排放的大量烟雾弥漫在河谷上空无法扩散,有害气体积存量迅速接近危害健康的极限。仅仅三天,就有上千人发生呼吸道疾病,一个星期内就有60多人死亡。
多诺拉事件
       1984年10月,美国宾西法尼亚州多诺拉镇的工厂排出的二氧化硫及其氧化物与大气粉尘结合使大气产生严重污染,造成5911人暴病,占到了全镇人口的53%。
伦敦的烟雾事件
       伦敦一直被称为“雾都”,1952年12月又被浓雾笼罩,本来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但这期间许多人突然患呼吸系统疾病,一下子住满了伦敦的各家医院。四天中,死亡人数较常年同期增加4000多人,事件后的两个月里又有8000多人死亡,致死原因是巨大的耗煤量导致事件期间粉尘浓度为平时的10倍,二氧化硫的浓度达到平时的6倍,在浓雾的特定条件下,形成硫酸,并凝在微尘上,从而形成了酸雾。而这酸雾就是致命的杀手。
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
       洛杉矶被称为“烟雾城”,大气质量之差可想而知。光化学烟雾是大量碳氢化合物在阳光作用下,与空气中其他成分起化学作用而产生的,洛杉矶在20世纪50年代至少有250余万辆汽车,日耗油量高达1600万升,大气中有大量汽车排放出的碳氢化合物、氮氧化物等废气,日光作用下极易形成以臭氧为主的光化学烟雾。在1952年12月的一次光化学烟雾事件中,洛杉矶市65岁以上的老人死亡400多人。1955年9月,短短两天之内,65岁以上的老人又死亡400余人,许多人出现眼睛痛、头痛、呼吸困难等症状。
水俣事件
       水俣是日本九州南部的一个有4万渔业人口小镇。从1939年开始,日本的氮肥公司工厂的生产废水一直排放入水俣湾。该公司使用了含汞的催化剂生产氯乙烯和醋酸乙烯,含汞废水被排出后被鱼食用,转化成有毒的甲级汞。人食用后就会产生一种怪病:开始时口齿不清,步履蹒跚,继而面部痴呆,全身麻木,耳聋眼瞎,最后神经失常,直至躬身狂叫而死。水俣镇受害居民至少有一万余人。
水俣病患者
神东川的骨痛病
       神东川为日本河名,流经农业区富川,河水主要用于灌溉农田。但三井矿业公司在上游开设了冶锌厂,向河中排放含有金属镉的大量废水,直接导致了1955年开始流行的怪病。死者全身多处骨折,身长逐渐缩短,直至死亡。
骨痛病患者
四日市事件
       日本东部的四日市自1955年起兴建了十多家石油化工厂,排放大量含二氧化硫的气体和粉尘。1961年,呼吸系统疾病开始在这一带发生,并迅速蔓延。1964年曾三天烟雾不散,哮喘病患者中不少人死去。1967年一些患者因不堪忍受折磨而自杀。1970年患者达500多人。1972年全市哮喘病患者达871人,死亡11人。
米糠油事件
       1968年日本北九州市、爱知县一带发生了严重的一种食品污染公害事件。患病者5000多人,其中死亡16人,实际受害者超过1万。用米糠油中的黑油作家禽饲料,引起几十万只鸡死亡。症状有眼皮肿、掌出汗、全身起红疙瘩,重者呕吐恶心,肝功能下降,肌肉痛,咳嗽不止,甚至死亡。主要污染物是多氯联苯。其发生原因是,生产米糠油时用多氯联苯作脱臭工艺中的热载体,因管理不善,混入米糠油中,食后中毒。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不是20世纪唯一的一起核泄漏事故,却一定是影响最大的一起。1986年4月26日,距前苏联切尔诺贝利14公里的核电厂第四号反应堆发生爆炸。事故发生以后,核电站30公里范围内的13万居民不得不紧急疏散,1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受到污染,其中乌克兰有1500平方公里的肥沃农田因污染而废弃荒芜。大量的婴儿成为畸形和残废,8000多人死于核放射有关的疾病。其对周围地区的环境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切尔诺贝利

继续阅读

评论(3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