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厅|“造乡”③西部乡村规划思考(中):千村千面

段德罡

2014-12-07 16: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在城镇化的命题下,如何营造乡村?(可于澎湃新闻站内搜索“造乡”,察看过往案例)
       有人将一些村庄的凋敝现状,归因于没有请专业人士进行良好的规划,导致产业、旅游等资源被滥用或荒弃。但实际上,即便在法律层面,《城市规划法》已在几年前变为《城乡规划法》,规划师真正面对乡村的复杂局面,也常感无奈。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段德罡老师,曾参与诸多西部的乡村规划,在10月底同济大学“第十一届中国城市规划学科发展论坛”上,他对自己参与过、观察过的乡村规划项目,以及西部乡村的典型现状做了一番总结,并对亲身参与的一个案例进行了深度解析。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其中的经验、教训以及障碍。澎湃新闻记者对此做了记录整理,并请分享者进行了审订。
       因字数较多,我们将讲稿分为上中下三篇发出。段德罡老师在这里主要分享了今年十一期间,与其他老师、同学们对村庄问题所进行的一次初步摸底,总结了乡村聚落面临的问题与矛盾。
       
村庄问题的初步摸底
       今年十一期间,我给研究生们布置了一个小作业,让老家在农村的孩子,假期回家转一转,了解不同村子的情况。以下是各位老师和同学,以及我本人,在此期间了解到的几个村子的情况。
       1、平利县太平寨村(调研者:黄梅老师)
       陕西省安康市平利县太平寨村,人口规模有500余人。2000年前后,由于撤乡并镇,村子搬离原址,并入城关镇。搬迁之后,老百姓有了宅子,但无田产。百姓脱离了耕地,生活来源无法保障。
       因生活所迫,村民做了不少破坏性的行为,如从事对生态环境破坏比较大的行业:在河边建砖厂、下河捞沙等。同时,由于人口迁移、村小撤并等原因,造成村落中公共空间衰败和公共资源浪费。

      2、渭南市孝南村(调研者:马远航)
      陕西渭南孝义镇孝南村,距渭南市区25公里,现在人口规模约2000余人,主要种植梨、黄花菜等经济作物,以及粮食作物。
孝南村区位图。
       通过走访,该同学发现,整个村子的老百姓缺乏凝聚力和自信心,并对周边村镇的良好发展趋势存在嫉妒心理。由于缺乏有效的引导,相对其他地方,这里的百姓更加盲从,看别的村子种什么,也跟着种。亦步亦趋、人云亦云的生产生活方式,导致村庄自身发展时刻落后于别的乡镇,并进一步影响当地村民的心理状态和社会风气。
孝南村现状图。
       3、渭南市马渡村(调研者:陈雷)
       渭南辛市镇马渡村,有1200余人。按这位同学的说法,这个村的文化遗产资源非常丰富,古时是渭北平原的重要渡口、重要的军事驻点和商贸集散地。但随着若干年来村庄的发展,这些被破坏得荡然无存。
马渡村区位图。
       近年来,由于村庄周边有大型基础设施建设,为了套取政府的拆迁补偿款,老百姓荒废农业生产,非法占地建房,导致村庄建设无序、管理混乱等问题。靠近城市的村民,思想相对功利,对村庄的价值缺乏明确认识。这个村庄还没有真正展开规划,新的问题就产生了。
马渡村现状图。
       4、兴平市马驹村(调研者:段德罡、王瑾老师)
       陕西咸阳兴平市马驹村。国庆期间,我和我爱人驱车前往这个随机选定的村子里做一些基础调研。为能了解真实情况,我们跟农民聊家常,帮一户农家干了一整天农活,在获得村民信任后,才开始询问这个村发展的真实现状。
马驹村区位图。
       调查结果有许多令我们震撼的地方,完全有别于我们平常从统计公报上看到的情况。通过聊天,我们得知,该户有五口人,一个奶奶,夫妻俩带着两个孩子。两个孩子在外面打工。算上两个孩子的收入,他们家一年有40万的收入(夫妻俩在农村养殖蛋鸡,年收入20万元以上;俩孩子在西安、咸阳上班,年收入各自接近10万元)。全村户均收入大约20万元。
       当地老百姓对国家的政策支持率和满意度都很高,认为国家好、党好。由于西宝高速征地的历史问题,当地老百姓对他们的土地看得比命还紧,对土地置换和土地流转的事十分敏感,三缄其口。他们乐于接受现代生活方式,并开始追求现代生活品质(各家纷纷购买净水设备来净化净水,称之为“纯净水”)。在我看来,这个村子除了环境形象需要适当改善、大量空置宅基地(房)需要整理以外,规划不需要为它做任何事情。
马驹村现状图。
       5、礼泉县官庭村(调研者:刘门)

       咸阳礼泉县官庭村北靠唐太宗李世民的陵墓,南面甘河,可谓“依山傍水皆阳”。这个村子现有2000余人,村民依靠种植果树、从事第三产业,户均年收入能达到2万元,但与邻近的袁家村相比,村民收入水平仍然偏低。过多“自上而下”的干预,抑制了村民自发生产的主动性。同样,当地的农业发展和农民收入,以及养老、教育等问题,迫切需要关注。
官庭村区位图。
官庭村现状图。
       6、岐山县杨柳村(调研者:谢留莎)
       杨柳村位于岐山县城南约5公里的五丈原上,村里纵横一共11条街道,南北3条,东西8条,是宝鸡市远近闻名的“象棋村”。村子人口约有2800人。
杨柳村区位图。
       近年来,村庄的经济水平得到了很大发展,但在过程中却忽视了自身特有的乡村文化,“一刀切”的乡村规划方法,将脆弱的乡村文化破坏殆尽。
杨柳村现状图
       7、通渭县中庄(调研者:路璐)
       中庄位于甘肃定西通渭县陇川乡最偏远一隅,是黄土高原典型的川道型村落。当地村民一直延续着最古老的耕作方式。村民们靠种植苹果,户均收入能达到2至3万,但交通成为制约当地发展的最大因素。
       村民的观念意识相对落后,但也因此保留下原汁原味的民风民俗。因此,与改善道路、基础设施、公共环境等物质环境相比,对民俗文化的关注与保护同样重要。
中庄区位图

中庄现状图。
       8、五峰县望江村(调研者:邹伦斌)
       望江村位于湖北省宜昌市五峰县的一个大山深处,这里依旧保持着自然村落的散居格局。村里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他们向往城市便捷舒适的生活条件;而村子里的老人靠种植玉米、药材维持生计,他们更愿意遵循世代流传下来的生活规律和生产方式。对这样的村子,首先应该了解不同阶层、不同身份的农民的诉求。
望江村区位图。
望江村现状图。
       9、巩义市张沟村(调研者:李晓盼)
       河南巩义西村镇张沟村位于深山丛林中,交通不便,大部分地区森林植被的保护情况较好。但多年来,非法采矿致使其面积不断缩减,靠近村庄的区域已成为矿产挖掘区。在这里,矿产开发不仅占用了农田,还对村庄的空间格局形成了较大破坏。
张沟村区位图
张沟村现状图。
       10、陇西县首阳村、南门村(调研者:王瑾老师等)
       甘肃省定西市陇西县首阳镇交通条件优越,中药材品质较高,镇区的首阳、南门村两村有一定的药材加工和销售产业,发展情况较好,其余村均以中草药种植为主。
首阳镇区位图。
       中药材产业的发展带动了地区经济活力、吸纳了剩余劳动力。但中药材市场大多为私人经营,广大农民从中获益很少;同时,药材的的加工、运输也对镇区的基础设施带来了一定破坏。如何让产业发展惠及农民,成为我们应该思考的一个重要问题。
首阳镇现状图。
       总结
       通过十几个村子的调研,我们发现,每个村子面临的问题不一样,对规划的需求也不一样。有些地方的老百姓需要提高就业层次,增加收入;有些地方需要进行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有些地方需要制度完善;有些地方存在产业发展如何带动村民生活的问题;有些村庄需要对乡村的公共环境建设进行改善,等等。
       综上所述,我国现状乡村聚落发展问题的复杂和矛盾,远超过我们的认知。我们首先需要明确,当前乡村的主要问题,其实质是历史和社会问题的缩影,源自封建“小农”社会时期的乡村格局,在政治、经济制度发生转变时,尚未找到合适的存在方式。乡村空间的异化,与当前的制度环境、经济环境及人民的思想意识存在直接关系。
       其次,传统的物质空间规划已难以解决当今乡村社会的发展问题,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城市规划思维,不符合当前中国农村发展需要。
       最后,针对不同类型的村落,规划的介入并非都能对村落发展起到积极推动作用,尤其是“一刀切”模式的村庄规划和政治性的规划运动,即按照某统一编制原则盲目展开村庄规划行为,有可能对农村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作者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
责任编辑:王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乡村建设,乡建,乡村规划,段德罡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