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二审开庭,林森浩否认故意杀人改口称曾稀释剧毒物

澎湃新闻记者 李燕 张婧艳

2014-12-08 10: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采访记者在观看庭审直播 澎湃新闻记者 刘行喆 图 
       2014年12月8日上午10时,复旦大学投毒案二审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开审理。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现场获悉,被告林森浩对一审认定的故意杀人罪罪名有异议,并对案件事实作出更正,表示自己在投毒后曾替换过饮水机内的水,因此剧毒物的成分被稀释了很多。
林森浩:我没有杀人动机        
       二审开庭现场,双方家属各坐在法庭旁听席的两边,林父、小叔及林森浩的同学到场旁听,黄洋父母、大姨也从四川赶来,黄洋的母亲脸色苍白,而林森浩父亲开庭前在洗手间内偷偷落泪。
       庭上,林森浩对一审判决认定的罪名有异议。“我没有杀人动机,而且对案件的一些事实有更正。”林森浩表示,他在投毒后发现饮水机内的水看起来油黄,于是用自己的刷牙杯将饮水机内的水舀出来两三次;与此同时,每次舀出水倒掉以后,还从宿舍洗手间接自来水到刷牙杯里,再倒入饮水机。因此,饮水机内剧毒物的浓度被稀释了很多。
       辩护律师对林森浩进行了第一轮询问,过程中林森浩情绪起伏,数次中断控制情绪。他说:我是很空的人,没什么价值观。当律师问及有什么对黄洋父母说的,林森浩停顿了一下说:“对不起,没控制好。”随后,他开始抽泣并再次开口说“对不起,说不了。”随后,林森浩失声痛哭,无法言语。
       13时45分,庭审进入举证质证环节。
       辩护人当庭播放了林森浩在案发后的两次审讯录像(部分),分别为2013年4月12日0时18分至4时左右的录像及2013年4月18日11时32分至11时40分。
       辩护人表示,第一段是4月12日也就是林森浩刚刚到案时的审讯录像,当时他就如实交代了作案情况。根据这段录像,林森浩当时所说的“开玩笑”等对案件事实的叙述和今天当庭陈述的内容基本一致,这可以说明他所说的是真话。
       第二段的录像则是林森浩声泪俱下的道歉。在播放这段视频时,站在被告席的林森浩的也一直在抽泣。在4月18日的审讯录像中,林森浩身着灰衣服红马甲,双手合十放在扶手上,头部一直深埋在两手之间,大部分时间里林森浩明显在哭泣。
检察人员:林忽然改口,难以理解        
       对于林森浩提出的没有故意杀人动机的说法,检察人员及被害人家属代理人均提出了不同意见。
       检察人员表示,在此前的笔录中,林森浩曾明确向侦查人员确认,投毒后从饮水机内放出来的水是没有颜色的。此外,在被采取刑事措施到一审开庭长达7个月的时间内,林森浩的数次供述和说法一直是稳定的,期间并没有任何阻碍林森浩说实话的事实和理由。而现在林森浩却忽然改口,让常人难以理解。
       林森浩对此的回应是“我只是按事实说,想把事情讲清楚,可能你不信”。
       至于投毒的量,检察人员表示,侦查阶段在确认剂量的过程中,侦查人员往与投毒所用试剂瓶相同的瓶子倒进矿泉水,代表投毒时瓶子内剩余的二甲基亚硝胺的量,林森浩曾觉得水过多,两次将水倒出来,“采用这种办法确定的量,现在却又有异议?!”
       作为佐证,检察人员当庭播放了当初侦查实验的视频录像。在视频中,林森浩两次从棕色小瓶内倒出液体,最后大拇指放在棕色小瓶高于一半的地方,表示差不多,就这么多。在同时播放的一段视频中,林森浩还演示了当时将二甲基亚硝胺投入饮水机的过程。
       黄家代理人则表示,林森浩的数篇论文及毕业论文中很明显说明,林森浩对于二甲基亚硝胺剧毒且会致人死亡的情况是清楚的。而取得二甲基亚硝胺的过程并不简单,如果真的只是开玩笑或者一时兴起,完全没必要采用这么复杂的手法。
       林森浩则坚称:“我就是想知道黄洋对此事的应对态度。”而说起在黄洋中毒到离世的16天里为何没有说出投毒事实,林森浩的解释是“怕”。        
审讯录像部分对话(2013年4月18日)        
       林森浩:我给黄洋写了一封道歉信。
       讯问人员:你心里面想说什么,我发现你现在情绪也很激动。
       林森浩:我想向他道歉,向他的父母家属道歉。希望他的身体快点好起来,为社会做他该作的贡献。我为了自己的一些私心,气量太小,做一些没有考虑后果的事情。(哭出声来,无法言语)
       讯问人员:情绪不要太激动,平息一下。
       林森浩:经济补偿方面我有心无力,如果我有幸在年轻的时候出去,会做一些经济方面的补偿。我现在有心无力。我知道他们不会原谅我,我也不敢叫他们原谅。其实他的父母都是很纯朴的人,因为黄洋是独生子。
       我虽然家里有兄弟,但是父母把孩子养这么大也不容易,而且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工作了,也没有退休金。我的学费加上宿舍费也要2万多元。我本来和父母打算好好的,出去工作,承担起这个责任。现在出了这件事情,我觉得十分对不起我父母,也对不起医院、老师和学校。
       讯问人员:为什么对不起呢?
       林森浩:作为一个接受了20年教育的人,一点法律常识都没,我行我素。不愿意去改变自己的缺点,老师也说过,我没听进去。一根筋,即使学了这么多知识,现在来说,也没什么作用。
       
       截至澎湃新闻记者发稿,庭审正在进行。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复旦投毒,林森浩,故意杀人罪

继续阅读

评论(83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