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被诉,百余白血病人联名呼吁非罪化

澎湃新闻记者 丁雨菲 发自江苏无锡

2014-12-08 15: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几乎毫无征兆的情况下,2013年11月21日下午,陆勇在自己的公司被5名便衣警察带走了。
       他被带往无锡一派出所接受调查。警察中有2位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沅江。陆勇此时还不知道,因为从网上购买的一套信用卡“犯事”了。
       46岁的陆勇是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2002年他被确诊为患有慢粒性白血病。为了治病,他后来开辟出一条直接从印度制药公司购买“救命药”——廉价抗癌药的道路,这为许多白血病病友带去了“福音”,却成为他后来招致“灾祸”的源头。
患有慢粒性白血病的陆勇每天除了服用一片Imatinib400(黄色药丸)外,还要服用其他药物来配合调理。 澎湃新闻记者 丁雨菲 图
       在被抓的9个月前,为方便数千名白血病病友向印度制药公司汇款购药,陆勇在淘宝网上买了一套信用卡。
       也正是这张“非法信用卡”,陆勇在2014年7月被沅江市检察院起诉,案由为“妨碍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罪”。
       陆勇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湖南沅江市法院原定于今年11月28日开庭,他因身体不适、需住院检查,向法院提请延期。沅江市法院主审法官姚述林也向澎湃新闻证实了此事,“他在住院、没法到庭,我们只能延期”。
从淘宝买来购药汇款用的信用卡被查
       2004年,陆勇开始从印度一家制药公司购买Veenat(印度格列卫)。这是一款治疗慢粒性白血病的仿制药。与中国市场上出售的、几乎具有同等疗效的正规进口药——瑞士诺华制药公司生产的格列卫(Gleevec)相比,从印度制药公司直接购买的药品价格仅为后者的百分之一。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陆勇在服用印度仿制抗癌药后,发现身效果不错。随后,他将这种价格低廉、疗效不错的“印度药”介绍给QQ交流群中的白血病病友。
       于是,在口碑传播效应下,先后有5个QQ群、千余名白血病患者,都与陆勇一样,开始从印度直接购买抗癌药来维持生命。
       他们沿着陆勇走过的路——给印度制药公司发邮件询问价格,汇款,收药,然后惊喜地看到身体多项指标正在好转或得到控制。
       但在早几年,从印度购药,手续比较复杂。“每个人自己去银行汇款,先换成美元,再填汇款单、交手续费,通常每笔汇款都要15、20美元手续费。”
       对于来自农村和不识英文的患者来说,每一次汇款都是“折磨”。“程序很复杂,而且以前印度那边收款的是个人账户,如果使用西联汇款的话,印度有限制——自然人1年只能收12次汇款,这对大量需要买药、各自汇款的病友们来说,非常不方便。”陆勇说。
       尽管如此,中国白血病患者从印度购药的群体还是越来越大。
       2011年,为便利中国患者购药,同时也为了满足并扩充中国客户这一庞大“地下市场”的需求,印度制药公司曾派人来华开立一些银行账户,以方便中国白血病人汇款。
       但因为网银安全等问题和限制,跨国使用U盾经常出现问题,“印度公司就找到我帮忙,请我提供中国的银行账户来接收药款,然后我再把这些购药款转账到印度公司指定的账户上。”陆勇说。
       印度制药公司之所以想到陆勇来做“牵头人”,一是因为他是最早一批从印度公司直接购药的“老客户”,彼此比较熟悉;二是陆勇的中英双语都很流利,此前经常帮助中国患者与印度公司翻译彼此来往的电子邮件,成为病友们购药的“免费翻译”。
       最初,陆勇和病友们使用的是2位云南病友提供的个人银行账户,作为汇款给印度制药公司的“中转站”。但随着交易额度越来越大,病友开始担心其中的风险。出于“怕被查”的心理,病友开始拒绝提供自己的账户。
       陆勇对澎湃新闻说,他也想过用自己的账户来做这些事,但考虑到自己经营着外贸企业,“可能更容易被盯上”。为了“图方便”,2012年开始,他在一家名为“诚信卡源”的网店上购买了信用卡。
       直到2013年11月被警方带走,陆勇才知道“诚信卡源”是一个“专门从事买卖银行卡的非法团伙”。
湖南沅江市检察院的起诉书(部分)。 
       根据湖南沅江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所载明,2012年至2013年8月期间,陆勇通过网络购买了3张银行卡。印度制药公司与陆勇采用网上发邮件、QQ群联系客户等方式,在中国销售印度生产的抗癌药。
       按照我国法律,这些抗癌药哪怕的确有疗效、且的确是真药,但由于并未取得中国进口药品的销售许可,均会被认定为“假药”。
       2014年7月21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为罪名,将陆勇公诉至沅江市法院。
搭桥为病友购买印度廉价仿制药
Imatinib400(伊马替尼),直接从印度公司购买,价格约为200元每盒,是国内正版进口药价格的百分之一。 澎湃新闻记者 丁雨菲 图
       陆勇和大多数白血病患者在印度购买的药品为:Veenat(甲磺酸伊马替尼)、Imatinib(伊马替尼)。对白血病人来说,“印度格列卫”这个名字也许更为熟悉一些。
       “格列卫(Gleevec)”是瑞士诺华制药公司研制,用于治疗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胃肠道间质瘤等疾病的靶向抗癌药物,在中国大陆售价为每盒2.3万元左右。
       而“印度格列卫”,是印度制药公司对瑞士诺华“格列卫”的仿制药。印度的这款仿制药,每盒售价从2004年的3000元,降到现在仅需200元——相当于同款进口药的百分之一。陆勇说:“通常情况下,一盒药吃1个月左右。”
       对于多数白血病患者来说,服用这种低价的印度抗癌药,也许是唯一能够自救的“生路”。
       陆勇在2002年8月被确诊为患有慢粒性白血病,彼时,已有瑞士诺华生产的格列卫进入中国市场,在医生的推荐下,陆勇一边进行骨髓配对,一边服用格列卫维持身体指标的稳定。
       “那时候压力很大,我公司刚起步,每年能挣个十几二十万,但是看病两年下来,已经花了七、八十万,我有点吃不起了。”

瑞士诺华生产的格列卫。 东方IC 资料
       2004年4月,陆勇在网络上建立了全国第一个慢粒白血病QQ互助群。第一个QQ群里的200位患者,只有陆勇和另一位杭州病友吃得起瑞士诺华生产的格列卫。陆勇回忆:“有时候过了1个星期,过了1个月,就听说群里的谁‘走了’。”
       大学本科学历和外贸工作的机会,陆勇常会接触国外的学术文章。“2004年的时候,看到一篇英文的报道,是说韩国那边的慢粒性白血病患者吃印度产的格列卫,很便宜,很多人都能吃得起。”
       随即,陆勇在网上搜索“印度格列卫”的消息,并在一家日本药品网店买到了这款印度仿制药。“吃了3个月后,我去做骨髓穿刺检查,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了。”
       根据药品包装盒上的印度制药公司的地址,陆勇通过生意上的印度客户,直接从印度制药公司开始购买“印度格列卫”。
       后来,出于“同病相怜”和帮助病友解除痛苦的想法,他将自己的“冒险”告诉QQ群里的病友,并介绍从印度公司购药的途径。
       目前,5个QQ群里的千余位病友都用这种方式买印度仿制药。
       陆勇被警方带走的不久前,他刚给印度制药公司指定的账户汇了一笔款,因集体账户中的钱款不足,他自己先行垫付了几万元药费。11月21日被带走这天,他还没来得及跟印度公司对账,“我自己的钱套进去了”。
       “我知道(给印度公司打钱的)那个账户是陆勇在管理,我们蛮多患者都知道。”一位钟姓病友告诉澎湃新闻,由于没有中国账户作为转账的“桥梁”,近几个月,病友又回到手续繁杂、银行柜台汇款的传统方式,来从印度买药。
 百余白血病病友联名呼吁跨国购药“非罪化”
       从国外代购未经中国进口许可药品的案件以前也有发生,但陆勇的情况不太一样。
       “我是白血病患者,我只是把能维持生命的药告诉那些和我一样生病的人,病友不是从我这里买药,我没有赚取任何差价,也没有收取过任何手续费或劳务费。”陆勇说。
       在陆勇看来,也许他获得的最大好处,就是接受了印度制药公司为他提供的免费赠药,与其他帮忙管理账户的病友无异。
       对于目前拥有一家外贸企业和一家制造工厂的企业老板来说,陆勇的年收入百万元有余,早已不是为医药费犯愁的患者,“我觉得这(免费药)没什么”。
       在印度仿制药这个“地下市场”中,几千位白血病患者购买被法律认定为“假药”的抗癌真药。他们在“守法”和“保命”之间纠结,却选择了后者。
       事实上,陆勇也曾尝试过更合法的、通过官方来化解这种“购药难”的问题。
       2006年,陆勇作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志愿者,与另一位北京志愿者,在韩国慢粒性白血病协会律师的陪同下,曾前往印度这家制药公司考察,以确认公司是否真的存在,这些药物在印度是不是“真药”。
       陆勇说:“印度制药公司国际市场部的人也来过中国,在跟相关主管部门接触后发现,没有大批量(印度药)进入中国的可能。”
       前述同去的北京志愿者曾“非常想”帮助国内白血病患者,作为健康人,他听说很多患者在吃印度仿制抗癌药并“保命”的事后,很受感动,便他通过自己的关系联系到了中国红十字会相关人士寻求帮助,并提出了“调配药物免费提供给国内患者”的建议。
       然而,尝试失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他连称:“这是违法的事,(从印度)回来后,我就没再太管这事了”。他说自己早已不是红十字会的志愿者,现在还在做的跟公益相关的事就是“给一些孩子捐资助学”。
       “接受你的采访,是我在这件事(印度仿制药)上做的最后一件事。请不要写出我的名字,也不要再跟我联系。”
       为将陆勇从刑事处罚“头顶之剑”的危机中解救出来,澎湃新闻了解到,已有几百位病友及家属发起联名呼吁,并签署一份呼吁书——《为争取白血病患者基本生存权的的集体自救行为的‘非罪化’而呐喊》。
       参与签名的病友认为,陆勇在网店购买信用卡并提供给印度制药公司,行为确实违法,但是他并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客观上更没有造成对社会上任何一人的危害。
       “……我们呼吁相关司法部门为了我们白血病人能多活几天,不要惩罚我们这种自救的行为,并请给予陆勇免于刑事处罚。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印度抗癌药, 白血病人联署, 跨国购药“非罪化”

相关推荐

评论(40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