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时“诬告老师奸污”女学生:老师不平反,我到死都不心安

澎湃新闻记者 徐笛

2014-12-10 11: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现年81岁的符福山
       因常年紧锁,符福山的眉头纠得很深,留下沟壑般的起伏,难以平展。
       1973年,时为人民教师的符福山被三个女学生揭发奸污,遭学校除名,成为农民,一生背负辱名。40年间,他辗转政府各部门,就所谓的“强奸冤案”信访数百次。今年,符福山已经81岁,申诉平反至今无果。
       然而,当年涉事的三个女学生如今齐齐作证:为能被推荐上高中,三人受人蛊惑,作伪证诬告“遭奸污”。她们希望官方还原事实,给予老师平反。
       一石激起千层浪。女学生的证词是否能给符福山的平反之路注入了一记强心针?
       近日,文昌市政法委表示:当年调查程序不规范,结论有失实之处。但现三名“受害女生”的新证词,不足以推翻原案。
       事实上,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全国曾进行大规模的冤假错案平反工作。一位时任文昌县教育局办公室的陈姓主任向媒体透露:类似符福山这种事情,“文革”时期在文昌曾经发生很多起。甚至,在1978年,文昌教育局成立了专门的平反机构。
       林晴(注:应被采访者要求为化名)是三名女学生其中之一。“奸污”案后,林晴虽如愿读完高中,却因背上了坏名声,被迫远嫁。最近一段时间,她因侍奉养父母才返回家乡海南省文昌市。
       在林晴的记忆里,文娱老师符福山本是个有才华而性格开朗的人。事发后,她始终以为符福山在“文革”中自杀身亡。直到2005年,当年文娱队的同学符积炳来电告诉她,符老师没有死,仍在不断上访,要回清白。“你们要把事实说出来,他是好人,你们不要冤枉他了。”于是在2006年,林晴清清楚楚地写下了当年事情的全部原委,总共三页半,她自己留存一份。
       12月8日晚,林晴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中学时的这一诬告,不仅毁了老师符福山的一生,也毁了自己的。
       如今,林晴已然59岁,有了孙辈,当了奶奶,还有一个做老师的女儿。虽然担心影响孙辈不愿公开自己的身份,但她也热切期盼符福山能得回清白,安度晚年。“他只要不平反,我们一辈子,就是到死,心都不安的。”
对话林晴:
       澎湃新闻:事情发生在1969年?
       林晴:主要是1968到1969年之间。“文革”的时候,小学只有5年,初中、高中都读2年。1969年下半年,我们要上高中了。当时并不是说你这个人学习成绩好就能上高中,只有跟学校的领导、老师(关系)好,才会支持你(读)上去。我这个人呢就很活泼、很开朗,唱歌跳舞都比较好点。假如我不揭发符老师的话,就永远得不到上高中的机会。我们揭发的目的,就是为了想上高中,才这个样子的。
       澎湃新闻:1969年你只有14岁,写揭发材料的时候,你明白其中内容的意思吗?
       林晴:当时真的是很小很小,住在学校里,我还尿过床。现在13、14岁的小孩就早熟了。60年代的学生,没有那么开放,男生女生是不能坐在一起的。性的知识没有人教,我们懂什么。14岁的时候,我经期都没有来,男女关系什么都不懂。懂事之后想来,就觉得对不起他(注:符福山)老人家,毁了他的一生,也毁了我的一生。
       澎湃新闻:整黑材料是受人蛊惑?
       林晴:他(注:当时学校的一名老师)先找我谈话,之后又起草了一份材料给我抄。我就照抄,之后他再拿去改,后来我就再没有(涉及过)。
       澎湃新闻:符福山说,是因为学校两个派系的斗争,一方为了搜集他的“罪名”,互相攻击,才使他成为牺牲品的?
       林晴:对。我们这些队员跟符老师都是站在一个队的,校长和一个女老师是另一派的。两个派系,所以就你争我斗这样喽。
       澎湃新闻:你记忆里的符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晴:符老师这个人,在我的记忆当中就是很不错。当时的文娱队,他搞得很出色。他是个开朗的人。毛主席指示一下来,就马上连夜排节目,自己作词,自己编舞,第二天就叫我们来排练跳舞唱歌,很厉害的。我记得他编过一个舞剧叫《红太阳照亮了安源山》,专门写煤矿工人,很有才华的。
       澎湃新闻:在当时的环境下,女孩子背上“被奸污”、“乱搞男女关系”的坏名声是很要命的。
       林晴:是啊。本来我是文娱队里最出色的。上了高中之后,人家文娱队也不要我们,好像过街老鼠一样,骂我们,去到哪里就说“哎,这个是福山。”“哟,福山来了。”福山是符老师的名字。抬不起头来呀,在文昌根本就待不住,一毕业我马上就走了。而且在文昌,嫁都嫁不出去,所以后来我嫁了一个外地的。
       澎湃新闻:1972年高中毕业,你离开文昌去了乐东,生活和工作怎么样?
       林晴:7月份毕业后,乐东那边有个亲戚,我去打零工帮忙带小孩。1975年之后我就参加了工作,后来在一家工厂做财务到退休。
       澎湃新闻:这些年里,你跟另外两个揭发符老师的女学生有联络吗?
       林晴:没有。后来我们分别在不同的地方了。
       澎湃新闻:这些年,这件事一直放在心上吗?有没有想过要澄清?
       林晴:我一直以为符老师已经死掉了,就不放在心上了。那时候听人说他自杀了,被批斗,忍不住就自杀了。那个时候批斗很厉害,社会压力加上人的压力。自己都会觉得很冤枉,叫你招你不招,打到你招,当时的社会就是打倒牛鬼蛇神。2005年,当时我们宣传队拉二胡的符积炳看到了符老师,就打电话给我说,符老师没有死,还在啊。
       澎湃新闻:得知他还在,而且不断努力走访,你是什么心情?
       林晴:我的心里面一直不安,一直感到不安,真的。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他,所以就一直没敢跟他打电话,不敢跟他问好,愧对他。
       澎湃新闻:于是就站出来承认当年诬告,为他平反?
       林晴:2006年,符积炳又打电话跟我说符老师想要平反,我说,这个事早就该弄了,为什么还拖到现在。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事,不是他本人的错。有些人跟他一样的都得到解决了,为什么他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哩。从1978年上访到现在,他好像没什么钱,所以到现在也还没解决。
       我听到他这些年跑了那么多的地方,真是觉得很愧对他。听符积炳他们说,符老师老婆以前要跟他离婚,小孩现在都不理他,所以遭遇是很惨很惨的。我也没什么钱,退休工资才1000多,还要糊口,养我老爸老妈。唉,如果需要我们做什么证明,我们都可以做。
       澎湃新闻:后来相关部门来找过你了解过情况吗?
       林晴:2006年5月的时候,文昌市宣传部和组织部的领导来找我谈了这个事情。但是从那儿之后,就没有一个人来我这过问一下。我一直觉得,当时的文昌市组织部和教育局把符老师开除之前,应该来跟我核实一下是不是真的有这个事。写完材料后也没有人来问过我,就这样把一个老师开除出了教师队伍。假如跟我符老师真的有事的话,在当时的社会,性侵案是最厉害的,那为什么只是把他开除了,而没有走法律上的程序,也没有扣过帽子,就说他是强奸啦?说不过去的。
       澎湃新闻:这件事一直没能解决,对你现在的生活有没有影响?
       林晴:我们不怕,年纪大了,什么都无所谓了,只是担心小孩受影响。还有就是愧对符老师,想还我们老师一个清白。还他清白也就是还我们清白。
       澎湃新闻:家里人支持你这么做吗?
       林晴:支持。家里很多人知道这个事,只是时间久了他们也淡忘了。
       澎湃新闻:现在符老师表示他不责怪你们,你心里怎么想?
       林晴:他说不怪,说是这样说,那肯定要怪我们的。是我害了他一辈子,丢人,家人也反对他,他怎么会不怪呢。他越是这样,我们内心越是不安。他只要不平反,我们一辈子,就是到死,心都不安的。
       澎湃新闻:这是影响你人生最大的一件事?
       林晴:对。我的人生就是这么一个样子了,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老师。
       澎湃新闻:有没有后悔过?
       林晴:后悔,当然后悔。高中的时候,我就懂事了。在高中,被人家骂,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后悔了。现在再让我碰到那个老师(注:找林晴揭发符福山的学校老师),我一定打他,害得我们上下不是人。
       这件事在我们年幼心灵上的伤口是永远都好不了的,但我也一把年纪了,有完整的家庭,晚年的生活还可以过。但符老师已经80多岁了,还活几年呢,现在既然明知道不符合事实,我希望给他平反回来,按照国家规定赔偿他,恢复他教师的名誉,按老师的退休工资给他,就可以了。起码给他一个过得去的晚年生活,我们才心安。
       
       
责任编辑:徐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海南文昌,符福山,上访,老师,文革,女学生,诬告,奸污,揭发,远嫁
热追问

继续阅读

评论(5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