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祭日︱六千国军VS四万日军:日军战史中的南京雨花台血战

杨晓辰

2014-12-13 09: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南京保卫战虽然只打了短短的8天(1937年12月6日—12月13日),但这8天却是抗日战争中最惨烈的一役。当时装备落后的中国军队拼死抵抗日军,并反击日军数次,先后攻破日军两个旅团司令部,并差一点吃掉了日军一个联队本部和一个大队本部,其中最为惨烈的当属雨花台战斗。
       雨花台位于南京中华门、雨花门外的一个小山岗(整个雨花台防御区正面7公里左右),是当时的重要战略要地,雨花台如果丢失,中华门和雨花门便全部暴露在日军面前。为了守住这个地方,南京卫戍军司令长官唐生智命令守备军中最为精锐的第88师驻守该地。
       第88师是中国军队20个调整师(即“德械师”)之一,但在淞沪会战中损失极重,重武器更是损耗精光。南京保卫战中,第88师只剩下少量迫击炮和4门—6门75山炮可供使用。
       12月8日,第88师师长孙元良命令第264旅附炮兵两个连驻守雨花台,第262旅则在中华门内作为预备队,也就是说最开始驻守雨花台的只有一个旅3500余人。而进攻的日军到底多少人呢?
       根据日本官方编写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记载:“在第10军方面,第114师团和第6师团并列向雨花台方向攻击。”
       进攻雨花台的日军实际兵力如下:
       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中将
       第6师团
       配属:独立山炮兵第2联队(欠第2大队):41式75毫米山炮12门
       野战重炮兵第14联队之第1大队:4年式150毫米重型榴弹炮12门
       独立装甲车第2中队
       独立装甲车第6中队
       第114师团
       配属战车第5大队,野战重炮兵第14联队之第2大队(4年式150毫米重型榴弹炮12门)。炮兵算上师团联队火炮,仅75毫米以上火炮就有山炮40门、野战炮72门、轻榴弹炮4门、重榴弹炮24门,合计140门火炮。
惨烈死斗:雨花台争夺战
       12月10日,攻下牛首山、将军山的日军第10军向雨花台发起猛攻。由于作战地域小,日军4万人挤在一起导致一度陷入混乱。《步兵第五十联队及步兵第一五零联队史》对此描述道:“本来第150联队的作战地域为张家山高地附近。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出现了混乱,第115联队越过作战地界,把150联队一个劲地向右挤压,就连第150联队的预备队也被挤压到曾家门东侧。”
       悲催的是,这里是第528团的重要防线,还没回过神的日军当即被打得晕头转向。而守军打着打着,才意识到这里竟然是日军第9师团一个联队的作战区域。
       进攻雨花台左翼的第6师团方面,师团长谷寿夫命令,第23联队主攻安德门阵地,第13联队第1大队掩护第23联队右侧,联队主力和第45联队与第114师团127旅团一起进攻雨花台中央地带。
《都城步兵第二十三联队战记》中的雨花台战役左翼安德门阵地攻防图
       在进攻安德门时,日军遭到中国军队的顽强反击,《都城步兵第二十三联队战记》写道:“敌军据守着围着有铁丝网、配置有机枪掩体的坚固阵地,并凭借野炮、迫击炮以及相当数量的自动火器进行相当顽强的抵抗。”激战中,日军第23联队第1大队长驹泽中佐、代理大队长金田大尉先后负伤。
       就在日军第23联队陷入苦战的时候,日军援军第47联队(附独立山炮兵1个大队)赶到。10日中午,到达前线的日军47联队士兵已经感觉到这将是一场恶战。他们在战史《乡土部队奋战史》中写道:“城墙和野战阵地上配有无数坚固的碉堡,摆出集中全部火力迎击日本军的架势,使得勇猛无比的日本军也不能像先前那样简单地进攻了。平日就配置完备的火线又夜以继日地得到进一步增强。在这坚固阵地上配属的是敌人最强的第八十八师精兵,足以说明敌人死守南京城的决心非同一般。”
       增加兵力的日军逐渐达到5个步兵大队和2个炮兵大队。而驻守安德门的中国守军却只有第527团两个营的兵力,团长李杰命令全团固守安德门与阵地共存亡。
       接到命令的第47联队从第23联队右翼、第13联队的左翼展开攻势。在进攻到一个叫“82高地”的地方遭到第2营的顽强反击。《乡土部队奋战史》记述道:“敌人的狙击技术高超,加上集结了强大的火力,使日本军的伤亡不断增加,攻击难以进展。再低的洼地,也会有敌人的子弹不分昼夜地不断飞来,使我军无处藏身。”打头阵的第5中队损失惨重,中队长吉田光治大尉当场被打死。
       为了拿下“82高地”,日军第47联队第11中队组织起一支94人的敢死队,准备夜袭中国军队阵地。
日军拍摄的激战后的“82高地”
       刚潜入高地的日军遭到了第2营的合围,《乡土部队奋战史》写道:“首藤中队处于暗夜之中,加上是人生地不熟的战场,又被兵力和火力都强于自己的敌人所包围,伤亡人数不断增加。首藤中尉的右大腿也被子弹打穿,身负重伤,滚入战壕中。各小队长也都相继负伤,最后由老准尉仓迫敏雄为首,指挥着仅存的24人。”
       但毕竟实力悬殊,在日军压倒性的炮火覆盖下,第2营自营长陈斌升以下500余名勇士全部战死沙场。12月11日22时许,日军占领安德门高地。
       在雨花台中央地区,日军主力猛攻雨花台核心阵地,而中国军队利用碉堡工事拼死反击。进攻受挫的日军,集中百余门火炮向中国军队猛烈射击。炮击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炮击结束后,数万日军士兵在50多辆战车、装甲车的掩护下猛攻中国军队阵地。日军各个大队集中全部轻重机枪掩护步兵冲锋,子弹密集的程度连天上飞的苍蝇都能打掉。
雨花台战役中国军队的碉堡工事遗迹
       当时日军可谓真的打疯了,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地猛烈进攻中国军队阵地。在淞沪会战最惨烈的罗店战役里,日军第11师团44联队第3大队1个月打了20万左右的步机子弹。而在雨花台战役中,日军第114师团115联队第3大队在三天内就打掉了118608发子弹,第2大队三天内更是打掉了153471发子弹。
       在炮弹消耗的统计上,第13师团在淞沪会战一个月内打了75毫米炮弹两万多发,而第6师团进攻南京从6日—13日的短短8天就打掉了75毫米以上炮弹9540发。可以说,南京战役的惨烈早已超越想象,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根本无法了解战争的残酷,也无法想象当时装备落后的中国军人是多么的英勇顽强!
雨花台迟迟攻不下,日本天皇的弟弟秩父宫雍仁亲王(左)亲自上阵鼓舞士兵。  
英勇的中国军人令日军士兵感动流泪
       虽然中国军队作战英勇顽强,但毕竟兵力太少,激战到11日晚上,第264旅已经接近极限。为了固守雨花台,师长孙元良命令第262旅旅长朱赤带领第524团和军补充旅4个营2000余人增援雨花台。
       为了争取战场主动权,旅长朱赤和第264旅旅长高致嵩商定发起一次反击战。12日凌晨0时,两位旅长亲自带领两千勇士对日军展开反击。当时部队冲锋到日军附近时,发现周围全是铁丝网和障碍物。原来日军为了防范中国军队再次反击,利用中国军队休整时构筑起新的防御阵地。发现中国军队的日军,一个劲地向中国军队投掷手榴弹,中国军队也用机关枪猛烈地射向日军阵地。
左:88师262旅旅长朱赤少将。右:88师264旅旅长高致嵩。
       关于这次夜袭,日军战史也有详细记录,《我们的大陆战记——步兵第六十六联队第三中队的历程》记载:“这时,约两千名敌人在野炮、迫击炮、机关枪的掩护下进行反击,但铁丝网挡住了敌人,隔着铁丝网双方互投手榴弹,拼死相搏的攻防战持续了30分钟。敌人吹起军号,撤回阵地。面对2000名敌人,在50米开外的手榴弹战是登陆以来最为激烈的战斗……”
       从日军部队史可以看出,当时反击战打得十分惨烈。但中国军队火炮少,无法压制日军,兵力不足又缺乏后援,不得不退回原阵地。
       12日上午,日军第114师团集中全部火炮,向雨花台发动猛烈炮击。激战中,第262旅旅长朱赤、补充旅第1团团长华品章先后牺牲。由于第262旅阵地尽数失守,使264旅阵地失去依托,呈孤立态势。在这种情况下,高致嵩命令副旅长廖龄奇带领百余伤兵突围,他自己仍然尽其军人本分坚持抵抗,最终于下午1时许中弹身亡。
       12月12日下午1时,日军占领了雨花台高地。对于日军来说,在艰苦奋战之后能够占领目标,这本是一件喜事,但当时的日军却有不少人在哭,他们在哭什么?这是为什么呢?根据日军《熊本兵团战史》的记载,当时察看中国守军碉堡时,发现碉堡的门早已被反锁。不少日军士兵想到碉堡中死守的中国士兵,不禁令人深感同情,不少日军官兵饱含泪水为他们祈福。
       雨花台一战,第88师几乎全军覆没,该师战死旅长2名、团长3名、营长11名、连长以下官兵6000余人,其中第262旅仅剩80余人。可以说,雨花台战役是号称精锐“德械师”第88师的终结之役。
       雨花台战役只是南京保卫战的一个缩影,在整个战役中数万中国军人为了保卫国家,只能抛下自己的父母妻儿,与日军血战到底。但军队总体实力与日军差距巨大,南京最后还是兵败城破。请不要忘记那些为国牺牲的中国士兵,他们曾经为祖国而战。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雨花台,安德门,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
热追问

相关推荐

评论(37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