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草声明“假一赔百”,举报者王海起诉生产商已获法院立案

澎湃新闻记者 吴恒

2014-12-12 20: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知名打假人士王海近日向北京工商举报极草经销商获得立案后,反被极草生厂以诋毁为由在青海法院起诉其侵权。对此,王海表示“没有想到”,但他认为这是好事,能让更多人关注此事。王海告诉澎湃新闻,12月12日,北京朝阳区法院已经受理了他起诉青海春天的案子。
       12月11日,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海春天)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我公司极草牌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均为100%纯冬虫夏草,如有不实,愿承担消费者购买产品价格的百倍赔偿”。王海表示这种说法毫无诚意,难以验证,而且他质疑的重点是极草中为何没有含有其宣称的虫草素,以及是否有其宣称的“神奇”功效。
       遭王海举报的北京极草苑的负责人徐先生对澎湃新闻称,样品中没有检出虫草素是因为检测值设置偏高,检测结果为“未测出”并不能说明虫草素含量为零。
举报极草反被起诉,王海:我也起诉了他们
       前脚才举报极草,后脚自己就被极草起诉,王海12月9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直呼“没有想到”。据北京晨报当天报道,知情人士称极草出品方青海春天认为王海诋毁极草,已提起诉讼,日前法院已立案。不过,王海称至今未收到法院传票。
       王海对澎湃新闻称,“虽然没有想到对方会这样做,但这也是好事,如果说我是诋毁,那就向大家说清楚,我到底哪里诋毁了。”
       此外,王海告诉澎湃新闻,他也将青海春天告上了法庭,北京朝阳区法院已于12月12日立案。立案通知书显示,该案为产品责任纠纷案件。王海的诉求包括极草返还货款29888元,并再十倍赔偿298880元。
       此前王海称极草的身份不合法,既非药品,也非保健品,只能是普通食品,但又没有食品生产的许可。12月8日,青海省食药监官方网站发布《关于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事宜的说明公告》,称“基于青海春天研发的冬虫夏草纯粉片的创新属性,不归属于既有监管体系中的药品,也不归属于既有监管体系中的食品或保健食品,其产品作为滋补类特殊产品进行管理”。
       该公告称,“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14年7月18日下发了《关于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事宜的通知》(青食药监办〔2014〕53号),明确规定了对青海春天生产的冬虫夏草纯粉片自生产至销售全过程的监管,要求青海春天参照《关于非药品柜台销售以滋补保健类中药材为内容的包装礼盒商品有关法律适用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进行产品销售。”
       12月9日,青海食药监办公室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称,上述此公告系局里开会后共同决定的。当问到如果既不是食品也不是保健品,如何进行监管?出了问题怎么办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会根据上述7月18日发布的通知对极草的生产、销售进行监管。
       人民网今年8月向青海食药监申请后获得的上述通知,对青海春天的要求包括 “严格参照《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的要求组织生产”、“制定高于国家药典标准的企业产品质量标准”等数条规定。而澎湃新闻在黑龙江食药监局网站查询到的上述国家食药监局2006年的《批复》称,“非药品经营单位销售尚未实行批准文号管理的滋补保健类中药材,无论这些滋补保健类中药材是否有包装(包装礼品盒),均不需要领取《药品经营许可证》。”
       对青海方面的这一解释,王海对澎湃新闻表示并不认可,他认为极草是供人直接食用的食品,自然属于《食品安全法》定义的食品,青海食药监并无权力规定极草不受《食品安全法》管辖。
       此外,浙江相关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接受钱江晚报采访时表示,所谓“滋补类特殊产品”并无执法依据。“不是药品、食品、保健食品,那叫什么?现有法律监管体系中,根本没有‘滋补类特殊产品’一说。”
极草里无虫草素?经销商:检出值设高了
       北京极草苑商贸有限公司是极草的经销商之一,10月31日,王海以“销售不安全食品”等为由将其举报至北京市工商局朝阳分局,分局于11月24日以“涉嫌虚假广告宣传”立案。极草苑负责人徐先生12月9日告诉澎湃新闻,他们近日已多次配合北京工商,进行过情况说明。
       徐先生称,他并不认可王海的举报,“极草有多项专利技术,本质就是把冬虫夏草磨成粉然后压成片,没有添加任何其他成分”。他认为,之所以王海送检的极草产品没测出虫草素,是因为人为设定了虫草素的检测值为5.63微克(1微克是百万分之一克),这一设定检测值太高了,而人工培养的虫草,虫草素大约在5微克每克,野生的冬虫夏草,虫草素约为2微克至5微克,以5.63微克为标准,检测结果为“未测出”并不能说明虫草素含量为零。
       王海则向澎湃新闻解释称,并非刻意将标准设为5.63微克的,只是这是其送检机构的方法检出限,这一数值相当于20万分之一克,值已相当低了。一位长期研究虫草领域、不愿意具名的专家告诉澎湃新闻,人工培养的蛹虫草虫草素含量可以超过1000微克每克。 徐先生称,“王海送检的北京市理化分析测试中心并没有检测虫草素的资质,这一资质全国只有两三家检测机构有”,但他并未对这一资质的名称和具体情况做进一步解释。澎湃新闻9日致电该检测中心求证,工作人员以“电话里不能验证身份,不方便进行说明”为由拒绝了采访。在该中心的网站上,挂着由北京市质量监督局等机构颁发的《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 实验室认可证书》、《食品检验机构资质认定证书》以及《计量认证证书》。
       徐先生还称根据《中国药典》,冬虫夏草的检测指标是腺苷而非虫草素。对此,植物分子生物学博士生、科普作家“飞雪”告诉澎湃新闻,药典中对冬虫夏草的检测指标确实是腺苷而非虫草素,但值得注意的是,腺苷并非冬虫夏草所独有,其系RNA组成成分,任何生物都有,人体自身不缺。
       此前,澎湃新闻曾报道称中科院研究员王成树课题组的研究显示,冬虫夏草菌的基因组并没有合成虫草素的基因,所以不能合成虫草素。徐先生表示因为近年来野生冬虫夏草的价格很高,部分专家的科研经费有限,未必能买到野生的冬虫夏草,研究可能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才能不断深入。一位研究虫草的专家对澎湃新闻反驳称,做科学研究时他们可以获得许可去不同产地采集,“以经费为理由太牵强”。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王海举报极草,反遭起诉,中纪委,最高检,青海食药监

相关推荐

评论(1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