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中学生强迫卖淫后续:“大姐大”许晓东是谁?

澎湃新闻记者 刘兴旺 邱萧芜

2014-12-14 15: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当地有着“大姐大”之称的“社会无业人员”许晓东,因涉嫌强迫初中女生卖淫,于11月21日被云县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因其怀有身孕,被监视居住。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许晓东被云县民族中学的学生称为“大姐大”,几乎没人敢不听她的话。
       许晓东给周边的人留下的印象是,与“黑帮”有联系,在当地势力很大。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调查中发现,被监视居住后,许晓东仍然不掩饰自己张扬的个性。她在微信朋友圈写道:“笑着等你们看我笑话。我会记着谁今天怎么对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什么心……我也让你笑到哭。无论是谁。”
       一个上小学时成绩优异的好学生,家境尚可的城里女孩,为何变成一个让同学惧怕、涉嫌强迫初中女生卖淫的犯罪嫌疑人?澎湃新闻走近许晓东的生活,试图揭开她性格巨变背后鲜为人知的人生轨迹。
许晓东母女。
“大姐大” 
       长头发,粗眉毛,皮肤白皙。从照片上看,今年21岁的许晓东更像是一名未走出校门的小女生,外人很难将她与强迫云县民族中学初中女生卖淫的“大姐大”联系在一起。像大多数同龄的女生一样,她喜欢在微信朋友圈里晒自拍照。
       许晓东也曾进入云县民族中学读书。一位熟悉她的学生回忆,许晓东上小学时成绩很优异,进入初中以后成绩开始荒废,跟社会上的人交往密切,初中没上完就辍学混迹社会。
       至今,许晓东仍被民族中学的学生视为是一个“传奇”,人称“大姐大”。据媒体报道,在云县民族中学,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许晓东的名字,她在学校时就吸烟、喝酒、打架,没有同学敢惹她,女生见到她就害怕。
       在民族中学一些学生的眼中,许晓东脾气很暴躁,行事猖狂,谁不服她就揍谁。校友邓文兵(化名)曾亲眼看见,许晓东和另一名同学在校外向本校的女生索要钱财,不给的话就会遭到对方的殴打。
       一名曾见过许晓东的学生描述称,许晓东打扮很前卫、性感,但与初中生的装扮格格不入——她经常蹬着高跟鞋、着黑丝袜、穿带蕾丝边的衣服,眼睛还种了假睫毛。
       媒体铺天盖地地进行报道后,许晓东的大部分隐私被抖了出来:她在微信朋友圈发的内容被网友发到贴吧,她和母亲相拥的亲昵照片也被网友曝光。
       百度云县贴吧网友“OK冬清”说,“那个姓许的我知道,读书的时候小我一届,那时就相当冲,(她)没有30岁也就22岁。”
债务人 
       据户籍资料显示,许晓东未婚,户籍所在地为云南省临沧市云县爱华镇草皮街社区新兴街。
       新兴街聚集着不少钢材批发以及零售的店铺,距离云县的中心城区有一段距离。附近的一名居民在和澎湃新闻谈起许晓东时,不禁摇头感叹,称许晓东在这一带“口碑非常不好”。
       有网友称,许晓东由其母带大。她母亲在新兴街开有以按摩为幌子的色情服务店,家庭受教育环境恶劣,曾就读于云县民族中学,初一开始辍学混迹社会,母女二人同当地“黄桥帮”关系密切。
       一名知情者称,许晓东一家还曾在位于云县星云大道的廉租房里住了近两年时间,直到今年上半年才搬走。
       让星云大道上的不少商户印象深刻的是,许晓东和她的母亲品行很差,很多人都不愿和她们来往。
       许晓东和她的母亲留给这些商户们的是,一笔笔拖延数月或者一年多没有偿还的欠款,她们在这条街上的大部分商铺都赊过账。
       经营电动车的个体户郑小鹏(化名)是其中的债主之一。2013年3月11日,许晓东的母亲在他店里买了一辆售价为4480元的电动车,但对方一直拖着不付钱,无奈之下他想把电动车要回来,没想到电动车早在对方买回去两个月之后就卖掉了。
       更让郑小鹏没有想到的是,去年9月份,他曾找到许晓东的母亲催讨电动车的欠款,他由于激动说话声音稍微大了一些,对方立即打电话给许晓东,没过多久许晓东带着三四个人赶到他的店里,对方不仅一分钱没给甚至还威胁他别想继续在这里做生意。
       郑小鹏至今仍未要到欠款,甚至已无法联系上对方。
       “许晓东母亲来买电动车之前,喜欢来我们店里吹牛,说她女儿在外面是如何厉害,并吹嘘自己女婿很有钱,她给我留的名字为张丽,但后来我了解到这是一个假名字。”郑小鹏告诉澎湃新闻。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户称,当时星云大道上的经营户对许晓东母女都不了解,所以在对方的花言巧语下,这条街上很多经营户都给她们母女俩赊过账,许晓东在附近一些服装店买衣服经常不付钱。
多名女生曾在当地一家KTV唱歌时,被许晓东强行带到另一个包间陪陌生男子喝酒。 澎湃新闻记者 刘兴旺 图
中间人
       在云县,很少有人能说出许晓东强迫初中女生卖淫的准确时间。时长最短的版本是,早在几个月前,许晓东就曾把民族中学的女生带出去。
       这些被迫带走的学生,一般会被约去KTV或者酒店吃饭、唱歌,“据说在酒里下迷药,下迷药进行迷奸。”
       “介绍学生就两个月前,9月份左右。9月份至10月差不多。”许晓东在接受警方讯问时说。
       “全部算起来,黄某某给我两个5000元,然后酒店里5000元1次、4000元1次,(没做成)退掉了4000元,剩5000元。总计3次15000元。”许晓东一口云县本地方言,说话时偶尔还比画着手势。
       “许晓东在读初中的时候就经常和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她日后走上这条道路一点都不奇怪。”校友邓文兵说。
       “大姐大啊!纯粹是有权有钱人的掮客!”网友评价说。
       云县当地一名知情者说,许晓东作为中间人,会事先收买几个学生,而其他不服从安排的女生则会遭到殴打。
       在民族中学门口做生意的一名店主曾经常看到,许晓东将学生召集到学校门口的快餐店抽烟喝酒,晚上她还召集出租车前来拉学生。
       一名学生家长说,就读于云县民族中学的女儿就差点受到侵害。今年暑假期间,几名女生在县城一家KTV会所聚会时,曾被许晓东强行带去另外一间包房。
       “因为在学校里,大家都传言许的势力很大,所以当许晓东出现时,她们都不敢违抗。”一名女生称,她们并不知道被带去的地方有什么人,但又不敢不去,因为“她(许晓东)在我们云县就是大姐大,我们怎么敢不听她的话。”
       女生被许晓东带进了一个包间,里面坐了大约20名陌生男子,许晓东要求她们陪陌生男子喝酒。有女生开始不情愿,但迫于对许晓东的惧怕,女生们最后都喝了酒。
       进包间后,有女生偷偷发信息向家人求救,家长赶到后她们被解救出来,才没有受到侵害。
       据云南电视台调查,上述事发KTV的一名员工介绍,确实曾看到过许晓东带着学生来到KTV,学生们都是被许晓东强行拉进拉出的,许晓东此前就有这种拉学生出来的行为,且不止一次。
许晓东微信朋友圈截图。
“我会让你们今天笑的哭着还给我”
       云县官方通报称,11月21日凌晨,许晓东被云县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因其怀有身孕,只能采取监视居住。
       在官方的通报中,许晓东是一名社会无业人员。通报称,许晓东以胁迫、诱骗等手段,将云县民族中学的3名女学生带给社会人员黄某某和李某某与其发生性行为。
       云县一名知情者告诉澎湃新闻,该案已知的一名犯罪嫌疑人是当地的老板,在云县做生意,经济实力雄厚,开着一辆售价达上百万的豪车。
       虽然被警方采取监视居住的措施,但许晓东仍然声称要干几件大事。
       她在微信朋友圈里说,“以为只是以为,我会让你们今天笑的哭着还给我,要是真的有那些事情。还能问得到我。给有事噶。笨。我知道你们有的人真心关心我呢。我又不说什么。既然想帮我玩废。我也要干噶几件大事。才罢手呢嘛。请继续笑。下一个就是你。小心噶。我帮你上路。”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云南,大姐大,卖淫

相关推荐

评论(6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