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上海女警的南非追逃七日记:两次谈话劝返境外再婚嫌犯

澎湃新闻记者 杨洁

2014-12-15 08: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浦东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民警郜燕华的“猎狐日记”。
       郜燕华是上海浦东公安分局经侦支队的民警,在南非全程参与了施某某的劝返过程,她也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了南非7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征得郜燕华的同意,在此披露她南非“猎狐”一周的日记(有删节)。
       2008年12月29日,浦东公安分局经侦支队立案侦查“施某某合同诈骗案”。经查,2008年6月,施某某与上海某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签订《销售合同》,并支付了14万元人民币预付款。在上海某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按约发货后,身在南非的施某某却迟迟不付款,且失去联系,造成该公司损失87万元人民币。
       在此后的侦查工作中,警方始终没有发现施某某在南非的具体行踪。但支队并没有放弃,在“清网行动”中,浦东警方了解到其父亲去世施某某未能回国奔丧,且其母亲健在年事已高,儿子亦在国内,判断施某某应该能顾及亲情,有回国意愿。
       “猎狐2014”专项行动启动后,浦东警方将施某某纳入工作重点。通过公安部的协调,与驻南非大使馆取得联系后,将施某某的协查发往南非,寻找其下落。根据所掌握的信息,并在大使馆警务联络官的努力下,最终在南非找到有两个名为“施某某”的女子,并确定其中一名即为警方寻找的境外逃犯。
       找到施某某下落后,浦东警方通过警务联络官与其保持联系,宣传“猎狐2014”专项行动期间,回国投案自首的相关宽大政策。了解到施某某虽然在南非做生意并嫁给当地白人,但生意遭受挫折生活依然艰难。其知晓了“猎狐行动”的宽大的政策后,有回国意愿但依然顾虑重重。在此情况下,由公安部经侦局、国合局、上海市局经侦总队以及分局经侦支队组成的联合工作组赴南非开展劝返工作。抵南非后,工作组会同警务联络官一起对施某某开展了规劝工作,将“猎狐行动”的相关政策明确告。施某某听完规劝,当即表态愿意积极配合工作组回国接受处理。但其丈夫却强烈反对,他一方面担心施回国后家庭以及当地生意无人打理而重新陷入困境,另一方面因不了解“猎狐行动”政策而有所顾虑。根据工作组先期掌握的情况,南非治安形势严峻,施某某曾因此而遭受敲诈且被捕入狱,加上施某某因护照过期作废,出行不便。工作组以此为突破口,在大使馆警务联络员共同解释和劝说下,施某某丈夫终于消除顾虑,同意其回国。
       2014年11月8日下午3时,工作组将施某某顺利带回上海。

郜燕华南非“猎狐”日记
2014年11月1日(周六)  北京  晴
       北京时间深夜11点,登上赴南非的飞机,没想到第一次去非洲大陆是执行追逃任务,心情有点小激动。一上飞机,就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异国气息,黑皮肤卷毛发,仿佛已置身于非洲。
此行由公安部经侦局小王带队,同行的还有山东经侦,大家带着相同的任务飞赴遥远的非洲。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我心里默默期盼此行能顺利完成任务。
2014年11月2日(周日)  南非  多云
       踏上非洲土地,已是北京时间下午4点,南非当地时间上午10点。大使馆警务联络官小李前来接机,这个在电话里已经多闻其声的陕西小伙,比我想象中腼腆。大家相互介绍后,乘车赶往大使馆。
       一路上,大家被非洲大陆特有的风光所吸引着,然而我最羡慕的竟是这里的蓝天,白云,空气通透的叫人妒忌。
       到达大使馆后,小李向我们介绍了施某某在南非的简要情况。自从获悉施在南非被找到的这一个月里,我们通过小李反复向其传递国内“猎狐行动”自首宽大的政策。但施虽表露出回国意愿,却仍顾虑重重,而且其南非籍白人丈夫反对其回国。获知这一情况后,我们顿感忐忑。警务联络官的劝返工作已经做到位,能否说服施下定决心回国投案,看来只有等我们面对面与她进行交流沟通的结果了。
2014年11月3日(周一) 南非 多云
       当地时间凌晨2点醒了,该死的时差,现在应该是北京时间早上8点吧。想到天亮后与施的约谈,施虽然答应赴约,但最终能被说服吗?心里真的没底。无形的压力和亢奋的精神形成了一种怪异的感受,窗外仍漆黑一片,曙光还未来临。
       上午9点半,中国驻南非大使馆,约谈准备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中,各级领导商量着和施谈话的策略和技巧,我在一旁准备着摄录像器材。10点,施和丈夫准时到达。守时,应该是好兆头吧。
       眼前的施和通缉令上的形象判若两人,简直可以用面黄肌瘦来形容。施一见到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讲述她涉案案件的前因后果,领导也耐心地听取她的辩解。她的案件从2008年至今,已经有6年了。身在异国他乡,由于对国内政策的不了解,信息的不畅通以及在南非的遭遇令她错过了多次投案自首的机会。这次猎狐行动的自首宽大政策对她来说应该是一次好机会。因此当我们把猎狐的政策向她详细解释后,施当即愿意和我们一起回国接受处理。可是她把自己的意愿与身旁的丈夫翻译沟通后,遭到了丈夫的强烈反对。
       我们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这次约谈无果而终。施表示回去后再作丈夫的思想工作,毕竟丈夫在其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她,如果丈夫坚决反对只能以后再说。
2014年11月4日(周二) 南非  晴
       依然凌晨2点顽固地醒来,辗转难眠。今天安排我们一行与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交流会谈,原本如果施谈得顺利,今天的交流活动应该是轻松愉快的,但现在带着心事感觉截然不同。
       到达约堡(约翰内斯堡)唐人街,满眼都是熟悉的街景,听着熟悉的语言,倍感亲切。参观华人警民中心后,当地华侨向我们介绍与警方合作的概况,我们也向他们通报了猎狐行动的宗旨,在相互的交流中,我深深感到信息沟通的重要性。国内声势浩大的猎狐行动宣传工作,在遥远的南非知晓的人还不多,通过我们此行,可也算作了一回宣传。
2014年11月5日(周三) 南非  多云
       居然一觉醒来是早上7点,神清气爽。今天施答应和丈夫再来面谈一次,成功与否就在今日了。
       依然上午10点,施和白人丈夫,面谈人员多了大使馆警务联络官王参,主要是与其白人丈夫进行英语的沟通交流。其丈夫担心施回国后家庭以及当地生意无人打理而重新陷入困境,另一方面因不了解“猎狐行动”政策而顾虑。在交谈中,我们了解到由于南非治安形势严峻,施曾因此而遭受敲诈且被捕入狱,加上施因护照遗失,出行不便。以此为突破口,在大使馆警务联络官共同解释和劝说下,施某某丈夫终于消除顾虑,同意其回国。
2014年11月6日(周四) 南非  晴
       南非约堡机场,施在丈夫的陪同下,如约到来。我们与大使馆警务组同行道别,感谢。施的丈夫上前把施交给我们带走,我在一旁拍摄记录这一刻,也记录下了他得不舍和担心。
       我们带着施进机场办理登记手续,由于施的护照遗失,大使馆给她办理的回国证明和旅行签证上未注明有效期限,在出关时遇到了麻烦。原本能简单交流的英语,此时顿显捉襟见肘。在与机场海关工作人员交涉的过程中,焦急万分,万一施被扣,那我们此行功亏一篑。
       幸好,海关工作人员在核实了近二十分钟后,盖章放行,我们的心情似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
2014年11月7日(周五) 上海  多云
       经过17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当飞机顺利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的那一刻,我的心终于也落地了。此行算是圆满完成任务,凯旋而归。
       机舱门一打开,边检的3名公安便进入舱内给施办理入境手续,顿时机舱内的乘客都向我们投来诧异的眼光,我的心情即有点骄傲又有点兴奋,感觉警察这个职业还是值得自豪的。看着施配合边检检查证件,脸上透露着平静,并无惶恐不安。我想,她此时的心情应该和我们相似,是踏实的。出逃这么多年,像所有抓捕归案的对象一样,终于等到了解脱的那一刻。闭上眼睛回顾南非之行,整整飞行了1万多公里来到非洲大陆的最南端,匆匆一周的行程留下的印象既熟悉又陌生,只记得我们去南非是当地最好的时候,紫樱花盛开的季节。
       到家的一刻,收到大使馆小李发来的微信:“猎狐2014境外追逃行动成绩斐然,赴南非工作组拜访警民中心介绍情况”新闻刊登于当地的华人报纸。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猎狐,公安部,经济犯罪

继续阅读

评论(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