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霍建华:古装戏基本不用太想,我就能演了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丁立

2014-12-19 12: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霍建华
       台湾演员霍建华来大陆发展有十来年了,从偶像剧小生起家的他,正在摆脱白面脂粉气的形象,尤其是今年的几部作品,让观众越来越清楚,霍先生是有演技的,而且很不错。
       他在自投的《金玉良缘》中出演喜剧角色,摆脱忧郁苦情王子的角色定位;《战长沙》中和自己较劲拍了一回战争戏;马上播出的《镖门》则是霍建华头一次剃光头接演清装戏。“一直很热爱拍戏,每一年都还想着怎么不一样一点”。12月18日,霍建华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说。
       由华策影视、容丞和悦联合出品的年代大戏《镖门》将于12月22日登陆上海电视剧频道黄金剧场。该剧由邹静之出任总监制,《一代宗师》编剧徐浩峰、青年编剧曹逸鸣联合创作,由霍建华、贾青、李健、刘一含、倪大红、王庆祥、党昊、郭晓峰等两岸三地众多演员联袂出演,再现镖行的历史原貌,透视整个近代民间镖局的武林江湖。
《镖门》
       澎湃新闻:我知道你是因为《海豚湾恋人》,后来《千金百分百》,你跟孙俪合作的《屋顶上的绿宝石》,再然后就是各类古装造型,加起来大陆的观众认识你也十多年了。当时为什么来大陆发展?
       霍建华:你暴露了我的年龄!那时候来大陆发展只是想不一样一点,突破一点自己。没有别的,当时也不懂什么市场行情,就是好玩想来看看,找来的戏也都比较小清新偶像路线,我就先演了。
《海豚湾恋人》
       澎湃新闻:之后,长时间被定位成偶像派了,几乎是靠脸吃饭。
       霍建华:能靠脸吃饭还是好事,不过人不可能年轻一辈子,所以说不想转型肯定是骗人,所以我这几年特别是今年做了这些不一样的戏,《金玉良缘》、《战长沙》包括这次的《镖门》。希望让大家看到一个成长中的霍建华,突破多少我不敢说,但是始终得有转变。特别是这次的《镖门》,我很拼,因为推掉太多宫廷清装戏了,可是这次遇到了好班底,我上了,大家也总该会说我不再是靠脸在吃饭。
       澎湃新闻:今年的转型转得大家还都挺意外,静悄悄地从偶像派的大队伍里撤出来了?
       霍建华:如果说是偶像派的话,我属于十多年前跟《还珠格格》他们一起来大陆发展的那批了。不过转型也不是你想转就能转的,必须遇到好的班底好的剧本,《战长沙》是我第一次跨入电视剧的主流市场,《镖门》是又一次实践。以前我的戏都比较商业化,现在年龄成熟,我也在摸索怎么让自己“去商业化”。
       澎湃新闻:你觉得怎样的戏算是比较不那么商业的?
       霍建华:市面上拍得不那么多的题材,没那么容易演,不那么浮躁,反正肯定不是那种“没有表情”性质的戏。《花千骨》里我扮演一个“仙”,那种戏我轻车熟路了,基本不用费劲了,“面瘫”就行。但是《镖门》不可以,它的拍摄手法包括剧情都很不一样,讲述刘安顺的一生,时间跨度大,并且一个人去反射一个行业。如果《战长沙》大家戏份平均,这次《镖门》我得挑大梁。
       澎湃新闻:从时装戏入行,到现在自己投拍戏,还是喜剧,你不知道自己从骨子里透出来都是忧郁气质吗?
       霍建华:总是拍时装偶像戏多狭隘,总要接触不一样的戏和不一样的导演。时装偶像戏很难让人成长,后来有人找我拍武侠剧,我觉得武侠剧比时装偶像戏制作规模大挑战大,我就做了。做《金玉良缘》是因为我一直都很喜欢做喜剧,想做喜剧演员,可是几乎没有人找我演,那我就自己拍自己做。我终究还是演员,只是拓宽了路子而已,自己给自己创造了多些的机会。
《金玉良缘》
       澎湃新闻:《花千骨》和《女医明妃》都是明年上,会不会又荧屏重叠然后再度被忽略?
       霍建华:不会不会,两者之间的区别还是挺大的。我个人觉得《女医明妃》更考验我一些,因为《花千骨》很仙,目空一切看淡一切就可以了,对于演员来说很单一,当然最后也有人物命运的转变与爆发,但是整体来说平淡不会有差池,当然最后还是很虐的,观众会很难受。《女医明妃》的话,让我来说我觉得是一个电视配备很足的戏,电视该有的元素它都有了,皇帝玩世不恭而后人生波折被俘虏,最后幡然醒悟重铸大业,起承转合很明显。
《花千骨》
       澎湃新闻:这种进阶式的戏路发展,你觉得对于你而言最大的考验在哪里?
       霍建华:考验就是表演更加需要层次感,更要动脑子了。演《战长沙》和《镖门》,我不可能用当时《倾世皇妃》时的那套来应对,绝对演不出来啊。呈现的方式方法不一样,《镖门》能让大家看到我更扎实的演技,明年《女医明妃》和《花千骨》那样的戏我也很用心,只是大家看到的依然是荧屏上那个你熟悉的霍建华。我还是看电影看剧本比较多,所以明年的戏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澎湃新闻:你一直在说表演方法的不同进步挑战,可以具体说说吗?
       霍建华:古装戏拍很多了,而且现在很多古装戏都有偶像戏的里子,套在古代背景里。所以我去演《战长沙》和《镖门》最大的挑战是这类戏我演得少,我先要使劲融入那个年代里,这个对我来说不容易。古装戏我基本不用太想,我就能演了。《战长沙》和《镖门》这样的戏,制作团队是以电影的标准在做,所以很不一样,我演起来也肯定不一样。
       澎湃新闻:现在好多电视剧都用电影的标准去做戏,你会不会刻意规划未来往大银幕发展?
       霍建华:不会,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我很喜欢电视。明年“一剧两星”,我暂时并不知道会有哪些特别大的变化,但是我从自己出演的戏来看,整体的制作水平会有大幅度的提高,竞争激烈,大家都很拼。
《战长沙》
       澎湃新闻:小鲜肉那么多,你上网应该会看到铺天盖地他们的消息吧,你会不会担心自己变成“老鲜肉”呢?
       霍建华:怎么会呢?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美好,谁没有年轻过呢,我们也是从20多岁过来的,人不可能年轻一辈子。要知道,男人每个阶段都会有属于自己的魅力,到了时间段也会想抛开外在努力展现内心的东西,让大家看到深层次的底蕴。像《镖门》这样的戏不要说十年前,就是五年前我也不会接,但是现在接了是因为到了这个时间。
       澎湃新闻:你提了几次年纪这个问题,这几年拍戏感受变化大吗?
       霍建华:很多东西真的跟年纪有关系,我不会刻意平时去琢磨或者思考什么,但是最大感受就是去展示一个角色的情绪内涵时的手法不一样了。年轻时觉得生气就是破口大骂、砸桌子凳子等等,可是现在生气可能就是不说话,而那些外在的表达不是生气最好的表现方法。这些都跟年纪有关系,你让我十年前去说沉默就是生气,我也不会信,也演不出来。
       澎湃新闻:你平时上网多吗?不怕被别人吐槽吗,要知道现在吐槽风可是来势凶猛,哪怕是姜文那样的大佬都免不了,《一步之遥》上映前的状况你关心了吗?
       霍建华:我还真是不怎么看这些内容。说是别人的权利,但是说得合不合理很难界定,你不用管人家,那么多人实在管不完。无所谓,每个人说话只要对自己负责就可以了。批评大家都还是很受欢迎,批评然后改进是好事,不要为了批评而批评就好了,说别人容易了,但是自己要做得好很难。
       澎湃新闻:十年前来大陆发展,走到今天,你对下一个十年后自己的生活有预设吗?
       霍建华:只希望还像现在这样开心,不要麻木。不要那时候像很多人一样接受访问到最后就是一声叹息,很苦很难受,还会想像现在这样每年都想着每天过得不一样点。我天生就不喜欢坐在办公室,喜欢表演也一直做得很快乐,好奇心也一直都在,下一个十年最大的心愿就是保持这份对表演的有趣的好奇心。当然我知道很难,也不太可能像现在一样。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霍建华

继续阅读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