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论文工厂”一文被点名作者回应:只是参考英语的表达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邢春燕

2014-12-23 17: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科学美国人》指中国学术论文造假,英国《诊断病理学》论文评审人表示《科学美国人》的报道有夸大之嫌。
       12月21日、22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连续对《科学美国人》指中国学术论文造假的问题进行报道。在《中国“神秘论文工厂”曝光:只要出钱就能在科学杂志上挂名》和《“问题论文”多来自知名医学院和大医院》两篇报道中,澎湃新闻曝光了一家疑似论文加工厂“MedChina”,以及在论文中玩“论文填词”游戏的医学论文近百篇,所谓“论文填词”,就是论文中有一段或几段话与其他论文完全一样,只有个别字词不同,就像玩填词游戏。这些论文作者多数来自国内知名医学院和三甲医院。
       12月23日,澎湃新闻找到了名单中涉及到的几位论文作者或知情人士,他们有人回应说,所谓“论文填词”的发生是因为他们英文不好,参考了一些论文的通用表达,并非学术不端。而《诊断病理学》(Diagnostic Pathology)的一位评审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他参与评审过程中,确实发现大量造假论文,其中尤其以日韩居多,但他同时也表示,《科学美国人》的报道有夸大和哗众取宠嫌疑,而且那些学术期刊本身把关不严,也难逃责任。
“论文填词”作者回应:英文不好,参考表达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输血科的医生程大也(Daye Chen)在名单中出现两次。他的这两篇论文分别发表在《公共科学图书馆期刊》(PLoS ONE)和《癌细胞国际研究》(Cancer Cell International)上,被指出的问题均为涉嫌抄袭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词“Begger法漏斗图”( Begger's funnel plot)。澎湃新闻致电程大也表明来意,对方立即挂断电话;澎湃新闻再三致电之后,对方终于接了电话,记者刚提及“论文”二字,他便回复说“不想再解释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好说的”,随后再次挂断电话。
       目前正在上海某高校攻读研究生的小君(化名),大四的时候曾在国外期刊上发表论文,在《科学美国人》的名单上,她的这篇文章“榜上有名”。她说看到澎湃新闻的报道时非常震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我(的论文)。”
       对于《科学美国人》有关“论文填词”的指控,小君并不否认自己参考了别人的论文,但也解释说:“中国人的英语能力有所欠缺。我们的母语不是英文,肯定会参考英文论文来写。如果老外来写中国论文,他也会参考我们的句型。”她强调说,如果英语比较好,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另一方面,小君也表示,不少医学实验、流程用到的方法是一样的。“就是按照规定、按流程下来的,有点像我们八股文。”她还形容为“比高考作文更格式化”。
       小君说,写论文前肯定要看别人是怎么写的,这种参考很正常。至于注明引用出处,小君向澎湃新闻表示,“对于‘引还是不引’,你觉得有必要就写上出处。”她坦言,导师在引用规范上并没有做过多的强调。
       “因为系统评价,有些(科研)结果可能会比较类似,就有可能会出现参考比较多的情况吧。也确实很难避免,只能尽量修改。”小君这样解释说,至于如何修改?小君表示:“尽量不要出现过多的雷同句型,写出自己的风格。”
       而在“百人名单”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是来自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个署名“Qiliu Peng”的人。这个名字共出现了7次。经澎湃新闻调查,此人中文名叫彭契六,是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博士研究生。在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官方公布的“2013年度研究生国家奖学金获奖人员公示”上,彭契六作为临床检验诊断学博士研究生中的一员,也在其中。在广西新闻网上,还有一篇名为《山旮旯里走出的博士生——记广西医科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的报道,专门写了彭契六努力科研和学习的事迹。
       一位曾与彭契六共事的医生告诉澎湃新闻,她怀疑是英文表达的问题。“中国人写英文,表达很难,参照同一篇文章写语句挺正常的。”她还表示,自己写英文论文的时候,也会觉得别人的表达很地道,然后不自觉就用别人的表达方式。
       国内某医科大学内分泌专业研究生李某告诉记者,国内学生的英语水平一般都不太好,难免模仿借鉴国外论文的写作方式,不过评审时会用到“论文查重”工具,“一句话相同都有可能发不了,所以我们会一次次地修改,国内也有一些公司会帮忙润色论文。”当澎湃新闻问及国内有哪些论文润色公司时,她表示自己没有也没有接触过,“其实相对语言来说,研究内容更重要,国外论文那么多,语言相似也是难免的。”
       天津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泌尿外科医生张洪团(Hongtuan Zhang)也在名单中,他2013年发表于《公共科学图书馆期刊》(PLoS ONE)的论文“CYP1B1 Polymorphisms and Susceptibility to Prostate Cancer: A Meta-Analysis”( CYP1B1基因多态性与前列腺癌的易感性:荟萃分析)被《科学美国人》指出涉嫌抄袭段落。澎湃新闻致电天津医科大学研究生院办公室,对方告知张洪团已去加拿大学习,明年回国。
       不过,这样的解释在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何裕民看来并不可信。“大部分人其实还是在论文凑数。”他告诉澎湃新闻,尽管不排除有的人确实英文能力有限,但他们要做的是如何提高自己的英文而不是参考别人的论文。“论文的核心是内容思想和科研成果。”他认为如果内容和结果雷同,那么英文不好不是借口。
       华中科技大学医学系研究生小陈向澎湃新闻透露,医学论文中,国外顶尖杂志首推Nature和Science,然后是New England和Lancet等,然而,要在这些地方发表论文并不容易。“国内医学杂志上所发表的文章也不乏含金量,然而没有很好的英文阐述与国际化的思维,也制约了国内刊物与科研水平的相互推动发展,主要表现在影响因子普遍偏低。”但是他也表示,英文表达可以借鉴,但是内容雷同则属抄袭。
国外学术论文评审也会有猫腻       
       据了解,在国外,出版“大佬”会有科研诚信团队,也会有一种职业叫“同行评审人”(作用相当于论文鉴定专家,不过这个评审人也是可以找人充数的)。比如,英国现代生物出版集团(BioMed Central)有科研诚信团队,团队中经验丰富的编辑会与杂志总编、编辑委员会成员和内部编辑一起审稿,确保稿件质量。也有论文通过“作者推荐的同行评审人”而入选。该集团负责科研诚信的副主任帕特尔(Jigisha Patel)在博客中写道:“科学研究和出版基于信任基础,除非有可疑的地方,否则杂志会相信作者所说的话。杂志认为作者推荐同行评审人是真诚的,所以不会有罪推定,认为他们的动机值得怀疑。”不过,帕特尔指出,凡事都有例外,一些作者因贪婪、懒惰或者迫于压力,总会找出各种方法来造假。
       就在《科学美国人》调查结果出来之后,现代生物出版集团宣布,他们发现了大约50篇被虚假同行评审者评估过的手稿。帕特尔在博客中写道,论文造假的范围,从作者暗示朋友们提前对论文给予积极的评价,到精心设计同行评审圈,由一群作者相互评审各自的手稿,再到冒充真实的人,捏造完全虚拟的人物。“从我们收到的杂志中发现,情况更复杂,虽然没有明显的作者之间的勾结,但是推荐审稿专家的相似之处可以看到,幕后有第三方机构参与这种复杂的欺诈行为。”
       帕特尔同时认为,鉴于大多数作者还是诚信的,忽略他们的推荐,会降低评审的工作效率,而由杂志自己找独立的评审人会有很大风险。也因此,她坦言,目前杂志编辑发现造假论文的难度很大,编辑每天会收到大量论文,工作任务本来就繁重,其次,要从一堆评审人中找到伪造的评审人更是困难。“最好的方法还是依靠技术,通过软件自动交叉核对作者提供的邮箱,追踪同行评审的方式等。此外,真正的同行评审人也要保护好自己的职业身份。”
       澎湃新闻联系到某医科大学在读博士生张伟(化名),他是《诊断病理学》(Diagnostic Pathology)的评审人,曾多次参与国外医学期刊的评审工作。
       张伟告诉澎湃新闻,一份论文从完成到最后在国外期刊发表,要经过诸多程序。论文完成后会交由通讯作者(Correspondence Author)修改、检查,对于院校学生来说,通讯作者一般是负责课题或某篇文章的导师,是论文诚信、数据真实性的最终负责人。确认无误后,通讯作者会将论文投给杂志社,由杂志社编辑进行初审,有些杂志会用查重工具,过滤掉不符合要求或存在抄袭的论文。经过初审,杂志社再将论文交给外审专家评审,评审时采取同行回避原则,即中国人的稿件不由中国人审核。
       张伟作为评审人,在以往审核中,曾发现很多造假论文。他说,其中来自日本作者的最多,其次是韩国。谈及国内期刊论文评审,张伟坦言程序不太严格,有的不经过通讯作者,直接由第一作者投稿、返修。
       谈及评审标准,张伟表示,首先是稿件是否有创新性和实用价值,评审人会搜索该领域的相关论文,看是否有前人做过,没有创新性则不能通过;其次,会看临床方面的治疗方式是否有指导意义,是否有临床数据,如果没有,也会被直接拒绝,没有机会返修。
       何裕民则表示,国内杂志也有“同行评审人”和编委会。在正规学术期刊中,一篇论文的通过至少要经过编辑筛选、评审专家审核,如果“吃不准”,还要使用查重软件这些步骤,“但是国内杂志实在良莠不齐,只有正规的杂志会走那样的流程。”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科研处工作人员则告诉澎湃新闻,国内论文发表采用的是“导师制”,即导师审核。“医学细分领域很多,不是一个鉴定机构可以做得了的,目标期刊会组织该领域专家进行评审。”小君也坦言,自己的那篇文章发表于自己刚学会meta分析的时候,“当时很多都不懂,所以还请教了老师,老师还帮助我修改文章的一些错误。”
       对于这些专业“写手”而言,中英文表达恐怕早已烂熟于心。那么,在学术评审尚未规范和普遍的情况下,“借鉴英文表达”算不算抄袭,这个问题,没人愿意给出明确答案。
《科学美国人》报道也有片面之处
       对于《科学美国人》此次爆料出的百人名单,张伟表示其实很片面。“《诊断病理学》(Diagnostic Pathology)主编和《科学美国人》撰写这篇文章的记者认识,为了吸引人,他们才搞了这个研究。他们不过哗众取宠,为了让更好的论文投到他们杂志去,”对于文中提到的根本不存在的“Beggers漏斗图”( Begger's funnel plot),张伟表示,实际上用国际最标准的循证医学软件(“循证医学”指用统计学的方法,来解释医学中有争议性的问题,从而指导临床实践的学问)可以做出来。
       同时,张伟也不认为张洪团存在抄袭,“循证医学的方法都是有固定格式的,某些段落肯定会重合。生物学实验的方法是否是重合的?肯定是的。老鼠就是老鼠,不能换成恐龙。”他说,按照《科学美国人》的理论,中国的循证医学文章都不能发表,因为方法都是一样的。而张洪团所用的循证医学方法无可厚非,只是英语表达上套用了一种循规蹈矩的写法,国际一流杂志上也会这样写。
       当记者问及《科学美国人》提及的玩“疯狂填词”游戏的论文,这些论文确实大段大段雷同,只是把研究主体变了一下而已,张伟表示,这不仅是作者的问题,杂志也有责任。“这样的文章根本就不应该通过,送外审的时候就应该被拒绝,杂志社把关不严。”他始终认为,中国循证医学刚刚起步,不该听信一面之词。“中国医生很忙很累,你们应该统计一下医生每天的工作量,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因为他们把大部分时间耗在临床上。”
       张伟还指出,“论文工厂”确实存在,社会上也有不少类似机构,医生没有时间,把中文稿写出来,交给类似机构翻译。但是他认为,完全代写的情况是很少的。
       作为医科研究人员,这些论文作者时常能收到一些所谓机构发来的“代发医学论文”广告,何裕民将他邮箱里收到的这样一则广告转给了澎湃新闻。这则广告以“现我机构有核心、国家级普刊、省级普刊可供医务人员助跑,早日完成晋升之路!”为名,内容清晰地写着各种论文服务选项:“省级—《医药界》—先安排年内12月年内最后一期;国家级普刊—《医学信息》杂志—安排15年4、5月见刊—万方收录;国家级普刊—《临床医药文献杂志》—安排15年1月版面—知网、万方收录;北大双核心—《武汉大学学报(医学版)》—影响因子:0.415—知网—现安排明年5-6月份版面;北大双核心—《中华高血压》现安排15年1月稿件。”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论文抄袭

继续阅读

评论(10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