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女孩“扒衣殴打初中生”:不知挨过多少打,慢慢就不怕了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刘钊 发自广东佛冈

2014-12-29 20: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小琪和朋友(左为小琪)。
       “我有预感,我会死掉。”说话间,13岁的小琪(化名)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来。
       “他们是要杀我吗?”小琪捋了捋额前的刘海,头发好几天没洗了,一绺一绺粘在一起遮住了眼睛,“我躲起来的这几天,他们总给我发短信说让我不要躲了,说已经知道我妈妈住哪里,我再不出来就要伤害我妈妈。”
       12月20日,一段名为“清远初中女生竟扒光同学毒打下体”的视频被网友发布网络。此事经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入报道后,旋即引发公众关注,无数网友在对受害者抱以同情的同时,齐齐声讨施暴者。
       强大的“人肉搜索”随即展开:施暴者的名字、照片、电话、家人电话等信息,逐一被公之于众。
       澎湃新闻在当地调查发现,小琪殴打对方并非第一次,“第二次打她时就警告过她,再说我坏话就脱她衣服,拍视频。”
       小琪说,这是她第三次殴打对方,“她总说我带女孩出来做小姐,还说人家不愿意的话我就会打人家,这是污蔑我,毁我名声,我接受不了。
表哥帮付房租:“错了能改就好”
       12月27日下午,经过连续3天的沟通后,小琪终于答应见面。
       “很多人都在找我,我很害怕被人骗出来打我,伤害我。”小琪后来这样解释。
       澎湃新闻在小琪暂住的一间日租房里见到了她。房东说,这里的房租30元/天,“很便宜了”。小琪则嘟囔着“太贵”,她已经承受不起了,“我身上没有钱,要不是我表哥帮我,我这里也住不起了。”
       小琪的表哥说他知道小琪做过的事情,“错了能改就好。”表哥不愿接受采访,在房里晃了一眼后,再没有出现。
       简陋的日租房5平方米左右,房内摆放着一张破旧的木床和一台开不了机的电视。电视旁的木桌上摆着一盒只吃了几口的桶装方便面,面上浮着几根烟头。
       “睡不着的时候抽的,这几天总睡不着,也不敢出门。”小琪低着头坐在床边,变形的右手使劲地撑在床沿,不断地伸开五指,合拢,再伸开,“这只手经常抽筋,不知道什么原因,心里一急就这样。”
       床上靠墙一侧还躺着一个女孩,盖着被子蒙头大睡,小琪说那是她的好姐妹,跟自己一样已经不上学了,“知道我出事后,这些天就一直陪着我。”说话的时候,一部已经用旧了的黑色智能手机被小琪紧紧攥在手里,不停地滑动着屏幕,“网上都在骂我,还把我的电话、照片、我妈妈的电话都公布出来了,很多人都打电话发短信过来骂我,骂的话都好难听。”说到这里,小琪忍不住飚了一句脏话。
       面庞清秀的小琪,双眼皮,大眼睛,一头乌黑的长发用一根皮筋扎起马尾辫来甩在身后,跟人说起话来,眼睛一眨一眨望着对方,“可是他们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打她,我实在是忍受不了她老这样子说我坏话。”小琪说,这次是她第三次打对方,前两次则是因为对方乱说话给她带来过不小麻烦。
       按照小琪的说法,她不读书后在社会上认识了一些“小混混”,而被打的女生曾是她的小学同学,知道小琪在外面混得不错后,就总说小琪在背后“罩着她”,“然后她惹的事最后都被别人找到我头上,我受不了她这样所以就打了她,而且第二次打她的时候我就警告过她,要是再说我坏话就脱她衣服,拍视频。”
       小琪告诉澎湃新闻,当时之所以会想到拍视频,就是为了以此作为筹码,威胁对方不要再在背后说她坏话。
       “打她那天是星期六,我那天在QQ上听人说她又在说我坏话,说我在外面带人做小姐,说我抓那些处女的女孩子,然后还说人家要不肯接客我就会打人家。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我接受不了就又动手了。”直到现在,小琪仍觉得对方这样说自己是不对的,“我已经警告过她了,她还要这样,就怪不得我了。可我真没想到视频会传出来。”
“打过人,也被打过,所以就不怕了”
       下午5点左右,“好姐妹”起床了,嚷嚷着肚子饿,小琪带着“好姐妹”去外面吃东西。
       途中,两人遇到一个17岁的小男生。小男生身着一件枣红色皮衣,发型时尚,一见面,小琪很自然地走上前去挽住对方胳膊,“这是我男朋友,怎么样,有点帅吧。”
       对于小琪的亲昵行为,小男生不以为然,看起来面无表情。此后,小琪邀约其“男朋友”一起去吃东西,遭到对方拒绝。
       走进饭店,4元一份的“绿豆沙”,两人一人点了一碗,吃得津津有味。“好姐妹”吃完后又要点“红豆双皮奶”,看了看价目表,小琪点了点头,自己却没要。桌上的价目表上显示,红豆双皮奶,8元。
       “好姐妹”名叫小佳(化名),与小琪同龄,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一个小女孩,说起话来轻声细语:“我是觉得网上很多人都误解她(小琪)了,她不是这样子的人,反正我就觉得她挺好的,很重朋友义气。”
       在等小佳吃饭的时候,小琪接到一个电话,“我表弟跟人谈恋爱被人打了,打电话让我过去。”小琪起身离开时说,“才10岁就谈恋爱,真不想管他。”
       直到晚上8点,小琪才回到日租房,脸上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一坐到床上就撸起袖子抽上了烟,“不管他了,烦死了。”就在小琪裸露的右手小臂处,英文字母“LOVE”及一个心形图案的纹身清晰可见。
       一支烟过后,小琪平静了下来。她说,这次处理表弟的事没有动手,“都是小孩子,双方协调一下就好了,能不打就别打了,打架不好。”
       事实上,小琪已经记不清自己跟人打过多少次架了。按照她的说法,自从初一那年退学后,就开始跟着一帮男孩子学抽烟,学打架,“打过人,也被人打过,被女的打过,也被男的打过,都不知道挨过多少次打了,慢慢就不怕了。”
       小琪回忆着,“可能我就是被打的次数多了,才狠下心来出来混的,可没想到因为这次打架,被警察给抓了。”
       小琪告诉澎湃新闻,她是在接到另一位朋友小晔(化名)的电话后,被跟随在小晔身边的警察抓到了。而小晔就是当天在现场拍摄视频的那位女生。
小琪暂住的日租房。
“大家都是女人为什么做得如此下流”
       “一进派出所,警察就问我小妹妹你为什么这么小年纪就打人还脱人家衣服,还说大家都是女人为什么做得如此下流。”小琪说她对警察的这句问话始终印象深刻,“我当时超无语,因为你们都不知道什么情况,根本就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打她,反过来,要是她(被打女孩)说你带女孩在外面做小姐,你能受得了吗?”
       小琪向澎湃新闻回忆,被抓当天,她跟几个朋友正在KTV唱歌,半途接到小晔的电话后,她就出来KTV,一个人站在门口等,“她来了,警察也来了,4个警察和1辆警车,然后就把我带走了。”
       小琪至今并不知道小晔是做什么职业,家住哪里,“就是朋友而已,谁会问那么多。”小琪称自己并不怪小晔,但事发后却再也联系不上小晔了,也不知道对方现在的联系方式,“出事后她原来的电话就打不通了。”
       澎湃新闻走访知情人士了解到,相比小琪,小晔则要年长几岁,事发前曾在当地一家日用品商店做服务员。
       “十五六岁吧,不过已经不干了,不知道去哪了。”经核实,澎湃新闻在佛冈县中医院对面找到了小晔曾经工作过的某日用品商店,店老板说,小晔大约在10天前就辞职离开了,在店工作期间表现挺不错,“每天按时上下班,工作起来也很认真,唉,现在的小孩子真的看不懂,谁会知道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相比店老板的评价,小琪则清楚知道小晔本身也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小琪回忆,事发当晚,原本多个女生都在现场,小晔是最后一个到的现场,“看到她(小晔)来后,其他女生因为怕她就都走了,最后就是我打她拍。”
       按照小琪的讲述,她当晚打人的地点并非网上视频中传出的邓宅村,而是在当地城东农贸市场附近的一个村子。在佛冈县人民医院对面的后龙村,澎湃新闻找到了视频中的场景:位于村中央的一间废弃小瓦房,旁边紧挨着数栋居民楼。
       “还是从网上知道了这事,我当时一看视频就知道是在我这里打的,但那天我根本就没听见,肯定是半夜里发生的,我睡着了,不然我肯定出来制止他们。”紧挨着小瓦房的住户林先生为此十分懊恼,“当时我听见就好了,都是小女孩,怎么能这样对人家。”
“老师让我们不要议论这件事了”
       《少女被殴打拍视频 警方8小时快速破案》,12月22日,佛冈县政府门户网站发出消息,声称该县“发生一件少女被殴打、侮辱事件,女生被脱光衣服殴打并被拍照和录像流传于学校的部分学生中间,佛冈警方8小时成功破案”。
       官方消息同时声称,经警方询问查实,小琪是因为怀疑对方在背后讲她坏话才动手打人,在出于好玩、追求刺激的心理下,强行脱光受害者衣服并拍摄视频。后鉴于涉嫌殴打侮辱的人员均为未成年人,佛冈警方已责成家长和学校带回严加管理和教育,并全力追踪和删除涉案照片和视频,以最大力度地保护受害者。佛冈县教育局派出专门心理辅导小组对涉事青少年进行教育、劝慰辅导工作。同时,将在全县中小学召开法制教育和思想道德教育专题课,加强对在校学生的行为规范的教育。
       “老师让我们不要议论这件事了。”在佛冈县某中学门口,与受害学生小君(化名)同级的几位学生告诉澎湃新闻,他们都是在手机QQ空间里看到了该段视频,然后事情就在同学间传开了,“虽然她(小君)看起来很瘦弱,但性格泼辣,估计是因为对方人多她才不敢还手的。”
       与此同时,该中学一老师则表示,此事发生后,该校已就此召开专门会议,严禁任何师生对外提及此事,“上周四政教处给我们班上了课,叫我们以后都不要再提这件事情。”
       据这位匿名老师介绍,事发至今,被打学生小君正常上课,表面上看情绪未见太大波动。
       小琪说:“拍完视频后,我当时就让她(小晔)把视频传我,但忘记告诉她不要外传了,后来她却告诉我,因为有学校的朋友问她要,她就把视频传给几个学校的学生了,然后就出事了。”
       说这话的时候,小琪一下子又想起了那晚打完小君后的场景:打完后,我也害怕她报警或者想不开出事,就蹲在一边的角落里抽烟,然后我就看她慢慢站起来,一件一件穿好衣服后,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擦干眼泪,走了。
       “要那天被打的是我,我肯定蹲在那里一直哭,一直哭。”小琪说。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广东,少女,扒衣,殴打

继续阅读

评论(26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