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叶开所编《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一审被判侵权

澎湃新闻记者 石剑峰

2014-12-31 07: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因不满现在的语文教育和教材,作家叶开编了本《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小说分册和综合分册)。在这两册“语文书”里,叶开把他个人理想中的语文教材实现了,莫言、王安忆、余华等当代作家和卡夫卡、E.B.怀特等外国作家的经典作品都被选编其中。
       但今年7月,上海译文出版社把《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的出版商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和江苏凤凰出版传媒有限公司告上法庭,上海译文出版社认为,这两家机构未经授权就将该社出版的E.B.怀特《夏洛的网》和《吹小号的天鹅 》等图书内容编入《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涉嫌侵权。
 
本次涉嫌被侵权的五本书分别为:E.B.怀特的《夏洛的网》和朱天文的《炎夏之都》,《吹小号的天鹅》,格拉斯·亚当斯的《宇宙尽头的餐馆》和《银河系搭车客指南》。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译文出版社得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已于2014年12月15日做出一审判决,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和江苏凤凰出版传媒有限公司,共同赔偿上海译文出版社经济损失20万元,并停止出版、发行《这才是最好的语文书》(小说分册和综合分册)。
       2014年7月,上海译文出版社版权室汤家芳曾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由叶开编著、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小说分册和综合分册)中,共有9篇文章涉嫌侵犯上海译文出版社的出版权,这9篇文章分别来自这5本书:E.B.怀特的《夏洛的网》和《吹小号的天鹅 》,格拉斯·亚当斯的《银河系搭车客指南》和《宇宙尽头的餐馆》,以及台湾作家朱天文的《炎夏之都》。        
       叶开在《夏洛的网》一书中选编了2篇文章,一篇引用了任溶溶的译文,却在少许修改后标明译者为“肖飞”,另一篇由叶开翻译。《吹小号的天鹅》选编了3篇文章,标明译者是任溶溶。《银河系搭车客指南》选编1篇文章,《宇宙尽头的餐馆》选编了2篇文章,均标译者为姚向辉。朱天文小说集《炎夏之都》里的《风柜来的人》选进了《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小说卷。这9篇文章均未标明选自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图书。
       江苏文艺出版社方面曾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这本书的性质是选文,所以涉及很多作者和文章,我们尽量跟作者联系,但有的作者联系比较困难,所以我们跟文著协联系,把稿费转给文著协,由他们来分发。而且我们在书上已经把文著协信息标明了。”
       但上海译文出版社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他们说已经跟文著协沟通了此事,这就意味着如果有译者或作者来问起这个事情,由文著协代为处理。我们上海译文出版社在上海,译者也不难找到,怎么能通过文著协来中转呢?我认为,文著协不是版权代理机构,应该明确界定文著协代收代转稿费的权力边界。这也是我们打这样一个官司的目的,文著协到底该做哪些事情。否则大家都不找版权,都推给文著协了。”
       作家叶开这几年来一直是中国语文教育的批评者,他对中小学语文教材选编有很多个人看法,最后他决定亲自动手来选一本所谓“中国最好的语文书”。而由他选编的《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也确实受到读者欢迎一度成为畅销书。因为版权问题,作家叶开也被卷入了争议漩涡,他曾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他本人对该书引起的版权纠纷并不清楚。
       2014年7月25日,上海译文出版社将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和江苏凤凰出版传媒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作为图书销售方的新华传媒也成为被告。
       根据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15日做出的判决,“被告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江苏凤凰出版传媒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原告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译文出版社对文字作品《吹小号的天鹅》、《夏洛的网》、《银河系搭车客指南》、《宇宙尽头的餐馆》的中文译文享有的复制权、发行权和对文字作品《炎夏之都》享有的专有出版权、停止出版、发行含有上述作品内容的侵权图书《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小说分册)》、《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综合分册)。”此外根据判决,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和江苏凤凰出版传媒有限公司还需要共同赔偿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译文出版社经济损失20万元。
       对于此次判决,上海译文出版社副总编辑吴洪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出版社方面对一审判决结果表示满意,判决的几项内容都符合出版社方面的权益主张。自2014年7月,他们将《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出版方告上法庭以来,上海译文出版社发现,该书一直还在销售。吴洪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有了判决书,出版社方面就可以采取一些手段,通知书店和网店等销售渠道下架此书。
       围绕《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一书侵权的司法纠纷,在吴洪看来,这次判决的的意义在于,出版机构在出版编选图书时,不能以找不到权益人为借口直接向文著协联系,文著协并非版权代理机构。而文著协的职责也很明确,就是帮助出版机构找到权益人,在没有找到权益人之前,还是有违法的风险存在,比如,此次《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案例中,被侵权的著作权益人是可以通过上海译文出版社找到的。
       此外,在吴洪看来,出版机构在出版编著时,需要意识到编著出版的版权风险,而编著者也需要清楚告知编选内容的版权状况。
       12月30日,江苏凤凰文艺出版有限公司方面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他们是否对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尚在研究中。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版权

继续阅读

评论(12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