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外滩踩踏事件亲历大学生的自述:这是最痛的毕业礼

澎湃新闻记者 韩晓蓉 储静伟

2015-01-02 09: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有人呼喊着“孩子在下面”,有人求助“救救我的女朋友”,更多的人被压倒在现场,动弹不得……2014年12月31日晚,上海外滩陈毅广场发生踩踏事件,造成36死47伤,伤亡者多为年轻人,其中有不少高校学生。多名从事发台阶处死里逃生的大学生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讲述了那令人窒息的十多分钟。
自述人:上海大学机电工程与自动化学院机械电子专业研究生冯某
“这是最痛的毕业礼”

       从河南来上海快三年了,一直埋头学习,还没有好好去看过外滩,就想在毕业之前去外滩看一下,观赏一下跨年的灯光秀。
       同宿舍加我一共三个兄弟,小杨身体不舒服,我就和王晓亮(化名)一起结伴去了。晓亮成绩优异,平时话不多,也不太爱出去走动,是老师眼中的乖学生,他是天津人,已申请了加拿大的博士,我们宿舍三个人,一个去国外读博士,两个都在上海找到了理想的工作,快毕业了,就相约一起去外滩跨年,也算是给我们毕业的一个礼物。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毕业礼是那么地惨痛和沉重。
       我们是十点多到的外滩,先逛了南京路,然后慢慢走去外滩,外滩人太多了,我们走到正对南京路的外滩观景平台,好不容易走上平台,发现人多得根本没有立脚的地方,于是我们就往台阶下走,突然,前面一个人下台阶时一脚踩空,后面的人还在拼命往前挤,再加上有的人要从台阶上往上,有的人要从台阶上往下,双面夹击的人流,又没有人疏导,立即成片的人倒下,我个子不高,立即闪到一边,我就在倒下的一片的人的最边上,晓亮就没有这么幸运,他被压在了人群下。有人叫,不要再往前走了,往后退,下面有人摔倒了,但如潮的人流还是有惯性。我们大声叫着同学或是亲友的名字,拼命扒人,终于找到了晓亮,他毕竟是个男生,平时也经常锻炼,我们把他拉起时,我感觉他是那群人中状态最好的,尽管头部有淤青,嘴角也有血,边上有些女生已被压得不成人形了,太惨了。
       我们等救护车来,但是救护车迟迟不到,说是人太多了,现场乱成一群,要挤上救护车也很难,本来有一辆救护车已经把晓亮拉上去了,他半个身子已经进了救护车,后来又被推了下来,说是救护车上人已满了,我们等了五六辆救护车,终于上去了,此时已经过去了至少40分钟,我一直不停地跟晓亮说话,让他保持意识。到了医院后,他被推进了急诊室,凌晨三点左右,又被转到了重症病房。晓亮现在仍然是昏迷状态,有严重的脑外伤,肺部受到挤压,两根肋骨骨折,正用呼吸机在吸氧。
2015年1月1日,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一位踩踏事件伤者的亲友低头掩面叹息。 澎湃新闻记者 杨深来 图
        晓亮的家人接到消息后,从天津坐了最快的一班高铁赶来,看到他们悲痛的表情,我真是后悔,我们真不该出来参加这个元旦灯光秀,不要过这个跨年,马上就要毕业了,却碰到这样的惨剧,真希望一切都停留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让时间凝固在我们走到外滩以前的那一刻,晓亮还可以开心地去海外深造,还对我们露出灿烂的笑容。
自述人:上海交大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大一学生“何夕多”
“脚够不到地面,人斜着45度被压了15分钟”

       当时有很多人想往外滩的观光台上走,于是人流就沿着台阶上去,结果等到我和其他两位同学走到平台上的时候,已经挤得一塌糊涂了。上面的人都说不能再上来了,快退后,于是我们就又随着人流逐渐沿台阶下去。事情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上面的人实在太多,一直往下挤,我的脚渐渐没有办法支撑住,然后人就斜45度倒下,脚也够不到地面了,鞋子也被挤掉。台阶最底下的人伸出了两只手,警察和别的人腾出一块空地想把他们拉出来,但根本无济于事,相当于所有人的重量都集中在他们身上。
       旁边的人不断地在喊叫,我左边的人说他还不想死,声嘶力竭;我后面的人在压了5分钟左右后说他脚没有感觉了可能骨折了,还有人和警察说这里有人已经晕了,甚至后面有人哭喊着说自己孩子在下面,救救自己的女朋友……大概只有亲历这一切,你才能感受到当时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的心情了。我和其他两位同学的位置还算好,位于中间,虽然不能动,很难受,但还能保持呼吸。这种时候,我觉得最重要的事情是保存体力,不要去乱动也不要去大声喊叫,无济于事还可能伤到下面的人。事后想想自己当时还算是冷静,我和警察说让旁边站在平台的人拽几个人上去,再让上面空出一个位置,方便把倒下去的人一个个拽上去,大概煎熬了有15分钟左右吧,双脚早已麻木,上面终于腾出了一块位置,我上面的人也能够站起来了,好不容易自己才站起来走到平台上。
       平台上,躺着好多人,有些人抽搐着,有些人已经没有意识,还有人满脸铁青,也有人满脸是血,有许多人在哭。这时候大家都在打电话,不过根本也打不通。幸好,过了10分钟不到救护车就来了,几个人抬着受伤的人下去,期间也算是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和同学让大家不要再挤了,帮助把一些躺着的人扶起来之类的。自己毕竟知识水平不够,早已忘记如何做人工呼吸,所以也没有去做。和同学一直在平台上呆着,期间大家都往下撤离,场面又拥挤起来,后来又听见有人在喊叫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二次踩踏事件发生了。这里确实想吐槽部分人的素质,我和同学一直在喊不要挤慢慢走,还偏要挤,是不是没有经历过一次就不知道好好走路?不过更令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今早(1月1日)会有人说是因为撒钱而造成的踩踏?这种言论是不是太过于不负责任?不知道什么心态。
2015年1月1日凌晨,事件发生后的外滩观光平台上人流汹涌。 澎湃新闻记者 贾亚男 图
       大概到一点多钟的时候人走得差不多了,我们才慢慢地下去,地面上全是鞋和围巾以及各种垃圾耳机充电器五花八门,甚至还见到iPhone6……我和同学找到了自己的鞋子。。。不过他的钥匙丢了,后来想只要人没事也算是万幸。
       说实话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悲剧,自己也是时隔好多年才来外滩逛逛,找一下童年的回忆,没想到为此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以前国庆、元旦人流也很多不过也没发生过踩踏事件,当天不知道人流为何那么多,以后的限流看来十分有必要了。给大家一些建议吧,就是被压住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冷静,总归可以出去的,这时候保存体力是最好的选择,乱动只会无谓地消耗体力而已。希望这类事件以后不要再发生了,也希望为此而来的地域攻击不要有,逝者安息。
自述人:复旦大学遇难女生的同校男友王某
“我没有保护好你”

       距离2015年到来只有30分钟,更多的人挤在狭长的台阶上,复旦大学女生杜宜骏和男友与想要下来的人流对撞在一起,在上下对冲的人流中被困了半个小时的杜宜骏已经无法坚持了,慢慢失去知觉,她和其他伤员被抬下台阶,抬到草坪上做心脏复苏和人工呼吸,1日凌晨一点,杜宜骏被抬上车,送往上海市黄浦区中心医院。凌晨一点二十,杜宜骏因为窒息抢救无效停止了心跳。
        杜宜骏的男友是同为复旦大学学生的王某,他有一段在社交媒体上的自白式留言让人唏嘘:“ 看着你在我臂弯里慢慢失去意识,呼吸心跳慢慢变弱,最后被从冰冷的抢救室推出来,我没有能够保护好你……”
责任编辑:张凌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外滩,踩踏,跨年,复旦,大学生,遇难

继续阅读

评论(62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