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临泉全县追债调查,政府买3.79亿坏账帮农信社改制

澎湃新闻记者 朱荻 发自安徽临泉

2015-01-03 10: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临泉县农村信用联社门口张贴出还款宣传语
       近日,安徽省临泉县全县动员替该县信用社追债,引发巨大争议。
       临泉县新闻办2015年1月1日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该县是依法对不良贷款进行清缴,经过调查,没有发现不还贷款就取消低保、停发养老金的事情。对追缴过程中存在作风生硬、言语不当行为的基层工作人员,已要求立即整改,进一步规范清缴行为。
       对于政府出面替信用社追债的行为,临泉县新闻办提供的情况说明还提及,临泉县政府依照政策,用资金土地置换了3.79亿元(临泉信用联社)账面不良贷款。县政府有责任、也有权力对这笔欠款进行追讨。
       2014年12月30日,澎湃新闻也发现,临泉县农村商业银行(2014年12月26日由临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改制挂牌)已经撤下了总行门口张贴的欠贷人名单,镇村干部也已停止了日常上门拜访村民讨债。
       临泉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临泉县信用联社不良贷款余额为11.04亿元,2014年10月中旬以来,已依法清收信用社不良贷款2.83亿元,尚有8亿多元欠款正在追缴中。
       临泉官方提及,2014年10月中旬以来,临泉县法院司法拘留了77名拒不履行已生效法律文书的欠贷者;县公安局以涉嫌骗取贷款、违法发放贷款、挪用资金、职务侵占、受贿等项罪名刑事拘留33人,网上追逃7人,县联社职工被移送司法机关26人,县联社根据《安徽省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违规行为处罚办法》规定对职工待岗处理25人。
追债运动:全县动员+5%奖励
       临泉县位于安徽省西北部,属阜阳市所辖,是全国著名的劳务输出大县,也是国家级贫困县。
       此次追债事件始于2014年10月8日,临泉县人民政府颁布了《关于清收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不良贷款的通告》。
       通告中称,为了临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以下简称“临泉信用社”)顺利改制为临泉农村商业银行,要对全县范围内拖欠临泉联社的不良贷款予以清收。
       临泉联社下发《催收通知书》,限期还款。10月20日之前对主动还款的给与利率优惠。10月20日之后,对不能主动还款的,强制清收。
       《通告》明确,对机关事业单位及其工作人员拖欠贷款或担保贷款逾期不还的,实行“三停、五不”:“停薪、停职、停岗”和“不提拔、不调动、不评先、不加薪、不晋级”。
       对有条件还款而拒不还款的赖债户,将通过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体公开曝光。此外,对于举报并协助收回的,按照收回贷款本息额的5%奖励。
       落实到具体工作中,则是从县政府到各乡镇,全部成立了不良贷款清收工作小组,基层村干部、老师全部成了追债员。
       据当地村民介绍,在整个催收过程中,欠款村民们先是收到了“贷款催收通知书”,在随后的时间里,镇长、村大队书记等官员“天天上门讨债”,镇上也“每天用高音喇叭播放欠款者的名字”、挂上了催贷的横幅标语。
       对于5%奖励,临泉官方在回应中提到,未发现乡镇有提留超过5%的情况。5%的提留,是催收不良贷款过程中“必要的广告费用和差旅费用”。

       
临泉县农村信用联社发出的催款通知书
有被追债人“喊冤”:有家不敢回

       但在追债过程中,不少人却喊起来冤。临泉县迎仙镇村民老吴就是一例。
       老吴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2008年12月,临泉县农村信用联社韦寨信用社一常姓业务员找到60岁的他,希望老吴协助其办理贷款。
       老吴回忆称,当时他是带着身份证和常姓业务员、信用联社殷主任和另一位村民一起到信用社柜台办的。“他们让我签名,我也不识字不知道纸上写着什么,就签了名字。当时贷出来30000元,但我也没分到一毛钱。”老吴说。
       到了2014年10月,老吴突然收到村大队书记送来的贷款催收通知书,才意识到签名的重要性。
       上面写道,“你于2008年12月向韦寨信用社借款30000元, 务必于2014年10月20日前到韦寨信用社结清本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规定,该笔欠款已属数额较大,且经过我方多次催收拒不还款,我方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和临政95号通告等有关法律文件规定依法对你采取相应的强制措施,由此产生的一切不利法律后果,均由你方承担。”
       由此,老吴找到了当时让其办理贷款的常姓业务员,此时常姓业务员早就不在信用社工作,常姓业务员也没拿到钱。
       无奈之下,老吴当时只能躲到了另一户村民家住,夜晚才敢偷偷回家。老吴说,镇信访办主任和村大队书记每天都来老吴家里催讨欠款,有时甚至一天两次,“他们说如果我还不上钱,就会把我逮进派出所,判刑” 。
       不过,当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2014年12月31日找到老吴时,他告诉记者已经可以在家里过元旦,干部没上门了。
       老吴目前依然很担忧,不知道什么时间还会再被追债。“我真没钱,烟都抽不起,哪还的上30000元,况且我一分钱也没见到。”老吴强调。
       相对于老吴, 该镇另一位村民刘光(化名)则没那么幸运。因为涉及到15000元的贷款,他被镇政府干部“逮住”带到了派出所审讯室。刘光回忆,当时审讯室里有八个人,一位镇政府人员看着我们和我们聊天。当天就把我放出来了,并未有造成肉体上的损害。刘光同时表示:“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和信用社人员全程并未出现,只有镇政府的人”。
       村民们同时还承担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临泉县瓦店镇一位村民表示,每天村里会广播欠款人的名单让其还钱。在都是熟人的村镇关系中,这让不管是欠款者还是被骗的人都十分难堪。
掀开农村贷款乱象一角
        对于老吴的境况,熟悉信用社业务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老吴很可能无意中做了担保人。信用社负责人和业务员联手,甚至打着“只是帮忙做担保”的旗号让村民签订贷款合同,实则是欺骗村民以村民大部分“信用白户”的身份来骗取信用社贷款。
       迎仙镇村民项力(化名)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信用社需要3人的担保才能贷出7000元以上的金额,村民大部分会以为信用社让他们充当担保人的角色。”
       对此,临泉官方也承认,临泉县信用联社的11.04亿元不良贷款中,一部分是原农村信用社职工内外勾结,致使大量国有资产流失,无法收回,真正农民欠款比重较少;一部分是有的公职人员借贷后,不偿还本人有能力的贷款。
       官方提供的材料还提到,临泉县在清缴欠款过程中,严格区分了恶意欠款人员和受骗群众,对还款确实存在困难的群众采取利息优惠、分期还贷等优惠政策,对数额较大暂不能还清欠款的,采取分期偿债、签订还款协议方式进行。
       临泉官方通报称,此次清收不良贷款的过程中,临泉县把依法清缴放在首位。临泉县政府是依照国务院《国务院关于印发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国发【2003】15号)和安徽省《省委省政府关于进一步深化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改革的意见》(皖发【2012】15号)有关规定,依法对恶意欠款者进行了追缴。
责任编辑:黄武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6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