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关系:春风不渡玉门关

张琏瑰/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

2015-01-06 10: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岁尾,美国与古巴关系出现重大变化。12月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分别宣布,两国将就恢复外交关系展开磋商,推进两国关系正常化。当天,古巴释放了被监禁多年的2名美国商人和间谍,美国则释放了被拘押15年的3名古巴特工。美古正式复交尚须一定时间和程序,但无疑这是1961年断交后时隔53年双方关系开始走出冰冷的重大转折。
       美古关系之所以出现这种积极变化,一般认为是由于11月进行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奥巴马所属的民主党惨败,共和党继众议院之后又成为参议院的多数党,奥巴马政府一系列内外政策遭到严厉批评,已出现末期征候。奥巴马企望在其最后2年任期内在外交方面取得一些突破,为其8年政务增添一点亮色,给后人留些有价值的“遗产”。但笔者更倾向于认为,奥巴马多年柄政使他认识到,实行了数十年的对古封锁、禁运、打压政策不仅过时,而且无效,为了美国长远利益,现在已到了进行改变的时候了。
       假如上述判断属实,这便产生了一个有趣的问题:这种封锁和打压政策对古巴过时无效,对遭美国制裁的其他国家亦是如此。既然奥巴马对此产生了“新思维”,那么美古关系打破僵局之后,美国下一个握手对象是谁?人们普遍推测是伊朗。因为,自从1979年革命以后,伊朗已建立起一个颇具特色的而且十分稳定的政治体制,其实力和影响稳步增长,它已成为中东一支重要力量。特别是最近中东出现“伊斯兰国”,美国和伊朗之间产生了合作应对的压力。而且,争论有年的伊朗核问题已出现重大进展,伊朗正式声明它不搞核武器,它追求的仅是和平利用和自主开发核能的权利。2014年年初,通过“6+1”谈判已达成一个阶段性协议,最终协议虽久谈未决,但包括美、伊在内所有参与方都十分珍视谈判机制和机会,都表示愿在即将开始的新一年里完成最终协议的谈判和签署。伊核问题获得解决,美伊复交将会水到渠成。
       伊朗之后呢?有人说是朝鲜。但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美朝关系正常化不容乐观。
       第一,美朝关系正常化最大拦路虎是朝鲜核问题。古巴是无核国家,伊朗虽拥有铀浓缩技术,但它已明示不搞核武器,而且二者均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美国与它们改善关系并恢复邦交,并不触及美国所坚持的“反对核扩散”基本主张和立场。美伊就核问题达成妥协,虽然以色列、沙特等国有疑虑,但只要确保伊朗不拥有核武器,中东地区目前秩序就可维持。但朝鲜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朝鲜不顾世界普遍反对进行多次核试,并公开宣布自己是“拥核国”,且“永不弃核”,这与美国所坚持的“反对核扩散”、“维护半岛无核化”处于尖锐对立对抗之中,几乎没有调和的余地。
       在朝鲜弃核之前,美国若与之改善关系,实际上就等于美国承认朝鲜“核国”地位,承认其政策、主张之失败。更为严重的是,这将导致美国在核问题上所坚持的价值和立场的崩塌。此外,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妥协,将失去韩国与日本对它的信赖,美国亚太战略将失去支点,日本和韩国或许会摆脱美国约束自己扩张军备,甚至走上有核道路。若朝鲜拥核成为事实,以其“剑走偏锋”行事风格,美国将面临一个行为不可预测的持枪者。上述任何一项,都是美国难以承受的。
       第二,在地缘政治上朝鲜与古、伊有重大差异。2014年3月普京签署法令并合乌克兰的克里米亚,使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急剧恶化,俄美之间几乎重返冷战状态。7月,国际媒体突然传出,俄罗斯将重返古巴,将在那里重启监听站。对此美国颇为在意。因为古巴位于美国的软腹部,上个世纪60年代苏联曾在哈瓦那郊区的洛尔德斯建立雷达中心,用于监听美国导弹发射并进行电子窃听。赫鲁晓夫曾一度把导弹运进古巴,从而引发核战一触即发的古巴导弹危机。美国担心故事重演。奥巴马改善同古巴的关系,不排除受此传言影响。美古复交,可彻底排除俄军事设施重返古巴的可能性。在中东,伊拉克的乱局,叙利亚的动荡,突显了什叶派主政的伊朗不可忽视、不可取代的影响。特别是极端的“伊斯兰国”突然出现,使美伊面临着共同的对手,美伊和解和合作成为势必,也符合双方及地区最大利益。
       如果将美与古、伊的相互需要视为“正向”的话,美朝的“相互需要”则是“负向”的。朝鲜需要一个敌对的美国以发展其核武器;而美国也需要一个敌对的朝鲜来维持其在东亚的存在朝鲜拥核美国不高兴,但美国是距朝鲜最远的国家,至少在数年内朝鲜的导弹打不到美国。朝鲜核设施安全系数极低,但辽阔的太平洋是个很好的屏障。相反,朝鲜周边的国家却不得不处于提心吊胆之中。因此,朝鲜核弹、核设施在当下对美国来说是一把十分有用的单刃剑:它将使韩、日更加依附于美国,使中、俄外交进退维谷。故,美国坚持对朝实施“战略忍耐”政策,不离不即,坐收其利
       第三,所谓“人权”问题使美朝间相互憎恶难以握手。2014年2月,在美国支持下联合国朝鲜人权委员会提交一份长达370多页的朝鲜人权报告评述朝鲜“人权状况”,并指明朝鲜最高领导人对此负有刑事责任。11月和12月,联合国人权委员和联合国大会分别以111票和116票赞成通过相关决议。随后该议题被提上安理会议程。安理会虽未对此作出任何决议,但联合国的这一系列举动无疑把朝鲜推向了空前孤立的境地。美国向以“人权卫士”自我标榜,美国社会与情,国会议员和社会精英政治倾向,以及奥巴马本人意识形态,都成为阻止朝美握手的巨大障碍。
       不仅如此,国际社会100多个国家的票决结果也是美国政府必须考虑的因素。“人权”问题向来是美国对其他国家进行指责、干涉的武器,如果在联合国空前关注朝鲜“人权状况”并通过空前严厉的决议之后,朝美领导人却握手言和,则无异于美国“自废武功”。同样原因,有学者指出,虽然最近普京已向金正恩发出邀请,邀其出席明年5月俄国举行的战胜法西斯70周年纪念活动,但普京是否愿意付出巨大的政治代价给予他应的的礼遇,仍是未知数,故金正恩俄国之旅能否成行仍在两可之间
       第四,朝美间互相辱骂中有些言辞触及文明底线,破坏了领导人之间的起码关系。谁都知道,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友情对推进双边关系有着非同寻常的作用。但是,朝美关系恶化过程中出现了对领导个人进行人身攻击的现象。今年5月朝中社在一篇文章中称奥巴马是“血统混杂的杂种”,“非洲天然动物园里的黑猴子”等等。在美国人看来,朝鲜对奥巴马使用的词语触及美国社会大忌,即种族歧视。因此白宫作出强烈反应,称其为“格外恶毒”。一位名叫迈尔斯的学者称其“以种族为基础”的世界观近于“二战期间的日本”。(见华盛顿邮报网站2014年5月8日报道)这年6月,一部恶搞朝鲜最高领导人的电影《采访》(The Interview)在美国摄制完成,12月,这部电影上影时终于演变为朝美激烈对抗的一幕。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朝核问题,朝美关系
热追问

继续阅读

评论(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