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厅|城市创新:不止是北京文化遗产地图

澎湃新闻 王昀

2015-01-07 22: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城市创新:不止是北京文化遗产地图。
       去北京出差的人,可能常遇到这种情况:还剩下些闲暇时间,但除了一些著名景点外,不知该去哪里玩儿才好。那些曾改变历史的风云人物,住过的胡同在哪儿?那些古老的城市肌理,该去哪里体验?那些老房子的情况怎样了?
       近期,由北京市西城区和清华同衡设计研究院合作发起的“北京西城-清华同衡城市数据联合实验室”,推出了一款“北京文化遗产”APP。APP以百度地图和街景为基底,所有区级、市级、国家级文保单位所在地,都被标注在上面。身在北京的人,可以轻松按图索骥,找到自己身边的文保单位,也可以根据导航,直奔自己感兴趣的那个点。通过“详细资料”和“街景”,我们还可以对某个地方进行初步了解。
       最重要的是,人们还可以对这些地方的保护状况进行打分和评论。开发者目前列出的条目是:“文物价值”、“保护修缮”、“开放利用”以及“文化展示”。有6个人为“大高玄殿”打了分,其评论大多属于测试性质。人们在评论的同时,还可以上传该地照片,反映保护、利用等现状。
       难得的是,这些数据全部来自官方规划部门。“以前,无论文物部门还是规划部门,掌握很多数据,但全部睡在部门里。最多是编本书,或者把信息直接挂在网站上。”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科研与信息中心副主任、高级规划师王鹏是这个APP的主要发起人。他认为,“要让老百姓方便地认识和使用它们,就得有更合适的方式。”
       在这一共识之下,“北京文化遗产”的APP得以面世。
       这个APP不仅是导览。可想而知的是,无论行政力量多么强大,都无法在基层时时刻刻进行管理。而管理者依靠无处不在的志愿者,则可以及时获知文化遗产保护现状。未来,当某地在某方面得分较低,系统可以及时预警,帮助识别,令管理者及时发现并处理问题。
       应用可以复制
       王鹏称,北京文化遗产APP是一个“城市文化遗产的大众点评网”。未来希望不限于评论,随着使用者对它日益感兴趣,可能会引入编辑功能。大家可以自己标点。
       “现在,有的人会反映,某个点信息错了,我们就要修改。以后要开放给大家,如果爱好者足够多,大家就可以自己编辑,这个事情就能运转起来。最终达到低成本、免维护的状态。”
       实际上,中国的城市规划部门,往往认为公众参与较难。但基于位置的社交,是互联网的趋势。可想而知的是,大家在互联网地图这样的空间上,会积极讨论看得见的城市问题。北京、文化遗产保护,只不过是一个城市和一个领域。
       “我们做的几个产品,都用这个共同的技术平台。希望能在全国的一些地方、一些领域,慢慢培养起一个在空间上讨论问题的平台。”王鹏说。
       王鹏正在做的平台中,包括“中国传统村落”。其数据来自住建部的数据库。王鹏介绍,住建部拥有近3000个传统村落的大量数据,包括位置、照片等。他们所做的工作是,在专业化的数据中,找到一些公众感兴趣的内容,可以帮助村子吸引游客,也便于志愿者拍照、监管。
       以往,村庄建设中“一层皮”的现象较严重——地方上为应付检查,只做公路边上的可见的建设。而一旦有了这样的APP,村庄的管理者,如村长和会计,可以每天为国家重点保护项目、基础设施改造等拍照并上传,省里或部里看到照片,就知道进度如何。这样一来,监管就可以达成。
       实际上,官方数据只是一种引子,用户生成数据才是这类APP的核心。其应用领域也不限于城乡规划。
       “深圳的城市设计促进中心,也找到我们来做规划公众参与平台。”王鹏介绍,虽是规划参与平台,但这个设想中的平台,还容纳了更多用户需求,几个层面的部门和社会组织,如城管、NPO等,都希望能在这个平台上发现城市的问题,并予以处理。
       目前,对这类APP需求最强烈的,还是志愿者。王鹏个人的目标是,开发一个给志愿者使用的平台。“对基层团队来说,平台工具很重要,可以帮助内部沟通,以及与当地住民、政府人员沟通。整理案例、发现问题、现状拍照等,这些需求都是一致的。”王鹏希望,通过深圳的NGO,找到更多机构,一起把各方面的案例、数据放在未来的“传统村落”平台上经营。
       如果针对某个城市去做更细的内容,就需要地方政府提供更多数据。在王鹏看来,地方相关部门对此的需求很大。比如,“规划和文物部门的职责是保护,他们希望有更多人帮助保护文化遗产。虽然公众也会监督相关部门的保护行为是否有效,但是,很多情况下,这些部门的管理者,也对地方政府一味开发的行为敢怒不敢言。因此,公众的帮助对他们非常重要。”
       但开放也有一个问题:开放在偏僻之地的文化遗产地、古村落位置,是否会吸引文物贩子来破坏,或来收购古建构件?“这是一个悖论,但是我想,未来信息肯定越来越开放,文物贩子要找这些信息,拦也拦不住。而开放会带来更多公众监督的力量。”
       商业价值与政府购买
       不难发现这类APP在文保等管理之外的商业价值。当下,人们的旅游行为更分散,也更有文化,从团队游、景点游,变成了更大范围的自驾游、徒步游、古村落游。基于移动终端的服务,能帮助人们更好地找到这些地方,去进行旅游体验。
       人们在一个城市的著名景区之外,可以通过APP快速找到一些有趣的去处,如小巷子、创意园区。在很大程度上,这类应用也可以促进一些村子、县城的发展。王鹏表示,团队也希望能为一些县、一些村专门开发这类APP,“因为我们有住建部的一些数据、照片等资料,比如老房子等,这些可以利用起来,做成一个地方的导览。”
       APP目前还是公益性质。而王鹏认为,一直按照公益的方式去做,只能称得上勉力维持。需要商业的力量,这类APP才能更好地运转和持续下去。“未来可以转化为社会企业,又比如互联网公司或外部投资进入。”
       王鹏尤其指出:“未来也可以做成政府购买服务。智慧城市最适合用PPP的方式运营。政府出一些不涉密的数据,互联网公司运营,大家一起来维护,收益分成,这就是很好的模式。”
       实际上,公众参与、社会治理创新,这些意义深远的名词,都可以从北京文化遗产APP上看到。在中国,或许它代表了城市治理创新的一种先声。
责任编辑:王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京,文化遗产,旅游,城市数据,开放数据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