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浙江长子”杭州为何在决策层心目中分量越来越重?

澎湃新闻记者 常正尚

2015-01-09 17: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德胜快速路将与九堡大桥相连互通,下沙和市中心来往萧山又添一条便捷通道。 东方IC 资料
       从今年1月1日起,杭州正式实施《关于进一步加快萧山区余杭区与主城区一体化发展的若干意见》,将在户籍、就业和社保、社会救助、教育、公共卫生、市民卡服务、公积金制度、公交、产业政策9方面,改变萧山区、余杭区与杭州主城区“同城不同心”的局面,实现公共服务一体化。
       这也是自2001年“撤县设区”以来,萧山、余杭真正迈入融杭之路。杭州的此次“发力”,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1月5日“长三角政商”曾发布《杭州八城区一体化,“做大”城市引领浙江谋省域竞争制胜》一文解读,认为杭州希望通过空间结构调整形成合力,“做大”城市,引领浙江在新一轮省份竞争中制胜。
       在杭州市政府1月5日为此专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该市相关负责人提及,使萧山、余杭真正融入主城区,是贯彻去年10月浙江省委常委会议专题研究杭州工作时提出的要求。在是次省委常委会议上,浙江强调,杭州作为省会城市,代表该省的发展水平,“杭州兴则全省兴,杭州强则全省强”。
       在各省,由省委常委会专题研究一个城市的工作,可以说是这个城市的最高“礼遇”,寄托着决策层对该城市发展的热望。澎湃新闻梳理发现,10多年来,作为浙江的“长子”,杭州的工作已多次在浙江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专题研究,但将其发展上升到攸关浙江发展的战略高度,却是首次。       
历次省委常委会如何看杭州?       
       据澎湃新闻统计,进入新世纪以来,浙江至少4次召开省委常委会,专题研究杭州的工作。那么,各次会议对杭州是如何定位的?
       2001年3月22日,浙江省委召开常委会,研究进一步加快杭州发展的问题。有趣的是,此次会议最重要的背景,正是萧山、余杭的撤县设区。当年2月,国务院批复,同意浙江撤销县级萧山市与余杭市,设立杭州市萧山区、余杭区。
       此次会议认为,杭州是浙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全省处于特殊地位,“杭州的发展,事关全省发展大局,事关浙江总体形象”。会议要求杭州围绕“建经济强市,创文化名城”的目标,在全省现代化建设中发挥龙头作用。同时强调,杭州是省会城市,省委、省政府及省级各部门对杭州的建设与发展责无旁贷。要加强领导,把杭州的建设与发展列入省委、省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进一步理顺省直有关部门与杭州市的管理体制,切实帮助杭州解决一些事关发展的重大问题,省市形成合力,共建“人间新天堂”。
       2009年11月19日,浙江省委常委会议再次专题研究杭州工作。该次会议认为,杭州是浙江的省会城市和著名的风景旅游城市,做好杭州工作,对全省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要求杭州“不光是自己要向前跑、跑在前,也要为全省发展探索经验,积极探路”,在解放思想、转型升级、改善民生等方面继续发挥好龙头领跑示范带头作用。
       时隔3年,2012年8月,浙江省委常委会议又一次专题研究杭州工作。会议表示,杭州要进一步深化对城市发展规律的认识,真正从拉开城市框架转到完善城市功能上来,实现量的扩张向质的提升转变,推进集聚基础上的辐射,“集聚,就要集聚高端要素、提升城市品位;辐射,就要辐射整个市域、杭州经济圈乃至全省”。同时要求杭州继续在全省发挥好龙头、领跑、示范、带头作用,大力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以城乡一体化、城市国际化为抓手,开启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新征程,加快建设物质富裕、精神富有、城乡融合、社会文明的东方品质之城、幸福和谐杭州。
       最近一次专题研究杭州工作是在去年10月中旬。这次省委常委会议明确提出,杭州作为省会城市,代表浙江的发展水平,杭州兴则全省兴,杭州强则全省强。杭州要以“领头羊”的自觉和责任,率先实干、率先奋起,更好地发挥龙头领跑示范带动作用,把自己摆到全国乃至全球格局中去考量,着眼长三角打造世界级城市群的战略定位,加快建设现代化国际化大都市,着力建设东方品质之城、幸福和谐杭州,确保继续走在全国重要城市的前列。
       此次会议还表示,省委、省政府将一如既往地关心杭州发展,不遗余力地支持杭州发展。省级各部门要把帮助支持杭州发展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共同把杭州建设好;全省其他各市也要积极主动对接,大力协同推进杭州发展。       
浙江“长子”为何分量越来越重?       
       从历次浙江省委常委会议专题研究杭州工作的公开“措辞”中,可以发现近13年来与杭州有关的“变”与“不变”。
       就杭州所扮演的角色看,“发挥龙头作用”是浙江一直强调和看重的。这不难理解,杭州是浙江的省会城市,是该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更是浙江的第一大城市,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由其扮演这一特定角色,不仅“实事求是”,更是“舍我其谁”。
       最重要的变化,是杭州在浙江决策层的心目中分量越来越重。
       关于杭州与浙江的关系,历次省委常委会的表述依次是:“杭州的发展,事关全省发展大局,事关浙江总体形象”、“做好杭州工作,对全省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辐射整个市域、杭州经济圈乃至全省”、“杭州兴则全省兴,杭州强则全省强”。从中可以看出,经过10多年发展,杭州在浙江决策层看来,已成为浙江区域经济版图中最重要的战略之棋,甚至攸关浙江的长远发展。
       正基于此,浙江省级层面对杭州的支持与帮助,已从之前的“责无旁贷”上升到了“不遗余力”和“义不容辞”,同时其他各市也被要求“主动对接”与“协同推进”,堪称举全省之力。
       澎湃新闻又查阅了浙江省委常委会对该省其他城市工作专题研究的资料,并未发现类似表述与“待遇”。
       那么,杭州的发展为何会被浙江提升至战略高度?此前,澎湃新闻刊发的《浙江经济强县频频“消失”背后:县域经济不行了?》和《杭州八城区一体化,“做大”城市引领浙江谋省域竞争制胜》二文已有涉及,在此再做个更明晰的梳理。
       一、就浙江而言,其素来以“强县经济”和“省管县”模式驰名,“百强县”数量连续多年冠居全国。也就是说,长期以来,浙江区域经济发展主要依赖县域经济推动。但县域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其在资源配置、整合能力方面的局限显露,导致以此为主推动力的浙江在竞争中显得后劲不足。
       另一方面,未来的省域之争在于城市之争,浙江希望继续通过包括撤县设区在内的方式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形成带动力,在区域经济竞赛中抢占制高点。杭州无疑是其在省份竞争中的头号“种子选手”。
       去年12月,国务院批复,同意浙江调整杭州市部分行政区划,撤销县级富阳市,设立杭州市富阳区——此前,在同意将杭州部分行政区划调整方案上报国务院审批的浙江省政府常务会议上,该省认为,此举“有利于缓解市区空间不足对杭州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对杭州大都市区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二、就杭州自身而言,其面临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仅在长三角,杭州就有南京和苏州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而在2012年和2013年,苏州与南京先后发力,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城市“大扩容”,苏州通过将县级市吴江并入市区,一跃为苏南城区面积最大的城市,城区也由此直接与上海接壤;南京力度更甚,将市辖最后的两个县溧水与高淳统统撤县设区,成为一个“全面设区、再无县级”的城市。
       去年10月浙江省召开省委常委会专题研究杭州工作时提出,杭州要清醒地看到存在的差距和问题,深刻认识到形势的严峻,增强忧患意识,有坐不住、慢不得、等不起的紧迫感危机感责任感;面对新形势新情况新问题,杭州要确保继续走在全国重要城市前列,“打好保位争位之战”。
       不过对于浙江省的“杭州战略”,也有声音质疑是“省城独大”思维。一位长期关注浙江区域经济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与其让杭州“一家独大”,不如在浙江最黄金区域——包括杭州、绍兴、宁波、嘉兴、湖州、舟山6城市在内的环杭州湾地区实行区域协同发展战略,或更有助于浙江在以城市化为主导的转型升级中抢得先机。
       
责任编辑:谢春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杭州,分量,越来越重

继续阅读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