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农民凌继河掷288万发年终奖:明年或超300万

澎湃新闻记者 苏展

2015-01-10 17: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这已是凌继河(右一)第三年为农民发奖,其中“种粮状元”刘高美今年一人独得35.9万元。领完年终奖后,80多位农民将开启6天5晚的海岛之旅。 CFP 图
       1月8日,南昌安义县种粮大户凌继河在海口豪掷288.9万元为87位农民发年终奖。
       此番“豪”源于凌继河与农民们的约定。
       “超产50斤以下每斤奖励0.5元,50至100斤每斤奖励1元,超产100斤以上每斤奖励1.3元。”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这种奖励模式我们已经做了4年。2011年开始时不到100万,2012年发了140万,2013年156万,明年应该会超过300万。”
       “大户”凌继河现任江西省绿能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目前他在安义县鼎湖镇共承包1.8万亩地,用地规模相当于全镇土地的60%。他聘用127人进行耕种、管理以及提供技术支持。在此次受奖的87人中,有40多位是其公司负责耕种的农民,其余是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
       1月10日晚上10时许,在海南旅游的凌继河方得空接受采访,此前他一直忙于照顾从未出过安义县的农民旅游团——在加入凌继河的公司之前,这些农民曾是留守安义县的老人或者不敢出去打工的人。而他们,用凌继河的话来说,也是镇上仅剩的劳动力。
       “镇上有耕地的人家,80%的人都出去打工了。”凌继河说。
       曾经,他也是这80%当中的一员。1985年,农民出身的凌继河离开家乡经商,24年后,他又弃商从农,回到安义县承包土地种粮。
       “我们家分到几十亩地,我在外面做生意的时候担心这些地,就慢慢有回家种地的想法了。后来,我们考察了一下江苏、湖南、湖北以及东北地区的农业发展状况,(看到他们的情况)我就有信心搞农业了。”凌继河说,言谈间带着浓重的江西口音,当中还夹杂了丝许广东腔。
       然而,尽管他回乡从农的念想始于土地,但发展的阻碍亦源于此。
       发展之初的阻力是农民们对这个商人的不信任:他们不愿把耕地租给他,生怕他干一两年不见成效就走人。
       “当时,我请自己的亲戚朋友同学做担保,一个一个做他们的工作,常常到晚上12点还在谈这个事情。”凌继河回忆,“我花了5年的时间让他们想通,其中大部分时光都用来协调。”
       不过5年后,新的困扰仍来自于土地。
       “我们机械化种地需要大块田地,农民不愿意把自家小面积的田块打成大面积。他们的顾虑是到时候怕自己找不到自己的地。他们说,地租给你了,是哪一块就哪一块,不要动我的地。”凌继河说,“毕竟现在的地值钱了。”
       “这个可能政府来,力度会大一些,甚至会更快一些。”末了,他轻声补充道。
       
 对话凌继河:
       
        澎湃新闻:怎么想到给农民发年终奖的?
       凌继河:我们是2011年开始这种模式的。因为我之前在企业做,所以想把企业的这套引入到农业当中,鼓励他们的积极性。不过,投资的钱都是我出的,他们是给我打工的。
       澎湃新闻:平时公司农民的待遇如何?
       凌继河:公司会每月给每户农民发5000元工资,男工每月3000元,女工每月2000元。此外,我们还有一些科学技术顾问方面的职位,从农业大学,农业技术岗位聘来的,月薪3000到5000元。我一个月发工资都是几十万这样发的。
       澎湃新闻:农民的收入跟加入你公司之前比有何提升?
       凌继河:公司有一个种粮大户,本来一年只能赚两三万块钱,现在差不多达到百万级了。
       澎湃新闻:聘了哪些人耕地?
       凌继河:镇里有些留守的老人,还有些不敢出去打工的人,平均年龄大概是40多岁。
       澎湃新闻:多少人出去打工?
       凌继河:镇上有耕地的人家,80%的人都出去打工了。安义还有一块产业是铝合金,大部分劳动力被这个分流走了。
       澎湃新闻:你现在有1.8万亩地,未来可能还会扩张,人手够吗?
       凌继河:人不是太大的问题。现在以机械化生产为主,耕地都是的大面积田地,以后一个人就可以管理500亩。
       澎湃新闻:目前的问题在于?
       凌继河:还是土地,比如分地。我们机械化种地需要大块田地,农民不愿意把自家小面积的田块打成大面积。他们的顾虑是到时候怕自己找不到自己的地。他们说,地租给你了,是哪一块就哪一块,不要动我的地。
       澎湃新闻:为什么会这样?
       凌继河:因为现在的地值钱了。这个可能政府来,力度会大一些,甚至会更快一些。
       澎湃新闻:现在没有得到政府支持?
       凌继河:支持是有的。政府提供一些信息、技术方面的支持。一开始他们也不知道,后来做得大了,就慢慢注意到了。
       澎湃新闻:2009年刚开始承包土地时的阻力是不是更大?
       凌继河:是的。第一年可以说是不上不下。他们认为我不会种地,因为我在外面做生意赚钱,他们认为我种地是骗他们的,是为了搞什么项目。
       澎湃新闻:有没有令你印象深刻的阻力?
       凌继河:我们镇里有一些年纪大的,或者胆子小的,不敢出去外面打工,在家里守着几亩地的农民对我很是反感。因为当时地不值钱,他们不要田租的,但我一收就是几百块钱一亩,这对他们的影响很大。
       澎湃新闻:你怎么说服他们把地租给你?
       凌继河:我跟他们沟通说,可以把技术提供给他们,大家都是本地人。以前他们没有烘干机,要晾干谷子,我就说直接拿到我这里,我给你们烘干。机械方面他们需要,我也支持他们。以前他们收割、插秧包括打田,晒谷子,我都给他们解决,所以后来他们慢慢信任我,也没有什么顾虑了。我想现在99%的人思想都已经转变过来。
       澎湃新闻:用了多久?
       凌继河:5年。以前我们都没有签合同。当时,我请自己的亲戚朋友同学做担保,一个一个做他们的工作,常常到晚上12点还在谈这个事情;现在他们主动跟我签合同。
       澎湃新闻:你曾经是商人,为什么想到回乡发展农业?
       凌继河:我们家分到几十亩地,我担心这些地,就慢慢有这个(回家种地)的想法了。后来,我们考察了一下江苏、湖南、湖北、东北的农业发展状况,我就有信心搞农业了。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农民 凌继河 年终奖

相关推荐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