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小区数百套住宅涉嫌群租,二房东形成势力对抗整治

澎湃新闻记者 储静伟 实习生 王恬恬

2015-01-13 17: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康城小区数百套住宅涉嫌群租。 澎湃新闻记者 杨博 图
       “二房东”耍赖不归还房子,房东却无计可施。近日,上海市闵行区上海康城小区四期业主张先生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反映,自己的房产被二房东用来群租,至今已逾期5个多月,租户拒绝搬离。现在,二房东不但拖欠房租不支付,连电话也不接听。
       张先生的遭遇在康城小区并非个例,澎湃新闻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群租现象在上海康城小区很普遍,目前至少有四五百户房子被二房东群租,其中多数房源集中在十几名二房东手里,多者手里握有二三十套房子;一些人甚至摸出“门道”对抗政府部门的群租整治,前一天才拆掉群租隔断,第二天就被原样复原,相关整治部门也徒唤“无奈”。
房子被群租,二房东拒绝搬离
       上海康城小区位于闵行与松江两区交界,是闵行区为数不多的超大型商品房住宅区,小区一共有四期,12000多户居民。
       张先生的产权房位于康城四期39号,三房两厅,面积131平方米。2009年,他拿到房子的钥匙,考虑到当时没有入住打算,就以毛坯房出租了。
       “前两年租给一个租户都很正常,后来这名客人不租了,才又租给现在这名姓胡的租客。”张先生说,因为租客按时交付房租,也没有因为水电费或维修的事情麻烦过他,他很长时间都没去看房子。
       一直到2014年7月,张先生岳父母家的房子面临动迁,正好他康城小区这套房子8月租约到期。于是,他便打算收回房子装修后给岳父母过渡居住,这才给租客胡先生打电话,表明自己的意思,并希望先看看房子。因为房子的门锁早被胡先生换掉了。
       租客胡先生在推脱了几天之后,才最终同意托人带钥匙前来开门。当天,屋内的景象让张先生大吃一惊——原来,自己的房子早被用来群租了,三室两厅的房子被分割成一个个小间,连厨房也住人了。
       这一景象让张先生大为气恼,当即打电话报警,随后又向上海康城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康办”)及闵行区房管局莘庄镇办事处(以下简称“房办”)报备,希望有关部门责令租客撤除群租违建。“我们当初的租房合同上就有明确约定,要求租客只能自住,不得转租、群租,这名租客明显违背了合同。”
       张先生的做法却惹恼了二房东胡先生,他不但不答应撤除群租搭建,还以与其他租客合约没到期为由拒绝搬离。
群租普遍,平均每周整治一次
       事情就这样僵住了,张先生与二房东多次电话交涉均告失败。再往后,二房东干脆连张先生的电话也不接了。
       无奈,张先生只好寄希望莘庄镇“房办”及“康办”等部门整治群租的联合执法。康城小区的群租整治不仅仅只有张先生的一户人家,还有众多的群租户等待着相关执法部门的联合整治,于是,大家就需要排队等候。
       “康办”常务副主任蒋杰也向澎湃新闻证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闵行区就加大对上海康城群租房的整治力度,平均每周一次。因为不断接到业主关于群租的投诉,每次整治之前,“康办”要联系所在居委会一起核实,然后再上报莘庄镇“房办”,由“房办”联合其他部门一起整治。
       仅2014年下半年,上海康城小区群租联合整治就达22次。康城小区四期居委会主任翁培芬介绍,2010年借全国经济普查的机会,了解到整个小区大约有五六百户涉嫌群租,而最近一两年,群租现象又有所加剧。
       “由于群租太多,我们只能根据轻重缓急,把居民反映比较强烈的群租户列为先行整治对象。”蒋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康办”只是协调、牵头机构,每次整治之前,由康办联系莘庄镇“房办”、综治办、拆违办及所在地派出所、居委会等相关部门开联合会议,对整治工作进行必要的安排。
       由于担心走漏风声,每次整治前通常只提前安排时间,至于每次整治哪几户都是由“房办”掌握,一直到整治行动开始前才一户户明确。整治行动中,联合执法人员对群租户的违章搭建与间隔进行拆除,要求在现场的租客清理自己的财物,不在场租户的财物进行拍照留证后,集中运到指定地点储存,等候租客前往认领。
       集中整治虽然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群租现象蔓延,却也并非每次见效。久而久之,一些二房东很快找到了破解之道,他们甚至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复制链条:前一天才被拆掉群租隔断,第二天他们就能原样复原。
       张先生的房子就经历了这样一个历程。
群租被整治,几个小时就恢复原貌
       在等待了两个多月后,张先生的房子终于等到了集中整治的机会。“可具体的整治时间我并不知道。”张先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等他被告知房子的群租已被整治,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天。
       可悲的是,等他再次来看自己房子的时候,群租已被原样复原了。后来他从邻居那里得知,其实就在房子被整治的当天,所有的隔断都被执法人员敲掉了,可就在当天晚上,二房东找来一帮装修人员,花了几个小时,房间原本的隔断又被恢复了,门锁重新更换过,租客又住了回来。
       他再联系二房东,二房东理都不理他。这以后,张先生在自己的房门外转悠,却就是进不了家门。就在此前的两次采访中,澎湃新闻记者陪同他一起前往这套房子,打算采访租客,也真实体验了他的无奈。
       2014年12月底的一天,澎湃新闻记者与张先生一起上门。敲门之后很快就有了回应,一名女房客在门里谨慎地问“是谁”。张先生回答“房东来看房子”,里面的人很快静默。过了大约2分钟,大概是这名女租客打过一个电话之后,就以“不认识”为由,不再搭理我们。记者随后找来物业的保安及“康办”的工作人员,却仍然敲不开房门。
       张先生向记者展示一张他此前在房间门背后拍到的“告示”,告示是二房东提醒租客的注意事项,明确告诫租客“陌生人敲门不予理会”,“敲门勿开随手锁门”;至于房间遇到水电等维修问题,要求租客不要找物业或相关部门,二房东留下专门负责维修人员的手机号码,甚至连开锁也有专人负责。
       “这显然是针对房东及小区物业、水电管理等相关部门。”张先生说,多次尝试下来,他发现租客都经过二房东传授了种种应对技巧,而房屋的装修、管理、维护等也都有一条龙“地下”服务。
二房东侵害邻居利益,却要求房东赔偿
       在上海康城小区,类似张先生这样与二房东缠斗数月的业主并非孤例。一些二房东千方百计与政府整治部门周旋应对,对房东纠缠不休、甚至坐地要价。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康城小区群租现象众多,这与当初小区购房者中投资者比例偏高有着不小的关系。“康办”及上海康城小区的业委会都曾告诉记者,小区里还有不少房子的投资者是江浙或上海本地的,“这些人没有自住要求,自己又疏于管理,于是对二房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对方按时交付房租就行。”四期业委会主任翁培芬介绍,一旦个别业主急着收回房子,就被二房东要挟,甚至出现倒赔二房东的怪现象。
       在康城小区相关部门的记录里,还有这样一个案例:康城小区大浪湾道28号业主是台湾人,房子交由一名常住上海的亲戚代租,承租房子的二房东不仅将房间分成若干隔断,还将阳台改造成了卫生间。这处违章改造的卫生间给隔壁邻居带来了灾难,长期漏出的脏水进入到邻居的房间,泡坏了地板等设施。
       “我们接到投诉后,当即进行处理,责令二房东恢复阳台原状,并赔偿邻居相应损失。”康城小区相关工作人员称,这名二房东接受协调处理后,却将自己的损失转嫁给房东,要求房东赔偿自己的损失,否则不但拒不搬离,还不交付房租给业主。这起纠纷自去年9月起一直纠缠到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
       张先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也曾想破门换锁,强行收回自己的房子,“可我不能不考虑自身的安全,没敢贸然行事。”经过一番调查,他发现上海康城的一些二房东已经形成一股势力,主要的十几名二房东,手里握有100多套房子,偷电偷水、肆意改变房屋结构,在许多事情上为所欲为。
       他也想到依靠法律诉讼主张自己的权利,可在法院咨询下来,发现也不容易,“打官司时间拖得很长,即便最后赢了官司,可能否顺利执行依然是未知数。”
       如今,张先生只好把希望寄托在闵行区“房办”、“康办”、派出所等相关群租整治部门,希望他们的连续打击能震慑住二房东,迫使他们最终搬出自己的房子。否则,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康城,群租,二房东

继续阅读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