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两只疫死大熊猫系野外救回,研究中心被指圈养后卖票牟利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发自陕西周至

2015-01-15 07: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5年1月,陕西周至,大熊猫犬瘟热发病后,抢救中心就停止售票,谢绝入园参观。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图
       “园区封闭,谢绝参观。”
       1月6日下午,在秦岭北麓终南山下的周至县楼观镇,陕西楼观台实验林场楼林小区门口,两名着防护服、戴口罩的工作人员正在对小区周围进行消毒,小区正南侧围墙内,便是陕西省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以下简称“研究中心”)。
       就在几天前,大熊猫“城城”、“大宝”先后因患犬瘟热病死亡。截至1月12日,研究中心仍有2只确诊感染犬瘟热的大熊猫正在接受救治,其中5岁的雌性大熊猫“凤凤”病情危重,14岁的雌性大熊猫“珠珠”病情稳定。此外,还有4只疑似病例在观察中。
       目前,国内近30名专家仍在加紧对患病大熊猫进行救治,而此次大熊猫染病的原因至今还不明确。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副教授金艺鹏此前介绍,2014年是我国犬瘟热病毒流行的一个“大年”,病毒可能来源于家养动物、流浪动物等。
       陕西大熊猫感染犬瘟热相继死亡,详细原因尚不明朗,但研究中心存在的三大疑问待解。
       1月6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经实地探访发现,该研究中心位于秦岭北麓楼观台旅游景区,距离居住区、酒店等人群活动密集场所较近,周边村庄内饲养猫狗较多,对大熊猫保护存在隐患。
       另外,该研究中心作为承担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野外抢救、饲养繁殖、科学研究、宣传教育、开发利用”的专职机构,数年前就开始开门售票接待游客参观,是否合法合理?大熊猫的观赏和研究未能严格区隔是否增加了染病风险?
       该研究中心1987年成立以来,累计收容圈养了8只从野外抢救回的受伤大熊猫,此前曾被媒体指有囤积大熊猫搞人工繁育和牟利之嫌。公开资料显示,这次感染犬瘟热死亡的两只大熊猫“城城”和“大宝”,均是在野外成长至一岁时,或因受伤被该研究中心从野外救回后收留圈养。野外救回的大熊猫为何在治愈后没有放归,最终却因感染疾病死于圈舍之内。
繁育研究基地与酒店、家属区一墙之隔
1月6日,楼观台实验林场家属院前,两名工作人员正在对小区进行消毒。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图
       2014年12月3日,饲养员走进圈舍,准备为8岁的雌性大熊猫“城城”喂食,“城城”突然倒地。3天后,陕西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确诊“城城”感染犬瘟热病毒。经过3天治疗,12月9日下午,“城城”死亡。
       22天后,消息才被披露。12月31日晚间,研究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大熊猫感染犬瘟热病毒的情况,1只死亡、3只确诊,另有3只疑似病例。
       4天后,死亡大熊猫数量增至2只,新增一例疑似病例。同为8岁的雌性大熊猫“大宝”于1月4日下午1时许,经专家抢救数日后不治死亡。而5岁的“凤凤”病情危重,生还希望渺茫。
       1月6日下午,在进入研究中心的道路上放置了醒目的指示牌,写着“园区封闭,谢绝参观”。当地知情者介绍,自犬瘟热病毒爆发后,研究中心就一直处于封闭状态,不让外人进园参观。
       沿该研究中心3米高左右的围墙绕行一周,其北侧为居民区和村庄,西侧为耕地,南侧为新修建的道路、荒地和一座大型温泉酒店,东侧则是陕西某地产公司打造的“楼观道文化展示区”旅游景点。研究中心附近,常可见到一些家养的犬、猫活动。
       南侧围墙外有两处缺口,可供人员进出。其中一处缺口附近有一沟渠,渠内垃圾成堆。临近温泉酒店的围墙外,有疑似泔水残羹被倒进了研究中心围墙外的草丛中,已经积成一滩,散发着难闻气味。
       “这里养猫养狗的很多”,研究中心一位工作人员指着门口张贴的“严禁宠物入园”的标语说,“平时我们不让带宠物的进去参观,这方面很严格”。采访期间,一只猫窜出来,准备闯入封闭的园区内,工作人员迅速向前,张开双臂跺脚驱赶。
       犬瘟热病毒不属于人畜共患疾病,但在犬、猫等动物群体中,可以通过空气、接触、病患的分泌物、排泄物等传播。此前,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副教授金艺鹏介绍,去年是我国犬瘟热流行的“大年”,家养动物和流浪动物都有可能是病毒的来源,原因还需要调查。
       在这样不利的周围环境下,保护大熊猫是否存在隐患,当初研究中心选址又是否合理? 研究中心综合办主任韩学利向澎湃新闻介绍,研究中心原有25只大熊猫,门口圈养5只,其余20只被圈养在里面的“八卦”园内,每只大熊猫有独立的房间,共用活动场所,管理非常严格。但对于研究中心周围的环境,韩学利未予置评。
       不过,据国内知名大熊猫研究专家雍严格透露,当年该研究中心原本准备建于秦岭南麓的佛坪县,但最后因种种原因建在了楼观台。雍严格认为,楼观台位于秦岭北麓,大熊猫主要活动区域在秦岭以南,北麓气候干燥不太适于大熊猫生活,另外研究中心所在位置,距离人居住区太近。
       1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处长楚龙飞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因时间较早,对当初为何将研究中心建于楼观台并不知情。
       另据《凤凰周刊》2013年报道,陕西林业厅系统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曾透露,研究中心原本要建在佛坪自然保护区的三官庙村,但是由于三官庙村交通不便,又欲改建到佛坪县城附近的龙草坪村。但在开工之际,陕西省林业厅以管理方便为由,决定将其建到西安以东70公里秦岭北麓终南山下的周至县楼观台。
科研机构变身“动物园”
楼观台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现在已经停止售票业务。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图
       除研究中心选址和周围环境问题外,澎湃新闻还发现,研究中心设有售票窗口,平时售票接待游客进园参观。大熊猫感染犬瘟热病毒后,研究中心停止了售票业务。
       一些楼观镇居民更习惯将“珍稀野生动物研究中心”称为“动物园”。 研究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平时人们可以购票入园参观,里面不仅有大熊猫,还有朱鹮、羚牛、金丝猴(即秦岭四宝)等20多种珍稀动物,“旺季票价30元,淡季20元”。
       1月9日,国家林业局下发《关于加强大熊猫等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疫病监测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自《通知》下发之日起,严禁游客与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近距离接触。国家林业局还将于近期组织开展圈养大熊猫健康状况调查,摸底排查圈养大熊猫疫病本底,开展珍稀濒危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场所疫病防控检查。
       陕西林业厅网站信息显示,该研究中心是在陕西全省范围内承担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野外抢救、饲养繁殖、科学研究、宣传教育、开发利用”的专职机构。1987年开始筹建,1993年由原国家林业部批准建立,2001年经陕西省编委正式批准成立的处级全额公益性事业单位。
       资料显示:“该中心自筹建以来,始终坚持以野生动物就地保护为主、易地保护为辅的原则,积极开展野生动物抢救和治疗,通过科学研究,努力扩大珍稀野生动物圈养种群,为开展野化放归、补充和恢复野生种群储备种源”。
       这意味着,楼观台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有全额财政扶持,然而却如“动物园”般售卖门票赚钱是否违规?对此,韩学利解释称,门票是由楼观台国家森林公园收取,他们只是负责饲养动物。不过,韩学利又介绍,研究中心、国家森林公园、实验林场和秦岭四宝繁育基地实际是“四块牌子,一套人马”。
       楚龙飞向澎湃新闻解释,研究中心虽属于全额公益性事业单位,其在编人员28人,因需要还有33名外聘人员。为解决这些聘用人员的工资问题,才收取的门票,当初还举行了听证会,手续都是合法的。
       邓银海在研究中心东侧的围墙内开了家小餐馆,餐馆的后门可以通往研究中心园区内。邓银海介绍,大约十年前,他参与了研究中心收取门票一事的听证会,“大家都同意收,已经收了十来年了。”
       对于楼观台研究中心开门售票一事,清华大学环境科学系生态学教研所所长刘雪华认为,如果在保护大熊猫的同时,不让人们进行科普观赏教育,也就丧失了对其保护的本质意义。但在接待游客时,应该在一定的防护措施内进行,比如在大熊猫和游客间设置玻璃挡墙等。
       雍严格也建议,从这次大熊猫感染犬瘟热事件中,应该吸取教训,将观赏用的大熊猫与用于繁殖研究、集中饲养的大熊猫进行严格分离。雍严格表示,“比如,将几只年龄较大的大熊猫单独圈养起来,用于观赏科普”,这样避免大熊猫群体大范围与人类环境接触,避免病毒侵袭,交叉传染等。
       楚龙飞表示,此次犬瘟热爆发后,林业部门也意识到问题所在,准备将用于科普观赏的大熊猫与用于繁殖研究、集中饲养的大熊猫分离。
受伤野生大熊猫治愈后被圈养,为何没放归?
       值得注意的是,已死亡的两只雌性大熊猫“城城”和“大宝”均来自野外,被发现时已经一岁有余。公开资料显示,“城城”在周至县老县城外30里地秦岭山区被发现时,腿部骨折架在树上不能动弹;“大宝”被抢救于太白县,受伤情况不明。2007年,经研究中心野外抢救,两只大熊猫后一直圈养至因染犬瘟热死亡。
       而早在2013年,就有媒体指出陕西保护秦岭大熊猫中的不当行为,存在野化造假,救治野外大熊猫之后,并未放归而是圈养用于牟利、人工繁育研究等“保护乱象”。
       周至县林业局原党委书记焦彦文曾参与救援“城城”。1月7日,焦彦文告诉澎湃新闻,2007年12月12日下午,他得到消息,周至老县城外30里地的秦岭大山里,林场的几位巡视员发现一只大熊猫。焦彦文颇爱摄影,叫上儿子驾车就出发了。大雪封山,循着巡视员脚印,直到次日凌晨焦彦文与儿子才抵达现场。而当时参与救治的研究中心工作人员已经在秦岭零下20℃的严寒中守了一夜。
       “当时‘城城’腿部受伤,困在树上下不来”,焦彦文说。“城城”因来自老县城自然保护区而得名。
       “城城”和“大宝”被抢救时已满一岁,已适应秦岭野外的生活,但此后被圈养多年。在焦彦文看来,研究中心是为了钱才将野外救治的大熊猫一直圈养。不过,大熊猫专家雍严格则认为是为了“搞人工繁育”。
       公开报道显示,研究中心的 “城城”、“大宝”、“阿宝”(目前健康)三只大熊猫均在野化培训基地进行过野化训练,但2011年之后,三只熊猫因研究需要,又陆续回到了研究中心。
       犬瘟热病毒爆发前,该研究中心共有25只大熊猫,其中8只来自于野外,其余17只均来自近年来人工繁育。公开资料显示,研究中心1987年建立,直到2003年,才顺利人工繁育出首只大熊猫“楼生”。
       针对外界质疑,楚龙飞告诉澎湃新闻,当年国家林业局针对此事曾进行过调查,结果为该研究中心除“阿宝”外,其余7只均不符合野化训练后放归自然的条件。最后,国家林业局批准,允许该研究中心留存这7只大熊猫用于繁育研究,但要求将“阿宝”经野化训练后放归秦岭。
       楚龙飞透露,目前“阿宝”还在佛坪的野化训练基地训练,准备在2015年内放归秦岭。楚龙飞还表示,2009年,经国家林业局批准,投资6900余万建设的秦岭大熊猫繁育基地一期工程已经竣工,犬瘟热病毒过后,研究中心的大熊猫将全部移至该繁育基地饲养。
       这个繁育基地位于研究中心南部2公里外,建于楼观台国家森林公园内秦岭南麓的山坡之上,与研究中心相比,距离人群活动和居住区相对较远,周围环境也更贴近天然林区。
       1月13日,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对外披露,目前,被确诊患病的大熊猫“凤凤”病情危重。相关负责人表示,从近日化验结果来看,其肝肾心肺功能损伤严重,病情仍不容乐观。      
责任编辑:吴恒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熊猫,死亡,澎湃

相关推荐

评论(1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