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幼军谢幕之作:政治体制改革太急、太快容易翻车翻船

澎湃新闻记者 陈良飞

2015-01-14 14: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1月14日,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官网发布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通知,通知称“免去于幼军的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职务”。
       同日,南水北调工作会议新闻通气会在河南南阳召开,于幼军参加工作会议并在主席台就坐,根据会议安排,于幼军将主持下午的会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会议现场获悉,于幼军系因年龄原因卸任南水北调办副主任职务。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鄂竟平表示:“于主任到年龄了,他是我们班子里年龄最大的,新任副主任20天后到任。”
       2013年11月,时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副主任于幼军的《求索民主政治:玉渊潭书房札记》一书出版。
       在于幼军看来,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疆域辽阔、多民族聚居的大国,是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有着四千多年专制主义传统的国家,是一个建立起人民共和国仍然缺乏民主和“民主太少”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国家里实施包括普选制在内的政治体制改革,太急、太快容易失控,翻车翻船。
       书的结语中,于幼军开宗明义地提出,中国民主实现人民主权的重要载体和根本途径是普选制、分权制衡制、监督制和罢免制。
       “人民主权、人民当家做主原则需要体现和落实到相应的载体和具体途径方式之上,否则就会被虚置,只剩下一句抽象笼统的口号。”于幼军说。
       
       于幼军的这本书封面很素,只印了一条蜿蜒向前的道路,消失在远方。
       这正是这本《求索民主政治:玉渊潭书房札记》的主旨:他试图为中国寻找到一条通向未来的道路。
       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原副主任于幼军生于1953年,2013年刚好60岁。按照相关规定,副部级干部60岁退休。
       玉渊潭书房实际上是他的办公室所在。南水北调办的办公地点正是玉渊潭南路甲1号,于的办公室位于6楼。

       以我浅薄的阅读经验来看,于的新书最精华的部分在结语。
       在结语中,他开宗明义地提出,中国民主实现人民主权的重要载体和根本途径是普选制、分权制衡制、监督制和罢免制。
       “人民主权、人民当家做主原则需要体现和落实到相应的载体和具体途径方式之上,否则就会被虚置,只剩下一句抽象笼统的口号。”于幼军说。
       这当然并非于幼军一个人的虚妄之言。
       于幼军经过详细地理论梳理后发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政治家、中国共产党三代主要领导人和西方国家的思想家政治家均主张搞普选制,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已实行了普选制,这绝不是偶然的巧合。它充分证明普选制是人类政治文明的思想智慧和精神财富,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共同大道。
       于更进一步指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当家做主的原则首先和集中体现在习近平总书记精辟概括指出的“权为民所赋”这五个字上,具体表现为人民能够通过法定的途径方式行使选择委托治理国家和地方的各级领导人的权力。
       “离开或虚置了这一点,人民主权就难以体现、更遑论真正实现。”于幼军说。

       虽然于认为人民当家做主的根本途径在普选制,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主张立刻、马上、无条件地在中国推进普选制。
       他提醒说,要从我国现实国情出发稳步推行普选制,切忌操之过急、一哄而起。
       在他看来,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疆域辽阔、多民族聚居的大国,是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有着四千多年专制主义传统的国家,是一个建立起人民共和国仍然缺乏民主和“民主太少”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国家里实施包括普选制在内的政治体制改革,太急、太快容易失控,翻车翻船。
       在作出提醒之后,于幼军勇敢地提出了自己的民主选举变革时间表和路线图。
       根据他的具体设想,这一民主选举变革的道路大概需要二三十年时间:在总结完善、巩固提升基层直接选举的基础上,先在全国乡镇一级普遍实行候选人竞争的直接选举。然后,以五年为一个阶段,依次逐步在全国县区、地级市、省和中央实行。
       与此同步,执政党各级组织也随之实行由党员通过竞争性选举的方式,产生党组织领导人和推荐拟任地区行政首长的人选。
       “从现在起用二三十年左右时间走完民主选举变革的道路,过好民主政治这一关,有人可能会认为时间太长,进程太慢,等不起。其实,以历史眼光看待这一进程,应该说并不慢,而是较快。”于幼军说。

       在近年来普遍强调的重大问题“保持一致”认识上,于的观点也令我印象深刻。
       于幼军说,先是冒出一种言论:重大理论和政治问题是中央领导的事情,地方干部、党员不必多考虑,只需对中央提出的思想理论和工作部署学习、领会、宣传、解释和贯彻执行就行了,否则就被指责为不安分、有野心。
       随后又逐渐形成一种导向和规矩:片面强调党员干部必须与党中央,与上级党委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保持高度一致,实际上不允许党员干部在党的会议和党的报刊上发表与中央和上级党委各时期工作方针、政策、措施和部署等不一致的意见,更不要说是批评和反对的意见。
       在于看来,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所要求的是在坚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等几个重大问题上与中央保持一致,而不是指对上级党委和领导人所有的工作方针、政策和各时期具体工作部署,都不允许党员干部提出不同意见。
       于更认为,应该允许和规范党内不同意见及“意见群体”的存在,形成党内制衡和纠错机制。
       当然,这类基于工作思路和政策取向不同而形成的“意见群体”,与那种基于某种共同利益和政治背景另有纲领和组织原则等而结成的“派别团体”是不同的,应该区别开来。
       “对前者应允许其在党内存在,对后者则不能允许。”于幼军说。

       宦海沉浮,冷暖自知。
       于幼军曾受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行政级别也由正部级降为副部级。宦海沉浮并未让他从此禁言,反而在著述上甩开了手脚。
       于说,民主政治与政治体制改革于当今中国,既是一个拂之不去、无法回避,跳不过、绕不开也拖延不起的问题,又是一个众说纷纭、认识各异、争辩热烈的话题。
       作为党的高级干部,于幼军当然知道,“以目前的气候和境况而言,涉足这一话题可能引来争议与麻烦”,但于更相信,“争议是好事,从来真理都在争议中愈辩愈明。”
       “只要是讲道理,而不是文革遗风的强词夺理、武断捧杀,我都敞开胸怀欢迎,乐与之探讨切磋。”于幼军在后记里说,“至于那些并非个人所能左右的事,就由他去罢。”
       就由他去罢。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于幼军,谢幕之作

相关推荐

评论(2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